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


题记:我多想再陪你一秒,享受你微笑的安祥,可远方的天空唤我离去。

我刚到村子口就遇见邻居司奶奶,她看见我笑得眼睛眯成线,拉着我问我新疆冷不冷,说我穿得单薄。我一面回应着她一面仔细地打量着她。头发已经近乎全白,黑色破旧的棉袄,粗燥泛黄的手紧紧拉着我,眯成线的眼睛透出开心的光芒。就这样,我觉得回家真好!


司奶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西安工作,小儿子是半个傻子。她的老公已经去世。她每天早早的起床给小儿子做饭,去地里干农活,日子过得清贫。有时候小儿子会帮助她干一些农活,但更多的是给她添麻烦惹她生气。可能小儿子的小脑发育不良,走路的时候就像醉酒一样东倒西歪。小儿子看到别人开车挺潇洒也向母亲要,母亲就给他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没想到他走路像醉酒一般三轮开的还不错,帮助母亲运一些东西,卖粮食、运肥料。当然,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事情有过——出过小的车祸,把别人的汽车刮了,自己的腿还摔伤了,车主非要他陪一千,最后知道家庭情况就大发慈悲的要了二百。为这事司奶奶还生气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发牢骚说:他要傻就傻到底,这么一个不傻不聪明的人真让她受一辈子罪。

她的大儿子在西安,儿媳和孙女孙子也在西安,每次过年的时候儿子和孙女回来一次。大儿子回来司奶奶并不高兴,因为儿子嫌弃他做的饭菜不干净,有时候宁愿买几包面也不吃她做的饭。所以,她的新年也过得并不愉快。孙女到还好,不挑剔,懂得老人的不易。她想念孙子,可孙子不知在哪里当兵好几年都没回来……

临近春节,我去司奶奶家窜门,带了些糕点之类的东西。见我来了,司奶奶拿了很多吃的给我,让我烤火看春晚,一年没见了想和我聊聊天。他的半傻儿子也很喜欢我,他叨叨囔囔的又给我讲着曾经讲过的过去的事(那是他的辉煌,他的见闻,那时他还聪明,还年轻。)。而我说什么他也只能靠看我嘴型和猜测来判断我说什么,因为他耳朵也不好使,耳朵聋了之后人也傻了。有时候想命运怎么这般悲惨,贫苦的人就注定生活中痛苦中吗? 司奶奶靠国家的养老金和大儿子给的一些钱可以解决温饱,但精神上的孤独无法弥补。

我曾打趣地问她:“我大爷长得那么难看,你当时是怎么看上他的?”“当时他也是个帅气白皙的小伙子,谁知道老了就跟瘫痪了似的,一天坐在那里翻他的旧书……”司奶奶说。

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半傻儿子又和司奶奶吵架了。我在我家里听到她说:你老子死了,我也不久将会死去,到时候谁还管你?


我没有劝架,没有再回应什么。远方的天空在唤我,我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她可安在?


翔宇_,九五后一位有故事的男同学。(后来,我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已消失在人海……)

抖音差点玩丢了你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