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改变



我的世界一阵甜蜜,如水的月光照在唐苍身上,淡雅脱俗,长长的睫毛开始有些水气,嗫嚅道:

“你愿意听听我和他的故事吗?”(上章回顾)

我拉着唐苍,择一僻静处坐下,又把罩在她身上的外套紧一紧,捉住她温润的小手放在掌心,怕她讲时太激动,我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也许她会大哭一场,也许她会云淡风轻,我只需静静地倾听,这时做个真实的听众,胜过世间一切安慰。

原来,唐苍的男友是她的高中同学,这个男生一切都好,但成绩太差,他觉得升学无望后,高二辍学,出去闯世界了。

唐苍读完高三,勉强考了个二本,可是自从上大学后,唐苍想尽了一切办法,也联系不到她男朋友,好像人间消失了一样。

说完之后,唐苍似乎很平静,也倒出乎我的意料,秋深露重,又有风,我再次紧了紧唐苍身上的外套。

“也许这时候他混得不堪,不想告诉你。”至于其它种可能,我想了想还是没说,我不想让唐苍太难过。

“他有没有牵过你的手?”

“没有。”

“他有没有抱过你。”

“没有。”

“他有没有吻过你?”

“没有。”

皎洁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影倾泻下来,看着唐苍精致的脸庞,我有些意乱情迷,由于坐得近,我甚或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唐苍温润的小手,不知从什么时候又被我捉到手中。

“其实,你们那不叫恋情,我们的才叫,你看,你的手还在我手中。”我笑着说。

刚说完,我的脚下一阵钻心的疼,我一瘸一拐向唐苍追去,可唐苍就是不理我,我追到她楼下,一直在喋喋不休地引她讲说话,可她头一不回就朝楼上跑去。

在楼下站了一会儿,然后我朝寝室走去。

宿舍的几个人,今晚破天荒全在,我一阵不适应,细问什么原因,才知道二狗子明儿要过生日,大家都商量着去哪吃。

“当然去得月楼啦,用狗子的话,老板娘长得水灵,人又是极好的。”我笑着说。

“好,就去得月楼,但绝不是因为老板娘才去的,其实那儿的莱,味儿不错。”狗子补充道。

我们噗嗤一笑,“既然狗子明儿过生日,今儿大家又都在,不如去校园超市买点冷食,两瓶烧酒,今晚先预热下。”我提议道。

不一会儿,冷食在桌子上一字摆开,纸杯里倒满了白酒,舍长二胖说:“狗子,你的社团有漂亮妹子吗,有没有心仪的?”

噗,二狗子一口老酒全喷在我身上,“都怪猴子,给我介绍的社团,全是体育系的,五短三粗的,偶尔有个漂亮的,我根本不敢动,否则,那帮人会把我骨头拆了。”

我上去拍了二狗子一掌,“你小子不错啊,什么时候敢叫我外号了,欠揍啊!本来打算我的事成了后,给你介绍一个的,现在嘛……”

“哥,我敬你一杯。”二狗子双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猴子,你干嘛老是看你的手啊?”二胖笑着说。

我望了望窗外皎洁的月光,意味深长地说:“今天我的手,被一个漂亮妹子触摸了,我的第一次,居然不是主动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房间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接着哄然大笑。

“论吹牛逼,你天下第一。”杨正井一本正经说道。

“错了,猴子是酒量天下第一,其余一般。”大黑牛初刀道。

“我相信哥,绝对是被触摸了,今晚吃饭,你看他洗手了吗?以前可不这样啊!”

“知我者,二狗子也!”我说道。

“丫的,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这么晚了还在这喝酒,你们看这还像宿舍吗,猪圈!猪圈……”

“刘书记好,班主任好!”小田嗫嚅道。

“谁起的头?”

我把二狗子拉到旁边,“是这样的,二狗子,哦,不,周振华今天生日,大伙儿想给他庆生。”所谓罚不责众,我干脆把大家都带上。

“哦,生日啊,喝完把房间收拾干净。”

“好勒!”我们异口同声道。

和往长一样,上完课,就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只是整整一个上午,唐苍都不理我,但我并不着急,自我安慰道,一个女生对你生气,证明你还有机会,如果对你不闻不问,说明你出局了!


中午回宿舍,我对狗子说:“晚上生日,我带你嫂子去。”


“老大,真假的,没看你有什么动作啊,又吹牛逼了!”二狗子笑着说。


“我像开玩笑吗,你也出去买点新衣服,那么有钱,也不知装扮一下自己,我也想在宿舍静静,省得吵我午睡。”


“是的,见嫂子,是要穿正式一点。”


“狗屁,她闺密也去,留给你的,抓紧去收拾一下,把门带上,然后滚。”


二狗子,刚跑到门口,又回来给我一个拥抱。


坐在窗前,午后的阳光照射在我身上,虽已时值深秋,但南方的阳光到底热烈些,我有些焦躁,但我必须保持点耐心,得好好谋划一下。


下午四点,我准时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唐苍坐在那里喝水,一脸平静,看我来,头都没抬一下,我敛了敛心神,走到她面前,开口道:


“今晚,我兄弟过生日,你必须陪我一起去。”


唐苍如水的眸子终于抬了一下,“凭什么,不去。”


“如果不去,你会后悔的。”我平静地说道。


“你这人真太以为是了,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听你的!”


