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一生几乎都在哥本哈根的寓所兼画室度过,绘制肖像画、建筑和室内景,他也会去周边的乡间旅行,去画重叠的山峦、错落的树木、村庄农场等风景。哈默修伊最为人称道的是室内画,所绘场景大部分是他的家,他的人生一帆风顺,没有戏剧性的转折,画作也安静祥和,没有跌宕起伏的冲突。

画中人也大多是他的妻子,他很少画两个以上的人物,甚至经常是一个单独的背影或空景,画中人之间或画中人与观者之间也没有交流,仿佛沉浸在另一个时空中,呈现出一种轻微的紧张和神秘气氛。风景画也保持了这一风格,外景中只有哥本哈根和伦敦宏伟的建筑而没有人物。当时的艺术家、评论家和文学界人士追捧他的简洁和对“平凡的日常生活”的记录。

在表现主义盛行的时代,哈默修伊精简到极致的用色和平铺直叙的构图是单纯的绘画,没有一丝叙事性也并不传达情绪,如同画家本人对外界的疏离。他生前既享有盛誉,却一生只接受了两次采访,去世前销毁了所有日记和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