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6

一直和孩子强调“食不言 寝不语”,但孩子嘛,天生说不完的话。晚饭时候,孩子突然在饭桌用手指比划着问,“我是我妈妈的宝贝,你是你妈妈的宝贝,我喊我妈妈叫妈妈,你为什么喊你妈妈叫奶奶”?小孩子嘛,你也不能说她不懂,或许她完全明白,只是有意的找个话说。说完后,母亲小声的在旁边接了句,“现在也从来没见过喊妈妈了,都是跟着小孩喊奶奶”。母亲说完后,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有刻意往下接。 晚上把小朋友哄睡后,夫人估计是看出点端倪,互相顺着这个话题简单聊了几句。自从有了小东西以后,有时候为了显得亲切,跟着小朋友一起叫“奶奶”,喊着喊着就一直这么叫了,但听着晚上母亲说过的话,我特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奶奶、妈妈?猛地突然发现了原来自己已经很不习惯叫“妈妈”了,其实生活中好多人都有这个习惯,或许这对我们的生活并不会有什么大碍,但这个若隐若现的感觉在母亲看来觉得是她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与妈妈的感情淡了些,或许与我们而言,真的是有。 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半年来,我突然觉得母亲的话开始变得多了,有时候更有一些唠叨,变得喜欢问长问短,有时候工作上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她也问,更是小孩买一件衣服她也要给出意见。大部分时候我基本都保持沉默,实际上内心有时候有一些不满,但还是尽量按照父亲从小教我们的“长辈说的话,对的你就听,不对的你就当做意见参考一下”。偶尔有时候,稍微有些不满的时候,嗓门调调稍微高一点和母亲说话的时候,立马就被一旁的小东西教训,不准和我奶奶这么说话,再多的不满立马会被小孩子正义的言语给怼回去。仔细想想,父母们一辈子不都是水往下流,为了下一代吗?而我们又曾为她们做过什么呢?但母亲真的在慢慢变老。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自媒体文章,写的是北漂生活,但描述的不是奋斗的青年,而是跟随子女一起迁徙的父母,他们远离家乡、远离生活大半辈子的故土、小城,到陌生到举目无亲,唯有儿女的城市生活,接送孙辈,买菜做饭等近乎保姆式的服务,却不图任何回报的无私付出。仔细寻味,我们虽不至此,可是父母的付出却也远不止此。好多人估计看过世界上有一个职业,既不计较得失,也不叫苦叫累,从不考虑薪酬,不谈任何双休等近乎极限的职业操守的视频,最后让多少人为之泪如雨下,这个职业就是母亲!平凡却极其伟大。 由于工作的性质,我总是在别人放假的时候需要上班,母亲知道,也不曾多说,只是每到假日节点的时候带着小孩去父亲那里,或回老家住上几日。用实际行动让我们安心上班,年年重复,次次重复。姜文的《狗日的中年》这文字,似乎说出多少中年爷们的心声,可是我们又是否反转可想,父母健在,身心安康,妻贤子孝,又岂不懿欤? 所以不管何时,我们露出笑容之时,乐开花的是母亲,不管我们走出多远,不论我们在干啥?离不开的都是母亲,我的妈妈! 写在2018年女神节来临之际! 祝天下母亲节日快乐! 鼓楼家电 汪政权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