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无悔

虽已退役多年,但每逢八月一日,心里总有种莫名的冲动。有回忆、有思考、有感慨、有激情。我享受这种留恋军营的情结,享受这种曾为军中一员的心境。
细想也是,一个把青春年华奉献给国防事业的老兵,在今天,有资格拥有这份属于军人的光荣和神圣。
有人曾问我,你人生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当兵!军营教会了我勇敢忠诚,奉献牺牲;
军营教会了我遵纪遵命,拒耻争荣。
青春的渐逝伴随着精神的升华,体魄的磨练铸就了意志的坚定。
对批评的烦恼和表扬的喜悦,修练成宠辱不惊的成熟和冷静。
虽远离了父母的舔犊之情,却收获了五湖四海的甘苦弟兄。
至今,我不羡慕土豪,不追捧明星,只赞美勇士,只崇拜英雄。
是千万烈士的身躯,铺就了从南昌到北京的路程;
是三军将士的赤胆,守护着祖国的盛世太平。
我后悔过很多事,唯独不后悔当兵;也淡忘了很多事,唯独难忘战友深情。
如果能重新选择,如果能重返年轻,我仍然会披甲执戈,为国从戎。
军人的烙印影响了我的一生,抹之不去,如影随形。
很自豪-------我曾是兵!

当兵前的人生


殷维明(小名润生)于1957年5月,生于汾阳市西边芦家垣山村。爷爷殷世福,是村里最早的党员之一,长期担任村干部。父亲殷志超,多年担任生产队长,中共党员。
因家庭人口多,生活贫寒,从小受过饥饿,吃过野菜、树皮,山区吃水困难,十二岁就开始担水,放羊、寻柴、割草。十四岁开始学木匠,放假时参加村里劳动。
因从小学习勤奋,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名列前矛,一直担任班干部,能以身作则,学习成绩优秀。上初中时就加入共青团。

1974年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汾阳中学。
在汾中,高一就读于67班,担任班委、生活委员。因家贫寒,尽量少在学校食堂吃饭,每次上学都从家里带上窝窝头、炒面,为的是填饱肚子,把书读好,将来能吃饱肚子。
为了适应当时社会需求,汾阳中学在高二时,又重新按专业进行分班,我被分配到63班(农电班),经过一年的专业学习,学会了电工基本技能,学会了修电动机。
1976年初高中毕业后,回村里当了农村电工。只要村民有事,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能随叫随到。当时物资紧缺,农村电动机坏了,都是自己修,一年为村里修好了十几台坏电动机。因服务热心,专业技术不错,工作得到了村民的认可。
1976年底应征入伍。在北京军区空军高炮2师五团服役。驻守天津南郊区万家码头。

  当兵后的第一张军装照。


在那个年代,当兵是年青人最大的愿望,因为部队可以吃饱肚子,而且每周还能吃一次肉。当兵后村里还补助工分,可以贴补家里。

本来在村里当电工,也是令人羡慕的活计,每天可挣12分,当时我提出想当兵,家里父亲不想让我走,因为我刚刚顶事啦,村里也不想放我走,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当电工。

当年村有四个青年报名参军,唯有我是高中毕业,空军对应征青年,文化程度要求高,只有我被选中。当我接到《入伍通知书》时,乡亲们为我能当兵而高兴,也有点不舍。

参军离开村的那一天,全村父老敲锣打鼓、夹道来欢送我……。

当我走出村庄,走下大山,回头仰望我的故乡,我从内心里发誓,一定要在部队好好干,争取干出个模样来……。

在部队大门口站岗时的留念。


参军首先在汾阳党校集中,发放军装,临时编班,做简单培训和入伍动员,就乘汽车离开了汾阳。
我们是从孝义坐火车,那是我人生以来第一次坐火车,而且坐的箱式货车,没有坐位,不过可以在车箱里睡觉。
经一天一夜行程,到了天津站。部队在站台上集中点名并进行分兵。
我被分配到,北京军区空军高炮二师五团。