我压住我心中的羞赧和恼怒,尽量让自己保持微笑,因为我知道,再无理的人,也不会打击笑脸相迎的人,更何况是唐苍,温柔落拓的性子,只不过一时被我惹恼了罢。


噗嗤一笑,“说说你的理由,如果再胡说八道,我再也不理你了。”


不理我才怪呢,我心里嘀咕一句,皱一下眉,稳了稳情绪,正色道:“我们的稿基本审完,但经费还没有着落,那帮废物到现在也没把事情解决,今晚,我只好亲自出马了。”


唐苍用双眸打量了我好久,然后围着我转了一圈,一阵香风将我围绕,我终于忍住没有拉她的手,越到这时越要沉住气啊!


今晚,如果唐苍能参加聚会,我和唐苍的事也就成功了一半,想我和唐苍相识以来,我虽一直求索,但只能算稳扎稳打,我能看出她的犹豫和观望,这时候除了耐心,还得需要点勇气和伎俩,恋爱中的伎俩算不得阴谋,情趣罢了。当一个女生对你的猛烈追求犹豫不决时,选择沉默和等待是最不智的,变数太多,尤其在唐苍又有男友的情况下,这时候,我需要把唐苍带到我的朋友面前,先堂而皇之让他们见证一下,也让唐苍有个心理准备,兴许她会想,我连他的朋友都见了,先一步一步走着吧!想到这儿,我坚毅地说:


“今晚我得拉个大单儿,保证这一年我们经费充足,再不济,先挺过这个月。”


“难不成,你舍友中有大款,会资助我们。"唐苍说。


我摇了摇头,如果真不成功,二狗子看我给他介绍女友的情况下,定会先资助我们一个月,感觉这小子不缺钱,但这是最不好的选择,这种事情还得找商家资助才是正事,总不能坑我的兄弟,当然,如果实在不行,狗子总得给我先顶一个月,我好从长计议。


“你放心,今晚你跟我走,保证给你一个惊喜。”


“好,我相信你,只是你们都男生,我一个人去好尴尬。”


“没事,找你闺蜜未晞,让她陪你。”我漫不经心地说道。


唐苍眼神飘忽了一下,我身子一紧,但旋即平静下来,一切都云淡风轻。


“你最好不要打未晞的主意!”唐苍冷声道。


“我这不是怕你尴尬嘛,谁想招惹她,有你陪在我身边,别的人,我还真看不上眼。”


“看把你紧张的,是不是你某个舍友想对未晞不轨,让他早死了那条心,未晞看不上一般的俗物。”


我拭去了额头的汗,“哪能呢,我如果有什么小心思,肯定先对你讲。”


唐苍回过头来,注视了我一会儿,“算了,看在能拉到赞助的份上,就牺牲一下未晞的色相吧!”


我如释重负,说道:“什么人啊,未晞真是交友不慎啊!”

说着说着,已近傍晚时分,我们出了办公室,朝电话亭走出,唐苍掏出电话卡,拔通了未晞宿舍的电话。


“未晞还有一会儿才能来,不如我们直接去她宿舍找她吧。”


“我又进不去,又把我晾在外,多难受!不如我们在校园里随便走走,谈谈这有趣的人生。”


唐苍白了我一眼,并没有反对,我指指自己的胳膊,唐苍终是挎上我的胳膊,我们就这样走着,什么话都没讲,唐苍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但在那一刻,我内心是激荡的。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我们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在事先约定的地方等未晞。


不一会儿,未晞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唐苍看着未晞,羞涩地把我胳膊撂下,转而牵了未晞的手朝前面走去,我追了上去,叹了口气,说道:


“未晞啊,你身上有什么魔力啊,一来就把我的唐苍抢去了。”


“也是,我的唐姑娘,你的小男友吃醋了,快安慰安慰她,否则他万一寻死觅活的怎么办?”说完咯咯地笑起来。


“我才懒得理他,他爱咋咋地!”唐苍翻了我一个白眼。


“既然这样不在意,不如让给我吧!”未晞一边笑着一边就要牵我的胳膊。


“今晚可不行,今晚事成后,随你怎么处置。”唐苍笑着对未晞说道。


就这样,我左右两边各挎一美女,朝得月楼走去,路上很多单身狗投来艳羡的目光,我则是一脸风骚,仿佛登上了人生巅峰。(未完待续)


男二号女二号都出现了,故事将如何展开;

“我”是如何拉到赞助的;“我”和唐苍之间会否有波折?且待下回分解。


初次写长篇,没经验;心血来潮,更无存稿。提纲、人设和故事架构是边写边想,希望大家多点耐心,先知定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