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们都怀着一颗雄心壮志,不顾一起地背起行囊;

也许,我们都在为了升值加薪,勾心斗角地奔波于职场;
也许,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忙,父母、妻儿、又或许是那些早已埋没在生活中的理想。

小时候,我们总是渴望长大,希望像父辈一样可以从容地决定着自己的生活。可是当我们真正的长大了,我们才发现成人的世界和我们想得不一样。父母渐渐老了,我们开始害怕起来,怕他们看不到我们的衣锦还乡,怕他们现在还要把自己的养老钱拿出来,为我们实现我们自私的理想。孩子大了,我们才明白责任二字的担当,分别时,那稚嫩的脸庞和不舍的目光,总是在异乡的深夜,在一遍遍地灼烧灵魂的最深处。

岁月会让我们长大,渐渐地让我们明白了许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只有懂得现实的时候,才知道,坚持真的不是一种品格,更多是对无奈生活的一种选择。有人可以洒脱地说:人终归是黄土一捧,生死只是早晚的问题,何必给生活多一份厚重。可冰冷的现实世界里,谁又能真的超脱凡尘俗世,跳脱贫庸,不落俗套地生活呢?

时光总是在轻轻地推远了我们,早已过了那个整天做着美梦的年纪了,牛逼人物的神话时刻刺痛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神经。他们总是告诉我们即使现在赤裸着身子,只要敢于捂着脸向前总有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的一天,可我想说捂脸虽能保护自己,但世界也无法认清你是谁。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想要成为富人,一是出生在富裕家庭,二是嫁一个富人或娶一个有钱的妻子,三就是自己的努力,平凡的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我们也许只能用坚持去度量自己的人生长度。冰冷的社会,撞击的是梦想,我们能做的或许只能是悲痛欲绝后的坚持,虽然我是如此讨厌坚持,但坚持也是我唯一能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