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笑笑自打生下来,就是一个胆小的孩子。

笑笑出生在一所农村的卫生院,那间卫生院紧邻马路,晚上只要有汽车经过,呜呜的引擎声就会把熟睡的他吓得一哆嗦。病房里其他几个小婴儿人家就不那么明显,好像根本没听到似的。

小时候带他到镇上去理发,我把他抱上椅子,一开始他还很乖,规规矩矩端坐,但是当那个电剃刀吱吱一响,他就开始不镇定了,慢慢表现出恐慌,直至嚎啕大哭,奈何你怎样哄,都无济于事。每次剃头师傅都会赶紧加快动作节奏,草草收场。

还有,大概他两三岁的时候,妈妈在楼下院子里洗衣服,他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玩耍。本来自娱自乐的他突然惊恐地从屋里跑出来,连滚带爬地从楼梯上冲下来,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跑上楼,冲进屋里,环顾四下,却发现一切正常,只有床边放着的那部手机在嗡嗡作响。原来手机突然响起,吓得他不知所措了。

后来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每次听到校车上的大喇叭放出的儿歌时,他都在你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眼里噙满泪花,不情愿地,却乖乖地,顺从地背上小书包,把手怯怯地放在大人的手里,匆匆走向校车。

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才慢慢适应了,上校车时眼里没有了泪花。我以为他适应了幼儿园生活,没想到接下来的一次对话表明他还是有心理负担的。那时一个盛夏的午后,我牵着他的手在外面散步。在高高的梧桐树荫下,他突然很认真地对我说:“爸爸,我不想上学了。”我心里一惊,不禁放慢了脚步。我本想生气,但转念一想,何不听听小家伙的心里话。于是说:“为什么啊,你不是说幼儿园小朋友多,很好玩儿啊?”这时他才以一种细小的声音弱弱地说:“我吃不完饭呀。”闻听此言,一幕幕情景浮现在我眼前:洗衣服时,从他外衣口袋翻出半个已经干硬的小花卷馍馍;小书包里常有咬了几口的没吃完的馒头。

我知道他食量小,胃口差,每次看到他带回没吃完的馒头时,心里总是酸酸的,但也就长吁一口气,摇摇头就过去了。没想到,一个胆小的孩子会因为吃不完饭,产生心里压力,继而产生了不想上学的念头。

今天,他要去军训了,是一名初中生了。看这他拉着行李的背影,我心里突然泛起些许难过,心里忽然空落落的。不舍,担心,牵挂等复杂的东西搅和在一起,并在人毫无防备的瞬间一股脑窜了出来。在人群中,他还转过身,冲我们做了个鬼脸,一身的从容大气,满满的自信。面容从容镇定,步履匆匆有力。当他已经走出很远了,我还在垫着脚,扯着脖子目送,直至小小的背影变成一个小点,再也看不清。视线模糊时,我才发现这一次,是我胆小了,眼框里竟有一种丝丝不易察觉的温热。我作为男人,此刻还不忘故作镇定,转过身对妻子说:"别担心,孩子都多大了,他会照顾好自己的,他没有你想的那样脆弱。"其实我明明知道,这次军训只有短短的一周,但就是不自觉地心疼起来,仿佛他真的要出远门。

此刻,我知道笑笑长大了,已经不是那个我抱着、牵着的小娃娃了,不再是胆小爱哭的小男孩儿了,已然是一个帅气,自信的少年了。

时光翻转,时移事易,从笑笑的胆小变成了这一次我胆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