经三个月新兵集训,全连考核夺了打靶第一名的好成绩。后被分配到空军高射炮兵二师五团三连,担任高炮指挥仪一测手。是高炮瞄准目标、测量距离的关键岗位。

这是同我的班长高志勇战友的合影。


他很关心我,对我的要求很严格,我的训练成绩经常达到优秀。
在连队除站岗、执勤、训练外,业余时间主动去炊事班帮忙,洗菜、烧火、蒸馒头、喂猪、出差。只要有时间,我就主动找事干,我的表现经常受到连队的表揚。

  在修理所穿工作服的照相。


当兵半年后,团部军械修理所,在全团选拨修理工,因本人学过电工专业,又当过电工,工作勤奋,在训练中成绩优秀,被选调到团部军械修理所,担任军械技术修理技工。

部队军械修理所,主要担负兵器的检修及战备保障工作,只要兵器发生故障,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要及时抢修,要使兵器保持正常的战斗状态。

在修理所工作期间,首先要掌握过硬的专业技术,要有吃苦耐劳的工作态度。这些是作为一个修理兵必须具备的素质,经一年多的努力,基本达到了要求,并多次被评为优秀技工。

1979年7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我们家的第三代党员。

  我参加师部举行的电工培训班,考试取得了优秀绩。

  在修理所,因工作努力,修理技术提高快,完成任务好,很快可以独立完成任务,为了进一步提高技能,哦被选送到石家庄军械学校学习深造。

  在天津当兵的第二年,父母与二妹来部队探望我,父亲看到我在部队的表现,听到领导对我的垦定,他也不后悔让我来当兵。

  在北京学习培训期间,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留念。

这是四十多年前,在人民大会堂前的留念。

  在高炮二师五团修理所期间,曾参加过两次打靶训练。
这是在河北昌黎靶场打靶开车时的留念。

  1979年初,我被选派到南京空军上海技工训练队学习,在八个月的培训中,因学习刻苦,被选为班长。
部队培训时,每周都组织一至两次看电影,为了抽空学习,我主动留下来值班,边值班边学习,在八个月学习期间,没有看过一场电影。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培训毕业考试中,六门课综合考试,我取得了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并被评为优秀学员。
在毕业典礼上,训练大队长宣布,将我留下来当教员,从此离开了原部队,走向了新的工作岗位。


  这是培训毕业时的合影。

在上海训练队担任教官期间,边教学边带兵,受到了官兵的好评。
1980年元月,因工作出色,被破格直接提拨为干部(正排),从此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四个口袋军装。

  1980年提干以后,被送到石家庄军械技术学院进修。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大学的校门。
三个月的专业进修,激起了上大学的梦想,我一定要加倍努力,争取早日实现我的“大学梦”!

  这是我在上海黄埔江畔的留念。


1980年6月我参加了地方高考,被上海工业大学录取,成为上海工业大学,电子技术及自动化专业一名学员,从此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涯。

2004年,在上海同大学同学聚会时的合影。
1980年是恢复高考的第四年,很多当年下乡插队的知青,都回城参加高考,其中有不少是老三届,学习基础扎实。有的在农村插队近十年才参加高考。我们班年龄相有十几岁,我在班里年龄算小的。而且我是穿着军装上大学,又是党员、干部,大家都推选我当了班长。

  这是我在上海外滩的留念。

上海人非常聪明,而且好学上进,我们班同学大部分都是上海人。在四年大学生活中,同学们没有小看我,而且还给了我很多帮助。刚开始我听不懂上海话,四年后,我可以用上海话进行交流。

