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北大博士与父母断交”的文章引起很大反响,文章作者对父母给他的压力和控制深恶痛绝,极力想摆脱。然而,想摆脱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难道就只有对父母隔绝,或者恶言相向吗?不然。


否定与饶恕,是摆脱原生家庭缺点的途径,两者缺一不可。


首先是要否定。否定是指对一些具体做法的否定,而不是对父母恩情的否定。哪怕父母除了基因以外什么都没给,还是要为基因感谢他们的。更何况,多数父母不只给了孩子基因。特别是母亲,生养孩子的牺牲之大,不用我来说。

由于中国文化中一些古旧想法是出自对当时社会环境的顺应而产生的,明显已经不适合当今的生活对人的要求。比如,个性。在十几口人的大家庭中,个性张扬会妨碍到同吃同住的其他人,所以集体文化中不可以强调个性。再比如,独立。同样,在大家族中,每个成员都不必要很独立,因为一个人缺乏的地方,其他人会替他支撑起来,也就是互相依赖度高。这些年代特征都不再适应现代生活。

时代变迁中,可以看到,我们父母已经比他们的长辈改变了不少。但是,仍然有许多属于他们成长年代的印记,在我们看来是不对的。比如,没耐心。父母的年代太过辛苦,贫穷、封闭、以生存为目的。而生存竞争中,耐心不是最要紧的事情。我们现在来论断父母的“错”,其实是没有资格的。如果生活倒回去(不是不可能的哦)一个贫穷匮乏的环境,父母的生存能力比我们就要强,他们就比我们更“对”。

当然,因为人没有完美的,所以我们的父母也不可能完美,我们自己也不能完美。所以父母的作为如果是对我们现在所过的生活产生过、或产生着负面影响,我们要在自己心里认清楚,否定那些具体的做法,不能自欺欺人,当然更不能为了恩情就将父母视为神明。

令人悲哀的是,如今仍然有年轻孩子,要么,采用隔绝的方式,逃离父母;要么,因为离开父母身边去求学或工作,突然失去依靠的痛苦而把父母之前的一切作为不论对错都化为“为我好”而全盘接受。进而在自己成为父母之后,就承袭父母的一切做法,好坏都施加到自己的孩子头上,并冠之同样的美名:我是为你好。锁链就这样连下去了。

所以我说要否定。人类在慢慢进步,原生家庭的不完美处应该要否定的,就必须否定。没有对一些具体做法的否定,一些坏习惯就会好像基因一样传下去。

否定之后,必须有饶恕。否定“具体做法”,并不是否定父母恩情。人人都亏缺神的荣耀,人人都常常需要旁人的饶恕。如果我们不饶恕父母,神也不决饶恕我们。饶恕并不是原谅或者谅解。饶恕是在不能理解、不能体谅的状况中,作一个决定:我不再让这件事影响我的任何思想、情绪和行为。饶恕是为了叫我们自己脱离捆绑。

否定是为了确认什么是我不要承袭的,饶恕是为了斩断锁链,脱离捆绑。

我的父亲在我儿童时期因为工作繁忙常常对我没什么耐心。如今他年纪已长,偶尔问我句什么话,我自己觉得很平常的回答,却让他觉得我不耐烦。有天他因此生我气,让我很难过,心里幽幽地冒出一句话:你又何尝对我耐心过呢?从来没有人教我如何耐心,所以这是我原生家庭的一点缺失。但是后来神对我说话:饶恕。追旧账永远没完,旧事已过,要迎接未来。那以后我开始做一个祷告,求主教我如何“有耐心”,不论我的父亲曾经多不耐烦我,我选择不把它当作一件事横在我与父亲之间,我选择对父亲多点耐心。这是我的决定。

求主帮助我们,孝敬父母,却不受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