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泉子

文/李君武

在村子的中央 有一口老井

村里人都叫它“泉子”
不知道它于何年何月就存在
只听说 祖祖辈辈饮用此水而生活
一股清泉 从井底汩汩涌动
水满自溢 顺着小溪 流向远方

泉水清澈见底 入口甘甜 凉爽怡人

小孩子们经常去井边玩 一不小心

就会把钢镚 铅笔 弹珠 掉进井里

眼睁睁地看着在井底

水深无法捞出 无奈只得不舍离去
庄稼人靠天吃饭 如果久不下雨
村里就会举行“掏泉子”求雨仪式
那一天 特别隆重 燃香上供 烧纸放炮
然后用特制的工具 将井底掏挖一遍
大家围在周围 从挖出来的泥沙中
找着自己曾掉下去的东西
钢镚 铅笔 弹珠 耳环 发卡……
人们欢笑着 仿佛都在寻宝
说来也怪 每次掏完“泉子”
在第二天或是第三天
总会降下农民期盼的及时雨

给人们的心里 带来收获的希望

记得小时候 每天清晨

到“泉子”挑水 是每天村里人必须的早课
男人挑大桶 孩子担小桶
一条扁担 颤悠颤悠
挑来了水的甘醇 生活的希望
我和姐姐们一起去挑水
姐姐挑小桶 我拿着水壶 瓶子
一切可以装水的工具
冬天 井边冻了厚厚的冰 及其光滑
姐姐趴在井边用桶在井里舀水

我趴在姐姐后边使劲抓着姐姐的脚

紧张的心砰砰直跳 怕姐姐不小心滑落水中

村里有个专业挑水人叫“大五”

高高的个子 穿着邋遢

留着标志性的盖帽头

村里人都叫“大五头”

村里的孤寡老人 没有人给挑水
“大五”就承揽了所有的任务

记得当时是二分钱一担水

后来涨到了五分钱

每天清晨 大五先到村头小河边
洗刷干净给鸽子喂食的小碗小盆
然后就挑起水桶 咯吱咯吱 一溜小跑
头发随着扁担颤悠的幅度晃动

永远满脸的笑容 在朝阳的映照下

是对生活最坚毅的执着……

后来 挑水的道路铺成了石板路

“大五”挑水的价格也涨到了一块五
村里 陆续的 都在自家院里打了井
人们很少再去“泉子”挑水了
只有“大五”依旧行走在石板路上

为那些孤寡老人送去甘甜……

再后来 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水井

“大五”也离开了人世
人们再也不去井里挑水了
老井“泉子”依旧泛着清澈的泉水
向人们讲述着历史的变迁 勤劳的人民

“泉子”养育了世代的南水人

它是村里幸福的源泉 游子的乡愁

老井“泉子”

你永远
用那醇香甘甜的泉水

滋润着勤劳的南水人

你永远

流淌在南水人的心中……

作者简介:

李君武,70后,河北蔚县白乐人,现为北漂一族。喜欢文学,爱好摄影、唱歌、户外运动。希望用文字表达自己真实的思想感情。曾在《雪绒花原创文学》、《宝玉文学社》、《桃花源文学艺术》平台上偶有拙文发表。常怀感恩之情,心若阳光,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