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香自苦寒来,阴历年一过,春三月就是梅花的擅场,拍了多年梅花,发现江南很难找出枝干遒劲、花型乖张的古梅,大规模的拆迁更加使古梅不见了踪影。嘉定小日本时期留下的梅园幸免于难,还有些原模样。现在都是找盆景,移植嫁接出什么游龙梅,几十台相机在不足半米高的盆景旁做道场,后期再搞加工变废为宝,呜呼哀哉,这断不是俺想要的意境。至于配诗词的大俗问题,怕被美院的朋友笑话,那叫:画不行字来凑,片不行诗更臭。今年单只梅已没了感觉,目的要拍出群英效果,拍的时候受舒曼第三莱茵的鼓舞,脑海里的梅景随乐而起,就用它做配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