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0、70后的我们已日渐老去,眼角的鱼尾巴也越发清晰了起来,夜晚摘下帽子后也不用开灯了。

也许是由于年龄的原故吧,我现在特别爱回忆,回忆童年,回忆儿时的点点滴滴,回忆那个特殊的年代,回忆那个年代的芳华……

那时候,大人小孩都特别喜欢军装照,军人是大家心目中的偶像,非常的祟高,穿上军装,那叫一个“帅”。

推铁圈是小朋友们常玩儿的一种娱乐项目,你敢说你没玩过?

摔泥巴,我想小时候男孩子都玩过,弄一块刚下过雨不久的泥巴,连摔再揉,使其有了粘性,中间挖个坑,吐进口唾沬,托在手心,使出全身劲反扣在地上,看谁的泥巴摔的响又破口大,好有意思的。

斗拐(外地人可能叫顶牛),几个小男孩儿各搬起一条腿,单腿跳着用膝盖互相顶、砸、挑,谁弯屈的腿先下来谁输,也有女孩子玩儿的。

扯老皮(安阳人的叫法),秋冬季节在地上各找个老而黄的树叶,用后面带叶梗的地方相互交叉挂上,使劲扯,谁先断掉谁输。

摔面包,用两张较厚的纸折成长条,交叉顺序折角成正方型,先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先把自己的面包放地上,另一人用自己的面包砸地上的面包,地上的如翻过来了则归砸者,重新再放个,如没翻过来,被砸者捡起自己的再砸对方的,以此类推,直到谁被赢完认输为止。

操花交,用一根绳子系上两头成个绳环,然后交叉到双手上,让另一人用双手想法叉进去翻到自己手上,看谁先叉坏。

掷沙包,大多是女孩子玩的,有多种玩儿法,在地上画格的多些,曾经的女孩儿后们,再玩一次找找感觉吧!

跳皮筋,我想美女们也肯定满满的都是回忆了。

打弹弓,这是男孩子都喜欢的项目了。捡个小石子,看谁曾经惹了我,对准他家玻璃,一弹弓下去,“哗啦”,撒退就跑……

弹球,玻璃做的,有大有小,用手指弹向对方的球,有点象台球。

铅丝枪,用链条、橡皮筋和铅丝制成,子弹用的是火柴。

丟手娟,还记得那首儿歌吗,“丟丟丢手娟,轻轻的放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想起这首儿歌后,禁不住老泪纵横啊!

东西南北,谁没玩过的举手,哈哈,看来都玩过呀!

树皮口哨,春天是最好的制做口哨的季节。用小刀将柳树条切下一截,没有发芽的那段最好,先用两手适到的把树皮与树心完全拧活,不能破,再用牙齿咬出树心,两手慢慢来回扭动树皮往下脱,出来后把树皮割整齐再两三毫米长的绿皮,只剩下内皮,捏扁,就可以吹了,粗的音质低沉、浑厚,细的音质高亢、亮丽,粗的还可把内心插进去上下拉动着吹,好听至极。

耍拐,小姑娘常玩。是羊身上的小骨头,玩时扔上去一个,赶快抓起地上的再接住,象小杂技似的。

农村的孩子肯定记的,光着屁股和小伙伴在池塘里戏水的情景,好玩儿的很哪。

推牌九(有的地方叫“打上大人”)是大人们常玩的一种游戏,现在估计没这种长条牌了。

小时候骑自行车,因个小车大,都是掏窟窿骑的,你别说,还真舒服。

跳房子,女孩子们下课后必玩儿的节目。

跳围棋,在地上画个棋盘,找几个石子,就开始了,整个一山寨版的围棋。

编花蓝,也是女生的特长哦。

那时候文化娱乐项目少,一听说哪里放电影,不管春夏秋冬,总要去看的,就算人多在背面看也不走。

老鹰抓小鸡

跳马

纸风车

女同鞋们,还记得这些糖纸吗?攒糖纸可是你们那时的最爱哦。

荡秋千

记得那时候一般都自己做泡泡糖,说白了就是用面粉在碗里打成面筋,再放到嘴里吹,想想还是挺环保的。

家里有台黑白电视那是人人都羡慕的事。记得那时候“铁臂阿童木”“花仙子”“蓝精灵”“血疑”都是我在别人家窗户外看的,有时候也跑到安阳电筒厂的电视室看“霍元甲”,可上瘾了。

“燕舞”牌收录机,那可是当时家喻户晓的家电产品,每当听到这首熟悉的广告歌曲,都感慨万千哪,曾创下了全国销量第一的好成绩,也是第一个用歌曲形式做广告的产品。

如果再有部照相机,那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哪!

毛主席像章是每个人胸前都要戴的,可想主席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安阳火柴厂生产的“文峰塔”牌火柴,文峰塔可是安阳的地标性建筑哦,笔者的网名“文峰谧雪”就是来源于文峰塔。

安阳商业局发的“购物卷”和“副食卷,还有粮票,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什么都要凭票购买,定人定量的。

安阳农业药械厂的职工食堂菜票,2分钱就能买份菜的。

收藏烟盒是我小时候的个人爱好。

爆米花,爆米球都是满满的回忆啊!

冰棍,五分钱一个,夏天每天下午上学时我都拿五分的硬币买一个冰棍吃,有次我刚买了还没吃就被一同学一口咬了半拉,我就一直追着找他,最后他赔了我两分钱才算完事,哈哈哈,想起都可笑!

小人书是每个小朋友最喜欢的课外书了,我家里有一大箱呢!

老式暖水瓶已经不多见了吧。

半导体收音机和铁制的摇头扇,是我小时候记忆最深的两样东西。每当夏季吃晚饭的时候,我就会听到熟悉的声音,“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了,达嘀达,达嘀达达达”,最喜欢听孙敬修爷爷讲故事了,还有接下来的“星星火炬,开始广播”,风扇还在不停的转,刘兰芳讲的“岳飞传”那也是必须要听的,快结束时有一句“他要八百破十万”那是耳熟能祥的。

老式铝饭盒,母亲上夜班时带饭用的,不象现在,女职工不能上夜班,以前,男女平等的。

老爸经常骑着28型加重自行车戴着我们姐弟三个穿行于古都安阳的大街小巷,你可别说骑车不可带人哦!

以前的铅笔盒上都有乘法口决或加减法口决表,考试时忘了就看一下铅笔盒,呵呵!我在小学五年,唯一一次语文、数学同时及格的就是一年级上半学期,双60,别的考试数学就没及过格。

第三版人民币,记录了我们这个年代的所有往事,看到它就看到了过去,且行且珍惜!

愿老去的50、60、70后能够万事平和、开心乐观、注重保健,该放手时且放手,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把握好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