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

纤弱的 淤泥中妖冶

  颓废在 季夏第三月

  最幼嫩的新叶 连凋零都不屑

  何必生离死别

圆润卵石间 缭绕重生的火种

  光阴只方寸 延续了枯荣

  淋漓草檐下 谁撞入窗前旧灯笼

  擦亮了 仓促的重逢

于青萍之末 风露更婆娑

  还以为此刻 恰逢因果

  是春秋开落 或夤夜闪烁

  哪个更值得 一错再错

蛰伏的 随断茎摇曳

  腾空在 一花一世界

  躯壳快要冷却 华筵还剩几夜

  思念旦暮未歇

清浅池塘边 重生破土的冲动 

  天地正玲珑 殡葬了飞虫

  迢迢河汉间 有磷火坠地如彗锋

  奢望着 能生死相拥

于青萍之末 风露更婆娑

  还以为此刻 恰逢因果

  是春秋开落 或夤夜闪烁

  谁情愿将错就错

于盛夏之末 入夜仍灼热

  又一场离合 开始凄恻

  是扇底闪躲 或雨水摧折

  哪里都值得 恋恋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