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字:焉非鱼

图片来源:网络

一部红楼千万言,写尽各色哀婉女子,细数各个薄命女,最早出场的当数香菱。

"香菱"一名中一"香"字,耐人寻味得很。

"香菱"之"香",首先在其貌。第一回中香菱尚小,是个"粉妆玉琢"的俏女娃,眉心间米粒大小的胭脂记,后于佳节被拐,再悉已是亭亭玉立。

曹雪芹虽未对香菱之容貌作细致的正面描写,但周瑞家的称其"有些象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秦可卿貌美是毋庸置疑的,想来香菱也应是"绝色"。

何谓"绝色"?香菱可教断袖之癖甚重的冯渊只想纳其为妾,立誓再不交结男子,亦不再娶;又可教见惯佳人妍丽的花花公子薛蟠对其一见着迷,为带其归京而背上人命官司。如若香菱没有倾国倾城之貌,怕是难成此种局面,也就难有所谓的葫芦案。

香菱之"香",惑人至极,让人难以抗拒。

  皮相生于体表,再佳终是外在,此香难免俗气。但香菱又被曹雪芹塑造得另有雅致的内在暗香。

曹雪芹在判词里说得清楚,"根并荷花一茎香",香菱这菱角非普通俗物,与高洁出尘的莲花本是一根相承,有似莲的清香也数正常。

这种清香最突出的就具化为香菱比一般的丫鬟有才,这就不得不提她另一桩教人敬服的事——香菱学诗。众多丫鬟中只有香菱能因作诗而入海棠诗社,可见其与众不同。再者,她的老师又是清高孤僻的黛玉,黛玉之诗才数一数二,能入得了黛玉之眼者,也已是不一般,香菱几经努力,于梦中得妙句,赢得众人赞赏。  

  其实细想来,香菱有才,完全合情合理,她本就出生望族,当是有才学根基的。香菱的这股才学幽香,才使得"香菱"一"香"字更加优雅别致。就如香菱自己所说:"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哪一股清香比是花都好闻呢,就连菱角、鸡头、苇叶、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也是令人心神爽快的"。

此股暗香,醇而不烈,最是醉人。

但《红楼梦》绝对算不得有完美结局的喜剧,它的悲剧元素却可细数一箩筐。而悲剧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袅娜纤巧的的香菱也终究难逃乖蹇坎坷的命途。

香菱本出生于当地望族,受尽宠爱,却于元宵佳节被拐,流落他乡。后又被卖给公子冯渊,可薛蟠又仗势打死冯渊,把香菱强买去做小妾。虽为妾,却更似婢。后又遭薛蟠的正房妒妇夏金桂嫉恨,屡遭虐待,名字都被改为秋菱,甚至险遭谋害。

这番凄楚的人生际遇,不觉令人"哀其不幸"。而鲁迅的这句八字箴言后四字是"怒其不争",其实对香菱也适用。

香菱之"不争",是不挣扎,不反抗。这在封建时代的诸多女性身上太过常见,被拐被卖,屡被欺压,相比晴雯在抄检大观园时的抵制以及鸳鸯的坚决抗婚,香菱总是对周遭人加诸于身的一切都欣然接受,不思反抗,而她的这种温和憨厚某种程度上也是其悲剧命运的助推剂。越是"不争"越是"不幸",真是可用她的本名来感叹:甄英莲——真应怜。

脂砚斋对香菱的评价更是一针见血"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幼年罹祸,命运乖蹇,致为侧室"。

清香再盛,溢远流长,奈何为菱,终究难逃厄运,此即为悲剧教人叹!

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鱼笔闲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