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尚 Kashan
卡尚的历史可追溯到七千年前,有人甚至认为耶稣诞生故事里的三博士就是由卡尚出发的。这里在11世纪就修建了城墙,五百年后的16 世纪萨菲王朝的君主在卡尚建立了自己的后花园《翅园》,使卡尚成为伊朗的名城。可惜 1778 年的大地震破坏了城里大部分建筑,城墙坍塌,建筑被摧毁。虽然十八、十九世纪陆续修复和重建,但力度不大,成效不明显。卡尚著名景点:翅园、十八世纪传统豪宅、千年古村Abyaneh 和古城墙遗址,我走过的也基本就是这些。

古宅 Tabatabaei 中心庭院

与印度一样在十八世纪卡尚也涌出一批经商致富的‘贵族’,豪宅就是他们的代表之一。大部分的豪宅在岁月的变迁中归于尘土,保留下来的小部分由屋主捐赠给了政府,我们参观的两座相距不远,是两个波斯著名地毯商的住宅。
Tabatabae古宅建于1880年,主庭院建筑极有本土特色,外壁装饰浮雕错综复杂又非常精美,内壁有优雅的壁画和彩色玻璃窗。分为家庭成员区,娱乐会客区,仆人区。每个区域都有庭院,中心庭院有一座大型喷水池。与其相连的几个小院,为家庭浴池、清真寺、厨房等,站在中庭有四通八达的感觉。

  主建筑,包括开放式会客大殿,家庭生活区和清真寺。镂空会客大殿建筑装饰极华丽,在这里大家一起坐在波斯地毯上乘凉谈天。前方下面有一个方形大喷泉,沿中间延伸出第二个长型大喷泉,非常豪华。

  主建筑内的中庭,周围是主人居住区,各种不同用途的空间。包括:房间40多个、喷泉、大厅、休息娱乐区;为妇女而设的浴池、公共大厅、花园等等,是一座具有古波斯的传统,又融合西式建筑风格的中东建筑。

大宅内公共空间,各个房间是互通的。

居住区的二楼可观赏到中央庭院全景,对面是公共大厅。

建筑表明布满美丽的花卉

家庭清真寺

  清真寺内的美丽拱顶,波斯的彩窗,贯通整个房间的褐色竹叶,显示了当年的奢华。

豪宅有数个这样的小庭院

  大宅内的辅助庭院和部分房间提供给艺术家们用作创作基地,你可以留下订单和照片,塑像完成后会邮递给你。

  Tabatabaei是伊朗最大的私人住宅,也是卡尚修復的传统大宅中的一座。过去卡尚有数座富豪私邸气派十足,伊斯兰风格的拱顶和墙壁镂空雕刻不比皇宮逊色多少。可惜大多数私宅都抵挡不住时间的洗礼化为尘土。

  古城卡尚盛产玫瑰水和玫瑰精油,有玫瑰之城的美誉。

  提炼过程非常传统,非常简陋,香精也充满中东的味道。哦……,不!是中亚的波斯味道。

  卡尚的大街小巷都在售卖玫瑰产品,玫瑰花瓣、玫瑰水、玫瑰精油……,大巴札里的品种最全。

布鲁杰尔迪大宅 Boroujerdi

在150年前地毯商 Borierdi 为儿子向 Tabatabei 家族的女儿求婚(就是刚才豪宅主人的女儿), Tabatabei 先生提出一个条件,要求为孩子准备一座自己的住宅,必须与他们的房子一样的漂亮。 Borierdi 就为儿媳修建了这座住宅。
建筑群包括两个部分,家庭成员区-- 被国家用作文化与遗产办公室;只有来宾与娱乐区对外开放。这座装饰华丽的庭院,由中央喷泉引导至尽头是一座两层高的开放大厅,由此进入庭院。

  传统的大宅小门,进门后就分为一左一右两条通道,左侧是客人入口,右侧为主人入口。

  在院外看到的泥土墙壁,走进小门就陡然给你惊喜,这就是伊朗陋外惠中的魅力。这里的壁画是由当年御用画家完成,屋顶有三四十米高的测风塔,调节屋内温度。

  传统的开放大厅,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舞台。华丽的背景后面通向后宅。

这是已经修复好的绘画,原来斑驳的没了模样。

大厅上面的拱顶

  主厅两侧是主人的房间,这些房间都有通向主厅的门和通道。参观仅限于一层,其它还在修缮中,伊朗的修缮工作很慢,好像伊斯法罕的阿里宫,已经修了几十年。

侧面的主人房气派非凡

主人庭廊上的穹顶

  修缮工艺极其复杂,最重要的是完全遵照建造时的流程和材料,没有一点虚假。估计工匠们这一项工程就能吃一辈子,我也没必要为游览不到而遗憾。

大厅的下面是一个宽大的地下大厅

与地下大厅相连的其它房间现在是展览厅

  第一次惊艳伊朗的石榴是在餐座上,石榴台布配酸酸甜甜的石榴鲜汁,孤陋寡闻的我才知道伊朗是石榴的原产地。中国的石榴是由张骞通过丝绸之路由伊朗传入的,最先在新疆种植,现今因产量不能满足市场,仍有一半进口自伊朗。

