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与小潘的相识,

纯属就是偶然。

偶然里会有浪漫,

同样也不乏心酸。

01


我是个跑销售的,一年四季不分时间段的到处跑,没几天闲的时候。

那天半夜回来,为了给小潘一个惊喜,我没有提前打电话通知她。

当我神叨叨地来到家门外时,竟清晰地听到屋内传出了一阵嘿咻的声音。

好哇!一个人在家看毛片,我当时认为。

叮咚!叮咚!我按响了门铃。

嘿咻声停了,屋内回复了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

“宝贝是我,快开门?”

没反应。

掏出手机,我拨通了家中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

“喂?这么晚了,谁呀?”

手机里传来了小潘的声音,显得有些不悦。

“我,开门?”

又过了近一分钟,门总算是开了。映入眼帘的小潘头发凌乱,只披了件睡衣,像是刚醒。

“你怎么这个点儿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小潘强挤出一丝笑颜,用手顺了一下头发。

“本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会是惊吓。”顺嘴嘀咕了一句,我便进了屋。

屋内一切安然,和往常一样,不像有人在。可我却闻到屋里,有股淡淡的烟草味。

因我不吸烟,所以对烟草十分敏感。

“你抽烟了?”我问小潘。

“没呀!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我抽烟的?”

说得是,小潘不吸烟。可我却在此时,发现小潘的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慌乱,显得有些飘忽不定。

“睡了,怎么叫了这么长时间才开门?”

“啊!不到八点就躺下了,一个人没意思。你饿不饿?要不要给你弄点儿吃的?”小潘关心地望着我。

“不必,我在车上吃过了。跑了一天,感觉有些累,洗洗睡吧!”

我知道小潘在撒谎,明明听见屋里有嘿咻的声音,她却说自己睡了。

洗漱完后,看到小潘已经趴到了被窝里,本想着晚上要好好地折腾一番,可此时却一点儿心情也没了。

躺在床上,想起先前听到的嘿咻声,心里不免泛起了一股酸楚,合上双眼却难以入眠。

02


天刚蒙蒙亮,我便下了床,亲自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吃饭时,我对小潘讲:“今天休息,我带你一起出去玩玩吧?”

“好啊!你好久没有陪我出去玩过了。”

小潘没有说谎,因为忙于工作,我的确一度忽略了俩人之间的感情。

逛景点、购物、看电影、泡夜店,整整疯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

小潘一整天乐得合不拢嘴,直夸我好,说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其间,我听到她的手机响了几次,但都被她挂断了。

晚上,我使出浑身解数,与小潘好好地温存了一番。

小潘躺在我的怀里醉眼迷离,说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因为今生有幸碰到了我。

“我们结婚吧?”趁着鱼水交融之际,我试探性地对小潘说。

“啊?这么快。”小潘皱起了眉头,感到有些突然。

“我俩在一起都两年了,你还没想好?一年前,不是你嚷嚷着要快点儿结婚吗?现在怎么又变掛了?”

一年前,由于和小潘刚在一起不久,对彼此的性情还不太了解,于是我当时推辞过小潘想要结婚的念头。因为我不想那么草率,毕竟结婚是一生中的大事,必需慎重。

看着小潘那犹豫不决的样子,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阵反感:“是因为他?”

“他是谁呀?”小潘惊讶地望着我。

“我的情敌,一个我不在时,可以陪你过夜的男人。”我摊牌了。

“你胡说什么?我没有。”小潘还妄徒狡辩。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强自镇定,痛心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你早就知道了?”

“不……才知道。你如果同意和我结婚,可能我还会考虑继续和你走下去,可是你拒绝了,我知道你已经爱上了别人。”

03


想起当初,与小潘从相识到相处,我本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像小潘那样的女人,今生注定会有很多的男人。

小潘性格闷骚,长得既漂亮又好玩。不仅喜欢泡夜店,还喜欢与男孩子交往,一看到帅小伙,就两眼发直、毫不避讳,真得不适合做老婆。

我性格虽然开朗,但并不喜欢太花花的世界。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没事时只想在家里呆着,看看书、写写字。

现在想想,与小潘完全就是两条路上的人。

我和小潘就是在泡夜店时认识的。我很少去那种地方,但由于工作上的需要,有时真得要伪心地去应付一下。

小潘那时经常出入夜店等场所,交往的人更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我本以为自己有能力让她做出改变,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篑。

什么样的人,注定今生要走什么样的路,强加给她的,她未必愿意接受。一时的隐忍也不会长久,自身的三观认知,终有一天会显露。

知道小潘和别人好上后,我并没有发彪。而是平静地选择了分手,我尊重小潘的选择。

苏格拉底说过:生气是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的一种愚行。

苏格拉底说得没错,我也非常赞同。可是做为一个有思想、有秉性的人,不可能永远不生气,只能是适当地给予克制,减少生气的次数而已,明知道不好,却不可避免。

我不是圣人,也有想不开的时候,但我会多从自身找到不足。因而我的气性,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至于得理不饶人,更不至于不死不休。

我认为,两个人如果觉得彼此合适,那就好好地珍惜,好好地在一起;如果觉得不合适,那就趁早选择分开,不要给彼此都带去伤害,更没必要闹得死去活来。

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做不了夫妻,还可以做朋友。毕竟相爱了一场,应该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缘份。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真没那个必要。

我让你飞,
伤痛我背,
谁让我真心爱过你呢!

作者简介:姚传江,山东烟台人,喜欢将日常中的所见所闻,或是生活上的切身感悟倾注于笔尖,用以记录、以作留念。人生苦短,惟有爱与文字不可辜负,是我一直秉承的信念;愿用一枝生花笔,写下你我人间事,更是我今生不悔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