我在上海当兵期间,父亲来上海看望我的合影。

  1980年底,是我当兵四年后的第一次探家。

这是全家的合影。

  儿行干里母担忧。1982年母亲来上海看望的合影。

  在广州空军训练五团的留影。

1984年大学毕业,部队整编,空军上海训练大队与空军广州训练大队合并,成立空军后勤第五训练团。
从此我从南京军区空军,调到广州军区空军。又重新走进新的战斗岗位。

  从1984年6月调到广州,职务从正排一直提升到团级,取得了“讲师”、“工程师”等职称。
1985年结婚,1987年儿子出生。
1989年,完成了中央党校法律专业大学本科学业,取得了法律专业本科文凭。
1993年,完成了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经济管理”学业,取得第三个本科文凭。

  1984年,结婚时的合影照。因没有好衣服,只能给爱人借了一套军装。


1996年,以空军上校(团级)干部,转业进入中国南方电网,广州供电局工作。

二十年的军旅生涯结束,进入了新的领域,开始了新的人生。
 
当兵二十年
当兵二十年,从一个山区农民家的孩子,成长为空军上校干部。只有靠个人奋斗。
当兵二十年,走过了北、上、广,从北京军区空军调到南京军区空军,又从南京军区空军调到广州军区空军。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完全是机遇。
当兵二十年,参加过多次培训,收获了文化理论知识和专业技能,更重要的是结识了很多能人和高人,拓展了视野。
当兵二十年,三次走进了大学的门,取得了《电子及自动化》、《法律》、《经济管理》三科大学文凭。
当兵二十年,调动过三大军区,走过六个单位,结识了很多战友,战友遍及全国各地。
当兵二十年,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较成熟的中年,历经人生坎坷,磨平了棱角,看谈了是非,付出了心血,成长了自我。
当兵二十年,感悟到人生道路的艰辛,体验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格言,领悟到“天道酬勤”的真实内函。确定了人生的努力方向。
当兵二十年,经历了艰辛,确收获满满,虽然没有存下多少资产,但收获了人生的价值,实现小时候连想都不敢想的愿望,回顾二十年的军旅岁月,人生无撼!


  在福建古田会议旧址参观时的留念。

  在红军长征出发的地方,福建太汀县参观时的留念。

  在井冈山中央干部学院,培训时的留念。

  在红军住过的地方的留念。

  在红军吃过水的井旁留念。

  空六军广州战友聚会留念。

空六军广州战友聚会留念。

  汾阳战友聚会的合照。

  四十年后,战友重返军营相聚,我又回到了我曾经操作过、训练过的高射炮身边,感到非常亲切,也很留恋,感谢它伴随我的那段岁月。
高炮还是那样雄壮,但当年兵的青春风貌己去不复返了……。

  空六军广州战友聚会合照。

  空军第五训练团战友聚会组委会合影。

  空军第五训练团战友聚会合影。

2018年10月,我们原空军高炮二师五团三连,在福州聚会。

多年战友情,

见面热泪盈,

珍惜好年华,

天天寻开心!

广州战友在一齐。

2019年7月,广州空六军战友相聚。

军旅生涯


军旅生涯,是人生历程中的一段不可磨灭的经历,它充满了挑战和艰苦,但更多的是对性格、毅力、品行的磨练,是破壳前的阵痛。
我们每天都在晨曦中迎来嘹亮的出操号,在号声中又开始一天的紧张生活。训练场、学习室、饭堂、宿舍,四点成一线,周而复始。
每一滴汗水都代表着一份骄傲,每一道伤疤都是男子汉的勋章。

穿军装的人,来自天南地北,却能把南腔北调汇成同一首歌。
穿过军装的人,常常把荣耀写成一段历史,把挫折当成一段美谈。

穿军装的人,虽然没有丰厚的财富,但有比天还高的志向,比海还深的信仰。

穿军装的人,虽然没有同龄人前卫,却用军人特有的气质,把朴实的军装穿的威风八面,潇洒俊逸。
穿过军装的人,永不言败,决不把烦恼和忧伤写在脸上,只会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浓缩成铮铮铁骨。

穿过军装的人,青春、奉献、忠诚、牺牲是生活的主旋律,总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奏出动人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