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千山雪,昨夜飞入来,雪花曼舞,犹如冰肌玉骨的仙子,翩若惊鸿。雪落成诗,仿佛走进一轴水墨丹青画卷,风儿肆意挥洒画笔,渲染天地间,淋漓尽致。北方人偏爱下雪,纯净的空气沁人,呼吸间那股清爽,揉进深藏的情怀,雪国冬韵,苍茫浪漫。

  踏雪而行,银装素裹,千山峰峦叠嶂,琼华妖娆,冷峻壮美。“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云。”元稹的《南秦雪》,形容此刻恰好。

  本地自古流传着“山高不过仙人台,庙高不过五佛顶”,仙人台为千山最高峰,无限风光在险峰,传说八仙曾在此下棋,五佛顶为第二高峰,更有“登不上五佛,看不尽千景”之说。

  寺庙道观散落于山中,袅袅香烟缭绕,淡远平和,阵阵古刹钟磬,幽鸣入耳,汉唐以来建有著名的“五大禅林”龙泉寺、祖越寺、中会寺、香岩寺、大安寺,明清以后道教进入鼎盛时期,有九宫、八观、十二茅庵,如今寺、观仍存有二十多座,古色古香,清雅肃然。

  雪映松岭,梵音禅意,千山历史悠久,素有“释道同源、皇家仙山”之美誉,远在南北朝时期,这里就不乏佛教徒的身影,落发青丝,沧桑流年,弃之红尘。

  唐太宗、清康熙、乾隆、嘉庆等帝王均游历过千山,遗有大量题词,无量观的 “振衣冈”,相传唐王李世民在此抖过战袍而得名,金世宗完颜雍曾到千山灵岩寺(后名为祖越寺)探望其母贞懿太后。三江才子王尔烈、江宁织造曹寅(曹雪芹祖父)等古今众多名人留下赞颂诗文。

  千山乃辽东胜地,宗教佛缘深厚,每次进山上庙,顿觉纷扰的心,清静自然,尘世的浮躁与喧嚣渐渐远去,虽不拜佛,心中有佛,欢喜常在。

  走过春暖花开,历经炎炎盛夏,告别落叶知秋,才迎来傲雪寒冬。万籁俱寂的清幽,是曾经沧海的沉淀,晶莹剔透的白雪,轻薄中蕴含厚重。

  层层叠叠的冰瀑,晶莹剔透,玉树琼枝,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尽显冰之魅力,道观里的小雪人,带来一股烟火气息。

  午后的时光,风儿回荡于空旷的原野,寂静之声,余音悠长,侧侧寒意吹过脸庞,一行行白杨,田间的草卷,成为我眼中独特的风景。

  远山夕阳斜照,细碎地穿过指缝,挂在枝头,孤独的回眸,望着天际枯槁如烟的冬柳,恋恋不舍,凝重凄美。

  岁月更迭,查干湖上的渔人,古老的冬捕方式延用至今,神秘的祭湖仪式后,鱼把头带领几十人上冰开始作业。出网了,围观的人们沸腾欢呼,鲜活的鱼儿徒劳地拼命挣扎,心甚不忍,拍了两张,挤出人群,儿时看过宰鱼,从此不喜吃鱼。

  傍晚一辆辆爬犁、卡车开始奔忙,装鱼运走,金色的余晖,透过高高翘起的鱼尾。落日彷徨片刻,终于纵身一跃,消逝于天边,只余一抹晚霞,嫣红如血染的冰面,演绎着最美的殇魂。

  华灯初上,魅惑的水阁,悠长的游廊,流光溢彩,今夜月明星稀,风清云淡,老院子静谧梦幻。

  亭台楼阁,古镇情调,一如江南水乡,唯有璀璨的霓虹,倒映在冰上熠熠生辉,提醒身在东北。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爱雪之洁白无尘无染,喜欢倾听雪落的声音,唯美空灵,寒冷的夜晚,约上两三知己,围炉夜话,吟唱冬日恋歌,道声冬天快乐!

摄影撰文:超然

        图片文字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