这里的石榴品种越千,色泽口味区别很大。石榴的维他命C、钾和抗氧化成份都超过葡萄,有抗病毒、止血止痢的作用;其汁是天然染料,用于地毯、毛线、壁画和布料的染色。

  石榴在水果中可算作圣果,有着繁殖再生的意义,多次出现在《圣经》和《可兰经》里。在达芬奇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里圣母玛利亚手里都拿着石榴,是耶稣复活的象征。犹太人认为,伊甸园的禁果不是苹果而是石榴。

  石榴产品在伊朗市场上多不胜数,小摊上看到的这些只是冰山一角。

  看一看卡尚大市场,市场外面的东西总是会比里面便宜点。这里的交易很公平,决没有短斤少两的事情,每次都会是高高的称,再填两个。

  感觉这里的巴扎更加的古老,手加工业也更加原始。我对买东西的兴趣不大,对经营方式和民间加工作坊很好奇。现在国外流行的是 Natural materials and handmade,这两种条件伊朗都达标。

  染毛线的作坊,不知为什么颜色都不透亮,混混沌沌的一片,应该是用于织地毯的毛线。

没搞清楚做什么

干果和杂粮

  800年历史的卡尚老巴札,还保留这么精美的圆顶实在不容易,说明建造基础和最初的色彩用料都非常耐用,很棒!我们现在的工艺都难达到,当然主要是我们也不想达到,现在的销售观念和产品制造宗旨是快卖!快买!快坏!快周转!

  伊朗古城美的很另异,有时空感,有沧桑感,有纯朴感,有亲切感,就是没有现代感。这大概就是不受当今时尚青年喜欢的理由,满目的土黄色将一点点的异色都反差到极其醒目,使人欣赏到那极精彩的色调搭配。哪怕是黄色土墙下,一身黑色教服的伊斯兰妇女都是极美的风情画。

卡尚翅园 Fin Garden
  伊朗最古老的波斯花园,建于1590年萨菲王朝。由四个塔楼与宫墙围起的帝王花园,伴随步道的溪流式喷泉贯穿整座花园,是按照古兰经中所描述的天堂美景而建造的。

  这种沿着步道而建的喷泉,遍布整个花园和宫廷没有中断过。喷泉的水池是用绿色的瓷砖做底,好似一条一条的绿丝带,将一片柏树林分割出数块。

进入宫廷的山泉在这里驻留为室内喷泉和浴池

赞叹吧!这美轮美奂的波斯拱顶。

  这座美丽的皇家花园也成为权力的角斗场,1848年主张改革的首相 Amir Kabir 因侵犯了皇室、贵族的权益,被囚禁在翅园,后在其浴场被刺身亡。

  花园里种植了大量的柏树,水源来自附近的山泉,独特的水利系统使得花园不用任何压力工具即可让山泉流入水池中,提供喷泉和灌溉园内植物。

  这是宫廷厕所,与我们原有的蹲坑相差无几,只是地面和墙壁镶了瓷砖而已。

翅园一直受到历位统治者的保护和扩建,尽管在1848年改革派首相被刺死在这里,依然没有影响到这座波斯园林的声誉,使之成为伊朗保存最完好的皇家园林,并作为波斯园林的代表进入世界文化遗产。

  这张是卡尚残留的老城墙,有越千年的历史。

清真寺 - Masjed-e Agha Bozo

  进入大门就是一个带有漂亮圆顶的大厅,站在中间就可以看到真主的方向和祈祷庭院。

圆顶正在维修中,绘出花儿不及作画人更悦目。

清真寺为双层,现在一层和地下层为学校,庭院也作为祈祷大厅。

伊朗诗人阿菲兹写道:
我与每一座教堂
每一座清真寺
每一座庙宇
每一座神殿相爱
因为我知道
在这些地方
人们用不同的名字
呼唤同一个神

在清真寺的最顶层拍到的卡尚市容

夜幕已经降临到卡尚,晚饭后独自到Masjed-e Agha Bozorg 清真寺看夜间的礼拜,确扑了空。便独自在屋顶上走了一圈,寺内非常宁静,因为在真主的身边,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两伊战争已经结束近二十年,中东局势依然紧张,很多人误认为伊朗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国家。实际伊朗与恐怖组织没有任何关联,伊斯兰教义让伊朗无偷无奸淫,其安全系数远远高于欧美和我们。在伊朗所感受到的只有和平和友好,没有西方国家的傲慢和歧视,比起到欧美旅游更自在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