2018年2月20曰,早餐后,驱车四小时来到波兰的奥斯维辛,参观集中营。

旅行的目的在于体验,包括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民……这其中美的占绝大多数,也会有不那么美的,甚至曾经是丑恶的、残酷的!这些共同构成人类历史。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就是基于这种体验,尽管所见所闻令人毛骨悚然!

  奥斯维辛位于克拉科夫市西南大约60公里处,占地40平方公里。

1940年4月杀人魔王希姆莱下令建造了这座集中营,截止到1945年纳粹覆灭,短短4年多时间,以工业化的方式杀害了110万以上的犹太人、吉普赛人、战俘,还有我们中国人。杀人效率之高,创人类历史之最!被押送到这里的人们从这两扇铁门口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当时这里没有春天,有的只是刺骨的寒冬和漆黑如墨永远也熬不到头的漫漫长夜!就以这首《上帝与我们同在》来告慰那些逝去的人们,愿他们的灵魂与上帝同在!

  奥斯维辛集中营曾经是座兵营,有条铁路直接通到营房。这条铁路的尽头就是纳粹臭名昭著、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毒气室与焚尸炉。

  铁门横梁上写着「劳动换取自由」

  押运受害人的闷罐车

  集中营的牢房和电网。在这里住着的是骨瘦如柴、似乎已丧失思维意识,只是为了多活几个月、几个星期甚至几个小时负责清理同胞尸体而“工作”的犹太人,如果说这也叫工作!不光如此,更令人发指的是:纳粹还把尸体脂肪取出去做肥皂,剃掉头发去织毯子,扒掉人皮去做灯罩、皮包,拔掉金牙去充军饷或满足私欲……。在这里纳粹犯下的滔天大罪,罄竹难书!

  犹太人居住的木屋

  厕所

  苏联红军解放这里时烧毁了木屋,只留下了基座和生火的烟筒。

  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他们看到了恐怖的一幕:7600个形似骷髅像鬼一样的人,还有更多令人毛骨悚然的物证......

图为苏联军医在为幸存者检查身体「资料照片」

  8.8吨人发,1.4万条人发毛毯,堆积如山的鞋、金丝眼镜、皮箱、假肢、水杯、饭盒、纽扣、玩具娃娃......还有没有来得及处理的遇难者遗体、骨灰。

下图为遇难者的头发

  金发织成的毛毯

  金丝眼镜

  堆积成山的鞋

  遇难者的水杯

  遇难者的假肢

  遇难者的金戒指,纳粹每天用遇难者的金戒指和金牙炼成22磅金锭「资料照片」。


  图为用过的毒气罐

  铁丝网左侧带高烟囱的建筑是焚尸房

  纳粹先后两次扩建焚尸炉,总数达到75个。

  苏联红军进攻时焚尸炉基本被炸毁,这是仅剩的焚尸炉。

  集中营里的纪念碑。在这里整齐排列的石碑上是用23种欧洲国家语言镌刻的悼词。

尽管奥斯维辛小城的景色很美,但走出集中营却无心欣赏,心情沉重,憋闷了好久缓不过神来,切身体会到了导游说的:“到波兰旅行,奥斯维辛是不可不来,也不能再来的地方!”的含义。

奥斯维辛集中营遗址197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奥斯维辛让我们铭记历史,珍惜和平与自由!

  接下去我们驱车66公里,观光波兰古都克拉科夫。

弥漫着中世纪风情的克拉科夫,被誉为波兰最美丽的城市,它曾是中世纪波兰的首都,是波兰的第三大城市,以历史名城和文化中心而闻名。克拉科夫自公元11世纪成为波兰的首都。14世纪开始克拉科夫为国王的加冕地。18世纪末期,克拉科夫归属奥地利。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克拉科夫成为德国“总督辖区”,因此得以完好的保留下来。

