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识新朋友后,经常会被问到是哪里人。对于我来说,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我小时候在上海呆的时间最长,小学中学也是上海读的,但因为不会说上海话,如果说自己是上海人,一开口就露馅儿了; 父亲是天津人,我两岁时还真一口小天津话,可是在天津生活的时间一共不到两年,天津话现在更是早忘光了; 我出生在浙江江山,父母支援小三线建厂把我生在了那儿。可是别说我,连父母都从来没听懂过江山话,我就更不敢冒充江山人了。于是我只能回答,我是上海的外地人,外地的上海人,属于在哪儿都受歧视的那种...


好歹我还会说普通话,所以至少可以说是中国人吧。可是实际上,连这一点也没有那么肯定啦。十七岁出国后,除了三十多岁时回国工作了三年,其余时间都是在美国战斗生活的。回国出差旅游时,经常跟不上国内节奏,被嘲笑为老土的美国人。而在美国时,却毫无疑问是中国人,开车大老远去为中国女排女足现场加油。哎,作为中国的美国人,美国的中国人,在哪里都有点不合时宜。


这些身份认同上的模糊伴随着我们这群第一代移民,有时会带给我们一些困惑,也有时成为我们力量的源泉。我出国时年龄不大,但不少东方观念已不知不觉地融入了我的价值观。之后在美国高中大学研究生接受西方教育,到了美国职场折腾了二十年后回头望去,发觉很多时候隐隐发挥作用的,仍然是这些我在中国时学到的“东方智慧”。前一阵思考人生,把对我有帮助的这些观念用几个成语总结了一下。为什么用成语呢?因为本人中文水平高中肄业,古诗词也忘得差不多了,小学背过的成语自然成为了我对于东方文化的最高理解啦,哈哈...


我认为这是职场打拼的第一公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强项和弱项,干某些事天生就能事半功倍,而另一些事学了半天还是事倍功半。你看想成仙的那八位同学,各有各的宝贝。想要到达目标彼岸,必须第一知道自己有什么宝贝(to be self-aware),第二怎样把自己的宝贝发挥出来(to leverage your strength)。比如我思考人生时,就是利用了我学过几个中文成语这个宝贝,一下茅塞顿开。美国同学们没有这个宝贝,只能干着急。(当然,他们也有他们各自思考人生的宝贝,比如晚上到荒山里跑个100km啥的。)所以看到别人的宝贝,不用太羡慕,多找找自己的宝贝在哪里。也许你的宝贝比较小众,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儿,差异性,稀缺性还更大呢。我们在这里聊的西方职场的东方哲学,可能就属于这种比较小众的宝贝吧。



小学六年级时,我的语文老师非常优秀。她不仅教会了我不少成语(显然一直记到今天),而且还经常组织一些有意思的活动。有一次,她让每一个同学的父母给自己的子女写一封公开信。这可能是我父母给我写的最认真的一封信,因为是要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的。父母每人送给我一个成语,我爸送我的,就是“笨鸟先飞”。课堂上读到这里,全班哄堂大笑。我爸心目中我的智商被瞬间一览无遗...


到了我工作之后,在大群美国印度同事之间,才发现自己确实是只笨鸟,有时连话都说不清楚,这时才真正体会到了这个礼物的威力。勤奋也许不是充分条件,但是是一切成功者的必备要素。花里胡哨的职场宝典一大堆,但没有一条比勤奋更重要。我在VMware的CEO老板每天3点半起床锻炼,4点多开始发邮件。两万人公司里任何阿猫阿狗发邮件给他都24小时之内必能收到回复。咱华人的骄傲陆奇的作息也是如此。连聪明的鸟儿都飞这么早,咱又怎么敢偷懒呢?



当年我笨鸟先飞了一阵后,被提拔当上了manager。如果我的职场第一公理是八仙过海,那么我的管理第一定理可能就是无为而治啦。这不仅仅是我“先飞“的累了,身上懒筋发作,而且是因为我在被manager管的时候就发现manager介入时帮倒忙的时候居多,于是自己当上manager之后就时刻提醒自己,我啥事儿不管不介入,就比一半以上的manager要强了。


这听起来挺偷懒的,但实际上做到不容易。因为manager也是有KPI目标的,难免每天每小时都想探头看看组员在干什么,一看又难免想发表自己意见,”纠正“组员的方向,有时觉得这么简单的事儿,还不如我自己做了呢,又快又省事儿。这些欲望都很正常,但是如同许多其它正常的欲望,都是需要抑制的。作为一个manager,尤其是像我这样一个不太牛的manager,最大的忌讳就是把自己做成了团队的瓶颈。而不当瓶颈的唯一途径就是给每个队员足够的独立空间,只有这样,才能把他/她的”主观能动性“(这还是国内中学政治课学到的词儿呢)激发出来。


当然,作为一个manager完全不管事儿,而事情却一件件的被完成做好,也是一张太理想主义的画面,本人的功力还远远达不到。而且无为的意思,并不是不做事,而是不要过多干涉团队的人应该做的事,这是作为管理者的基本出发点。


与”难得糊涂“并列,”吃亏是福“是东方哲理里最接地气,点击量最高的两个词之一了。在各旅游景点路边小贩拍卖的纪念品摊头上屡屡皆是。可是我的小学和中学老师都没有认真教过我这么一个反逻辑的词到底什么意思。于是我们每个人只能给它赋予自己的解释。我从小就是一个佛系的娃,经常被占便宜,于是就爱上了吃亏是福这个词儿,使得被欺负时浑身充满了正能量。排队买饭被人插队,嘟囔一句”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顿时一扫不快。(待会儿,我这应该算佛系,还是道家?)而在成人职场里,吃亏是福这个词给予我的帮助,就不止是那小小的阿Q精神了,还真成为了一个积极的有力量的智慧。


