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1

今年2月25日,

由陈妙根撰文,

本人制作的美篇,

《那年那月那情——怀念冶金(一)》,

发表后有1万多人浏览,

500多人转发,

100多人点评留言,

大家对冶金的那份情感,

深深感动了我,

为此,我又制作了这期

《相处在 三号工地——怀念冶金》的续篇。

这张摄于八十年代三号工地的老照片,你还认识其中的人吗?


提到三号工地,

作为衡阳的老冶金人,

应该是无人不知,

没人不晓


那是文革初期的六十年代,

为了响应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

备战备荒为人民的”的号召,

在党委大院子里挖了个防空设施,

但工程是保密的,

只能用代号来表示名称


可是,你也许和我一样,

并不知道三号工地的名称是怎么来的?


那时衡阳地区设立了指挥中心,

一号工地在衡阳地委白沙洲,

二号工地在衡阳市委先锋路,

三号工地就是冶金厂了,

当时三号工地指挥部的总指挥是冀青山(军代表)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

三号工地作为特殊机密,
不能对外公开哦,
原党办主任陈妙根(左一)
第一次向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

   

原宣传部楼下的两侧小门,

就是那神秘的三号工地进口 

如今 这个小门破烂不堪,

里面堆满了垃圾清扫用具


进洞往下走是条钢筋混凝土厚门,

洞长不过40米,宽不过3米—4米左右,
用于战时开会、指挥部用


三号工地地下室,

就是当年的组织部档案室,

如今早已荒废


据宣传部朱章安(左一)介绍,

当时他与范林等青年单身时
都在里面住过,
同时兼有值班的任务


当年在团委工作的陈秋林(右一)介绍,

他曾与园丁冷师傅一起下洞10余次种蘑菇,
地下室有会议室和厕所,
可以防原子辐射


我在三号工地上班10年之久,

竟不知道它名称的由来,

也没有进洞去一探它的究竟


据说三号工地大院,

是上世纪50年代,

为援华苏联专家来我厂做准备的,

这种苏式风格的房子
在北京军事机关里可见到


上世纪的1974年至1993年,

党委办、组织部、宣传部、纪委、团委、

《衡冶工人报》报社、档案馆等部门

都在三号工地办公

之后三号工地就成为党委大院的代称


这栋楼是由平房改建起来的,

原是《衡冶工人报》、

厂团委和纪委办公所在地


如今这里成了社区残疾人服务中心


这是当年的党委办机要室,

后来成为进出口公司办公楼,

如今还挂着进出口公司的招牌,

但我去拍照时没见到人


当年党办工作人员的合影


这栋楼原是党委办和组织部所在地,
1993年党委办搬到厂里后,
总厂工会搬到了这里办公。
如今大门紧闭,
楼前长长的葡萄架,

记不清是何年何月种的


夏天, 

葡萄的叶子长得很茂盛,

郁郁葱葱的, 

把整个葡萄架遮得严严实实的, 

阴凉惬意极了


当葡萄成熟的时候,

帅哥们爬上架,

摘下一串串葡萄,

那甜甜的滋味,

至今让我回味无穷


到了秋季结葡萄的季节,

一串串葡萄挂满了架,
红的,紫的,黑的,
如繁星点点甚是诱人


冬天,白雪皑皑,

三号工地银装素裹,

雪地里留下了我们一张张合影,

一串串欢笑……


洁白的雪,

使我们的心灵变得更加纯洁


三号工地的松柏树前,

留下了我们许多纯洁的友情


三号工地的帅哥,

都是各部门的中坚力量


和几位帅哥站一起,

时任党委书记顾静宇,

帅气丝毫不输青年人哦


1991年6月,

由顾静宇带队

组织三号工地各部门人员,

赴水口山矿务局进行友好交流


前排左三为《水口山工人报》贺总编,

照片中还有许多大家熟悉的面孔,

你能认出来吗?


那时,我们都很单纯,
把三号工地看成神圣的殿堂,
为能够在三号工地上班,

感到无限的荣耀


1982年5月,
《衡冶工人报》复刊,
1983年9月试改为四开四版,
10月正式常规性出版发行


我也成为报社人员之一,

从此进入三号工地上班


三号工地人员经常深入基层,

了解车间生产情况,
报道一线工人的事迹


时任党委书记苏中顺、

副书记顾静宇

来到《衡冶工人报》社,

听取采编人员意见


八十年代《衡冶工人报》四大帅哥,

成为各个版面的主编和摄影


1993年深秋初冬,

党委办等部分机关

先后搬出三号工地,

但报社团委仍坚守在那里几年,

后来才陆续搬出来


从九十年代开始,

你知道的原因,

三号工地的老同事们,

都各奔东西,

远走高飞


从三号工地飞出的大雁,

栖居在祖国各地,

奋战在各条战线上,

成为优秀的人才


如今再次走进三号工地,

那熟悉的一草一木,

令我触景生情


三号工地依然还是旧模样,

却已人去楼空,满目疮痍,
睹物思人,感慨不已


这四位当年的帅小伙,
三十年后重逢,
都已成了年过半百的老帅锅,
仍然英姿勃发,
风采依旧


2012年夏天,

衡冶老报人

第一次相聚在三号工地


我与万小玲久别重逢


2018年4月14日,

三号工地部分老同事重逢在长沙


时过境迁,

还认识他们吗?

感谢陈妙根 陈秋林 易春生 蒋孝文 朱章安 范林 李岳君 柳忠良等三号工地老同事提供资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