克拉科夫是座文学气息很浓厚的城市,市内有11所高等院校,它一直被旅游杂志称为新布拉格。

欧洲流传这样一种说法:来波兰旅游,华沙可以不去,决不能错过克拉科夫。因为这里完整的保留了中世纪中东欧三大文化中心的历史文物,与之齐名的还有维也纳和布拉格。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8年就把克拉科夫老城区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瓦维尔城堡是波兰最古老的宫殿,从10世纪起就是波兰历代国王的皇宫,许多加冕仪式都曾在这里完成。即使1573年迁都华沙后,瓦维尔城堡依然维持着象征性的国都皇城之荣耀。它是一座丰富的文化宝库,数不清的艺术品及其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每年吸引着几百万游客前来观光。



  通向瓦维尔城堡的大门

  城堡微缩景观图

  瓦维尔城堡在小山上,从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克拉科夫城市。

克拉科夫的母亲河——维斯瓦河及两岸建筑物。

  皇宫建筑群

  国王骑马铜像

  瓦维尔教堂是皇家御用教堂,具有综合功能:国王加冕,各种宗教仪式,王公大臣和名人的陵墓。这里也是罗马教皇圣保罗二世做第一场弥撒的布道之所。


  瓦维尔教堂的大门及其值勤人员

瓦维尔教堂最瞩目的是金色圆顶的西格蒙德礼拜堂,号称阿尔卑斯山以北最美的文艺复兴时期的礼拜堂。

  礼拜堂内装饰极尽奢华

  瓦维尔教堂来头不小,它的一层和地下室里陈放着历代国王及克拉科夫主教的古棺,民族英雄科希什科、毕苏茨基,飞机失事而罹难总统卡钦斯基夫妇的最后归宿,也在这里。


  棺材上雕刻着死者的生平事迹。

  极尽雍容华美的棺墓,展示主人生前无上的荣华富贵,却无奈死后的孤寂凄凉。

  波兰著名的钢琴家、作曲家——肖邦(1810——1849)

  肖邦的棺木,安放着他的尸骨。 他平静的躺在这里,心脏安放在华沙的大教堂。

  已故的教皇圣保罗二世曾经是克拉科夫的大主教,他对波兰的民主进程起了重要作用。


  瓦维尔城堡的碉楼,它具有瞭望的功能。

  克拉科夫的中央广场。每一个欧洲的城市都有一座中央广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欧洲广场”。克拉科夫的中央广场曾经是全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广场。14世纪时商人们在这里经营各种呢绒制品,并在这宽敞美丽的广场上建起了专门的工艺品交易厅(纺织大楼)。文艺复兴时期又进行重建。

广场中央的纺织大楼把广场分为两个部分,北面是广场,南面是集市。该大楼现在一层是纪念品商店,二层是国家博物馆画廊,收藏着18至19世纪画家的作品。


  广场边耸立着一座哥特式塔楼,原是市政厅,现为历史博物馆。

  广场东侧是圣玛利亚教堂——少见的不对称的塔楼,一高一矮两座尖顶(分别为81米和69米)是它的显著标志,这是波兰最漂亮的哥特式古建筑之一,也是克拉科夫的地标建筑。

教堂里面陈列着许多珍贵的艺术品,如著名的总祭坛(1477至1489年建成)、著名铜版艺术家斯托什雕刻的带有耶稣受难画面的十字和五彩缤纷的玻璃绘画等。

每隔一小时,教堂钟楼顶部会响起号角声,据说是为了纪念抵御蒙古人入侵时牺牲的号手。

  广场中央的波兰爱国诗人亚当·米茨科维奇的雕像

  广场边还有一座圣彼得和保罗教堂(彼得和保罗都是圣经新约中的重要人物),建于1597年至1619年间,门口有耶稣十二圣徒的雕像,是一座巴洛克建筑风格的罗马天主教教堂。

  街景:上面走火车,下面通汽车(有轨电车)。

  豪华马车真的很多,是克拉科夫的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各种教派的教堂多如牛毛。

  街上一家有趣的门店,应该跟电影有关,看到里面那个拿相机的雕像没?几乎乱真。

  麦当劳也是巴洛克风格的。

  两个卧狮神态很有趣

  雅盖隆大学--拥有600多年悠久历史的大学。

  街景

  " 哪有比克拉科夫更美的地方啊?!"这是电影《盗走达.芬奇》里男主角在阳台上俯瞰克拉科夫时的感叹。的确,克拉科夫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它是一个秀外慧中令人难以忘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