如果职场是一个充满高低起伏的曲面,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个曲面上跌打滚爬。如果我们要求每一步都往上走,都想要最大化ROI回报,这样的greedy algorithm (贪婪算法)往往不是最优的算法。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周围环境其实都是复杂的,瞬息万变的,而我们的直接认知是非常有限的。我们机关算尽,第一不一定准确,第二即使准确,也只能把我们带到一个local optima(局部最优点),而之后就出不去了,永远到不了global optima(全局最优点)。而要成就自我,套用一个时髦词,必须要有大的格局,Think Big! 不要拘泥于一时的得失。现在的吃亏,有可能会成就给自己下一个机会。


举个例子,作为一个manager,自然都希望自己比较牛的组员能一直跟着自己一起干。而我有些与众不同,比较喜欢支持他们能走出去自己发展,或者去其它组,或者自立门户,获得更大平台。也许从短期利益看,本组是削弱了,吃亏了。但是长期看,只要对他们发展更好,其实对于本组也是好事,至少朋友遍天下了。而且本组在这样的名声下,也能吸引下面的一批批新的牛人进来。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一诺高于千金,信誉重于生命。而在职场里,言必信,行必果的素质,也同样是千金不换的。不同的管理者有不同的风格,但根据我的观察,最终是那些under-promise, over-deliver的管理者能走得更远。


这普遍被认为是咱华人的一个优良品质。我们比较不轻易给出承诺,但一旦给出承诺,那就是使命必达。在一家大公司里,方方面面协作和依赖非常多,有时一个环节掉链子了,整个计划就垮了。这时候就需要各个环节的领头人是可以给予信任,能够言出必践,Deliver任务的。而一个职员的最重要的track record,就是他的delivery record.

我认为身先士卒,包含了两层含义。第一,作为一名领导者,最重要的领导手段,就是以身作则(lead by examples)。甚至有人说,这不是最重要的领导手段,而是唯一的领导手段。团队确实会听你怎么说,但是他们更会看你怎么做,行为的声音远远比话语要大。


第二,领导者需要在战场的第一线,实地了解情况。可能你会问,这和无为而治不矛盾吗?其实不矛盾的。无为而治是指不过多干涉交给下级的工作,给予他/她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而作为领导者,同时不能高高在上,和前线的实际情况脱节,造成决策错误。


所以我们看到,在中国古代,两军对阵,都是要两军大将出列,在千军万马前PK三百回合。只有将军用命,士兵才能用命。而在中国现代,刘强东娶了奶茶妹妹,但还是要早起做一天快递小哥。只有走到第一线,才能得到最直接的用户的反馈和团队的尊敬。


进入职场后,难免会碰到办公室政治。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无法逃脱。因为资源总是有限,人的欲望无涯。于是参与者难免要合纵连横,找盟友,以达到最大化自己资源的目的。在办公室的政治手腕上,我是弱智的。但庆幸的是,在这方面,有时弱智比聪明强,起码更容易学。


确实有人可以将办公室政治作为进攻武器以获得利益。但是在其挥拳出手时,其腋下也必会露出缝隙,使其自己同时能够受到伤害。这时,汉字的博大精深就显露出来了。无欲则刚的欲,原意正是缝隙。这个词出自于林则徐的一幅对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高高的山壁,因为没有缝隙,所以无懈可击。


我们知道,欲同时有欲望的意思:比如欲壑难填。而欲望和缝隙,其实正是一个意思啊。人一旦有了欲望,就有了缝隙,有了空间。而这个缝隙空间,不只是光进来的地方,也是伤害你的拳头进来的地方。所以,我在办公室政治中幸存的唯一法则,就是无欲则刚,Power of Innocence。不存私欲,以公司目标为唯一目标,不主动用政治伤害他人,不留缝隙,保童子身。

在公司里工作,阳刚之力还是很管用的。逢山开道,遇水架桥,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可是偏生我的力气不是很大。在美国读高三时,上举重课,成绩一开始就排全班倒数第一。经过一学期的玩命锻炼,到学期结束时,进步为全班倒数第二。我又特别不喜欢和别人吵架,偶尔红一次脸,三晚睡不好觉。这种性格确实对于我的工作造成了一些障碍。


幸好阳刚碎石之力,并不是公司成功唯一需要的力量。在一个方面的缺乏,有时可以通过另一个方面补上。也许,我无力一拳击碎石块,但是只要能够坚持,水滴也可石穿。很多时候,市场上的竞争,是看谁能够摔倒继续爬起来,多坚持五分钟而胜出的。我力气不大,声音不响,但并不代表我对于胜利的渴望不强。结硬寨,打呆仗,stay foolish,百折而不挠,直到达到目标。


我的第一家创业公司,98年创立,经过了一段好日子,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九死一生。我们创始团队咬牙死磕,没有想到过放弃,开发出第二款产品,挺了过来,直至05年被EMC收购。比起98年创立的另外几家公司(Google, 腾讯,VMware),我们的结果微不足道,但是我们非常骄傲我们坚持了下来。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通过这些成语的英语意译也看出来了,我说的这些所谓的东方价值,其实并非东方独有,而是普世的。只是我因为自己的生长环境和知识结构,用成语这么一个体系来进行了表述。而且,这远远不是在职场谋生的唯一路径。恰恰相反,条条大路通罗马。或者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 写于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