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

 摄影:周兵

文字:眠空

景地:文山坝心


春暖人间。该红的红了,该绿的绿了。

平畴远眺,有麦田,桃花似的烟霞。田埂上的蚕豆花,仿佛随风奔跑。
一直跑到村口,阿妈的心上。
在村庄里,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一生只开一次的花。


  在春天的时日,阳光明媚,你用尽生命在枝头与风飚舞,我把你尘封为一枚梨花书签,在我诗集的某页,灿烂地绽放。

总会在某个时刻,翻开书页,就有雪花的味道在弥撒,妖娆盛开。

梨花白,梨花美。

梨花如雪。


  春天应有百般模样,一种像你,一种像我,还有一种,确切来说是我们,紧密的拥抱滋养时间。

镜头轻快的舞步中,梨花开满枝丫,我路过她时,嗅到平和与热烈,性灵不语,她落落大方。

  我不知道,这春天的问候,是先于绿叶抵达,还是先于花儿热烈?

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了季节的更换,朱红,嫩绿,月白。多好的细碎。多好的远或近。
而贴近枝叶,总有芬芳而热烈的内心。

  那些飞舞的梨花是春天的雪。比雪轻,比心纯。

你爱着春天,爱着花草和树,爱着大地、天空和海洋。我爱着你,也就拥有了整个春天,整个世界。

  你在远方,我的镜头够不着的远方。

思念滑过季节的雪线。期待,生长成春天里一株株葳蕤的梨花树白。
坝心的蓝天啊,奔跑的云朵里,全是我微笑的模样。那些生活的艰辛与悲伤,被奔跑的热望,蜜酿成一程又一程跋涉里的佳酿。
此时,我想起了山这边的梨花白和山那边的桃花红。
若时光静止,多好!

  从晨露未晞出发,到下一场日落抵达。

女子刘海儿下跌落了两弯澄明的月亮,心事便在如水的眸光里涤荡。
手中的梨花白吻过眉心上,洒下的缤纷光晕是天地泼墨的梦境一场。
回头遥望,等春风来,等春光暖,然后邀这程山水去一场心愿里,听长长的乐曲。

  青蛙叫醒了春天的耳朵。

你在花香里醒来。解开系结了一冬的长长发辫,一朵,两朵,三朵……发梢抖落的,是积蓄了一冬的思念。
春风摇落了心中的念想,掀动记忆的影像,纷纷扬扬如天女散落的花瓣,在我辽阔的心空,飞花如雨。

  山的怀抱中,所有的生命都是跳跃的诗行,在等待中聆听春天的足音。大地用一个冬天的积蓄,换来了自己的又一次新生。

山野从没有停止过生命的喧嚣。
当春的灵韵染绿山野,当雨的琴弦划过大地,我看到了一树树令人心颤的梨花白。
漫长的日子里,它默默等候。

  给我笑靥。我才有远方。

蓝与白,是一种诱惑。深不见底,清可映影。
我向往的美,不在你眸子深处,便在彼岸。
当满山遍野的梨花飞雪——万物,找到了各自的居所。
不说长发及腰,只道岁月静好。

  梨花如雪覆盖山脊,香风飘荡,在这温暖的花园,安生。太阳升起,蓝天下,整座山梁 是你的摇篮。

第一天,我饮空满满一杯水,扫清淤积的雾霾和灰尘,迎接你。
这一天。
我越过树根和泥土的缝隙,挽着春风,奔赴你。
只一天。
我倾尽全力,飞过喧嚣的车马和芸芸众生,拥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