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落日的余晖环抱着地球村最南端~~乌斯怀亚的山岗时,我乘坐的游轮起航了。

这是条法国籍的豪华游轮,我将跟随它游走11天。

这趟出门遛弯儿,可是我这辈子遛的最远的弯儿。用时兴语言表达就是:要去行走地球的“终极目的地”。为这事儿,我可是“心向往之”大于60年了。看看,老胳膊老腿的都蹦起来了(虽然没脱离地面,但动作算摆到位了吧),忍不住就高调骄傲地宣称:“南极,我来啦!”

首先穿越“比格尔海峡”,这是南美洲大陆近旁最后一段“小路”,航道上还交会了对面航船(后来才知道,这是全部旅行中遇到的唯一一条大点儿的船)。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的船进入了“德雷克海峡”,这是从南美洲大陆到达南极洲大陆(半岛)路途最近最窄的一段海峡(打个比方,就相当于横跨台湾与大陆之间的“台湾海峡”),也因为风大浪高而成为著名的“魔鬼海峡”。

看着挺平静不是,还有信天翁跟着遛弯呢,其实这就是传说中有可能晕菜的那段航程。不过我很幸运的属于那些平衡反应不灵敏的疑似痴呆者,而且一直坚持在甲板上溜达(吹着小凉风),于是有机会记录下波涛跌宕的实况情景😊。

这些都是普通的浪,船长通报也就是7米左右吧,最最“小意思”的啊。

海浪飞舞时有大风的陪伴,浪花瞬间就变成水雾,这时只要你找到背向阳光的角度,就会看到朵朵盛开绽放的浪花后面,还都跟着绚丽的彩虹呢。

船舱甲板是浪花每每亲密抚摸的地方,有时会把舷窗整个含进水中。

坐在舷窗里面,目睹那浪铺天盖地的向你飞洒而来,你一声惊叫之后它又迅速的向下退去,舷窗上留下一片露珠晶莹着,你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心驰神往地盼望着下一个更大的浪带来更炫的刺激。

又经历一夜安睡,第三天一早,我看到了此生从未见到过的景象,我立刻就明白了,已经来到了南极!

知道我是凭什么判断的吗,看看那如梦如幻的大冰山,它就漂浮在自己船舷旁边呢!

更让人惊喜的是,好几头硕大的座头鲸就在我们船边一路陪伴,我简直兴奋得找不到北啦(还别说,这里就是南上加南)!

还有喜欢独处的海豹们,它们一只只各自称霸一块浮冰,就那么静静的养尊处优中~~

来到南极我才知道,这里的冰天雪地并不是纯白的,它们呈现着迷人的色彩 (各种朦胧的调和色啊)

从断面可以看到层层叠垒的结构。

水上漂的冰,小的叫冰凌,大的叫冰山。不过,我能用肉眼看到的都只是很小的部分,它们的80%以上都在水下呢。



南极是那么安静,空气中既不包含有毒的废气雾霾,也不包含有用的电信信号,我和曾经熟悉的世界真的隔绝了。于是我不用计算时间,不用知道方向,不用惦记亲朋,更重要的,不用低头玩手机。


又一天的清晨迷迷糊糊的就来了。

当我走到顶层甲板时,我的嘴张开真的合不上了,我看到了什么?

是的,大雾中连南极都消失了,只有迷幻的紫兰色纱幔浩浩荡荡的包围着前方。

甲板上的人都不知所措了,这还是在地球上么?



这片神秘的水域,不去巡航对不起上帝啊!

我和驴友们座着冲锋舟巡航啦(在专业探险队员的带领下哦)。

游弋在矗立的冰峰中,越发映衬出自己有多渺小。



好运气,又有鲸鱼陪伴左右来护航啦。



信天翁也来护航呢,它们就像向导,带领我们探望小企鹅的国度。

我们的大船来到小企鹅的家。



“这个家伙又大又笨,它会游泳吗?”

“别理它,一个没家的流浪汉而已。”

闲庭信步。

朝气蓬勃。

温文尔雅。

威风凛凛。

刨根问底。

奔波劳碌。

一言不合。

各奔前程。

小步舞曲。

冲击终点。

这个大家伙也主动走到人跟前去,

“你们手里那东西好吃吗?”。

歌声嘹亮。

期待远航。

志在千里。

海阔凭鱼跃。

天高任鸟飞。

南极的主人们各随其性悠然生活,南极的客人们极尽可能四处忙活(短短的几天在六个地方登陆七次巡航一次)。

这是咱们国家的长城站,好亲切,找到组织的感觉。

行程在继续。

那个傍晚,利马尔水道航程是最眩目的,好一个南极,也有如此浓墨重彩的时刻。

过得不记得日子了(什么叫几月几号,对我有意义吗),反正这些天我一直穿行在跌落到海里的冰山和游荡在海面的冰山之间。

终于知道“水立方”的设计原形了。

11天在南极的遛弯,这么快就过去了。

一回头,那不是乌斯怀亚吗?

来南极遛个弯儿,什么也不能带来,什么也不能带走。我眼睁睁的看见了,什么叫清清白白什么叫干干净净,什么叫简约单纯到极致。来到南极遛弯的人,很多跟我一样,对未知充满向往,想知道自己生活的这个地球上,还有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境界,它是什么样的。

它是什么样的?南极用它最简单的语言告诉我:它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就像我的生命旅行一样:什么也不能带来,什么也不能带走!


我多愿意如此这般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来了再回去,能够简单的生活,多好。


哦,南极!

我遛弯的航海图。

我遛弯跨越南极圈的证书。

补充一句

所有来南极的人都必须接受《南极公约》并且签字执行,其内容简单概括为:进入南极除了脚印什么也不许带来,除了图像什么也不许带走(即使留下脚印,也是穿船方提供的专门靴子的,每次登陆前后必须双向经过消毒池消毒)。

记录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