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赵明

校对:夏清


值此CPCA成立25周年之际,制作了这个简短的回顾,一是重温25年的难忘历史,二是对所有为CPCA的创立、发展和壮大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人表示感谢。需要说明的是:

• CPCA25年的成长是包括普通会员在内很多人热心奉献的结果,

• 理事会和《彩虹》编辑部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 值此25周年庆之时,让我们对他们表示诚挚的感谢,

• 主席和主编代表着他们的团队,更多的人未能一一提及,

• 下面的介绍按照事件发生时间,实际工作可能始于前任。


刘贵民(1993-1994年)CPCA创始理事会主席。


这是当年起草CPCA章程的手稿。

当地华文报纸刊登的CPCA成立消息。最初的中文名字叫“华夏学人协会”。学人、协会,都是那个时代的印记。

贵民夫妇远隔重洋不能前来,为此发出贺词:”在此热烈祝贺CPCA成立25周年!我们现在生活在美国休斯敦,也经常想起墨尔本CPCA的朋友们。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夏克农(1995-1996年主席)


CPCA Logo 的设计者。这里是原始设计(1994年)以及现在使用的不同变形版本。这个Logo以CPCA构成,CP正写,CA是倒过来的。两个C构成的外圈代表地球,CPCA的很多会员是从世界各地来到澳大利亚的;CP正写、CA倒写寓意我们来自北半球,落户于南半球(澳大利亚人常戏称自己是upside-down)。

1996年以Pauline Hanson当选为联邦独立议员为标志,一些具有白澳种族主义倾向的政客挑起种族辩论,并在全国产生影响。族群间的紧张气氛增加,包括我们身边都有人直接感受到因种族歧视而引起的言语侵犯。

1996年10月,CPCA五位会员发起的澳大利亚知识界反种族歧视请愿信在短短6天之内征集到523人签名,寄送澳大利亚联邦议员和个人居住地的地方议员。请愿信得到了联邦副总理、多位部长、以及民主党领袖等共10位联邦议员回信支持。新岛日报、澳洲新报、华联时报、新海潮报等澳洲华文报纸也对请愿信始末进行了详细报道。

蒋三平(1997年主席)


CPCA首次参加澳洲清洁日,此后一年不缺,2018年是第22次。下面是《彩虹》中的一篇报道(那时候难得有照片)。

作为拥有众多高科技从业人员的俱乐部,CPCA早在1997年就已经有了自己的万维网(今天连万维网这个词都已经过时了)。

程一兵(1998年主席)


那个时候一整年的活动计划贴在冰箱门上,确保一次不落下。这一年租用了教堂的大厅,每两个月用一次就已经有了大本营的感觉。


CPCA成立五周年《彩虹》纪念专刊。

CPCA成立五周年纪念奖获得者。

赵明(1999年主席)


印刷版《彩虹》的出版费占了CPCA总预算的近一半。这一年痛下决心把《彩虹》改成了电子版。

胡维平(2000年主席)


新主席闪亮登场。从这一年起,新理事会提前上岗。春晚的大型集体表演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的。


1999年当赵明邀请胡维平进入理事会时,他平淡地说了一句“也该出来做点事了”。CPCA期待着更多对俱乐部持这种态度的人。

这一年是“修宪年”,CPCA修订了章程和财务制度。

吕滨(2001年主席)

CPCA荣获联邦政府颁发的2001年国际义工年奖,由联邦总理霍华德签署。

伍东扬(2002年主席)

CPCA迄今唯一女主席。那时候会员们参加食品大赛的兴趣高昂。

CPCA唯一一次和几个校友会合办春节联欢。近千人的大型聚会居然没有留下照片,多亏《彩虹》保留了文字记录。

高大超(2003-2004年主席)


CPCA成立十周年摄影展。

CPCA成立十周年纪念奖获得者。

2004年首届CPCA运动会,以后2年一次一共办了6届。

留意到这个时候俱乐部的中文名字是“澳大利亚专业华人俱乐部”吗?这是“理工男们”的疏忽,一直到有人质问:“那谁是业余华人呢?” 俱乐部现在的中文名字是“澳大利亚华人专业人士俱乐部”,无懈可击,尽管有点拗口。

2004年首届CPCA儿童音乐会,以后每年一次一共办了12届。

孙治安(2005-2006年主席)


庆祝抗战胜利60周年, CPCA组织并参加了墨尔本华人百人合唱团。

2006年向Monash市政府提交了春节和中秋活动经费申请,获得成功。这是CPCA首次从Monash获得资助。

刘乾初(2007-2008年主席)

2008年CPCA为中国抗震救灾捐款A$17,688。

刘刚军(2009年主席)

还记得雇佣兵团的那几年吗?实践证明表演最好的还是我们自己的人。

刘威(2010-2011年主席)


在众会员的期盼下中断了2年的《彩虹》复刊。

这一段时间是做内功、建设兴趣小组的时期。

王晓明(2012年主席)


向Monash市政府申请每星期五晚使用Ashwood Hall 得到批准,自2013年1月1日起开始使用。

筹备CPCA成立20周年纪念是这一年另一个重头戏。

曾一(2013-2014年主席)

《CPCA二十年》,这是正规出版的一本书,254页,多少珍贵的历史镜头收录其中。

2014年 CPCA 首届摄影书法绘画展。

范志良(2015-2016年主席)


CPCA向Monash市政府申请每星期四下午使用Ashwood Hall 得到批准。

今天当我们每个星期四和星期五享用Ashwood大、小厅的时候,要特别感谢这几届理事会坚持不懈的努力。

利用新技术,2015年建立了兴趣小组组长和理事会(以及部分前主席)微信群,增强了理事会和各小组的沟通。

CPCA首次参加墨尔本Moomba节举龙,理事会决定CPCA今后每年都组队参加。

李健民(2017年主席)


Yarra 河畔的旗袍秀,CPCA旗袍队一鸣惊人。

CPCA首次参加澳洲全国植树节。

CPCA的美篇投入使用,《彩虹》有了姊妹刊。

感谢健民15年为CPCA所做的贡献!

《彩虹》是CPCA的会刊,寓意我们要创建连接澳中的彩虹桥。从成立之始出版,至今已经出了72期。

刘欢(1993年)首任主编


最早3期《彩虹》,简陋的开端,6-8页的内容,因为码字的困难,英文比中文多。

第一期《彩虹》上CPCA成立时的36位创始会员(那时候还没有Associate,可惜了括号里的元老们不能荣列创始会员榜)。

景剑锋(1994-1995年)


2年中的6期《彩虹》,这是一段普及投资知识的时期。

那个时候的印刷质量是这样的…

尚海东(1996年)

《彩虹》迄今唯一的封面人物。

施华(1997-1998年)

施华版的《彩虹》看起来是这样。注意黄色的小标签,当年的《彩虹》就是这样由发行人贴上小标签发送的。

那时候谁家生孩子都是要在《彩虹》上通报的。

邱彬(1999年)

电子版《彩虹》看起来和那时候的《华夏文摘》有点像。

吕滨(2000年)

会员们逐渐接受了电子版。

潘仁积(2001-2002年)

《彩虹》上首次有了彩色图片。

杨耘从这一期开始写游记,一写15年。

詹隽旎(2003-2004年)

CPCA成立十周年纪念专刊,留下历史的记录。

两年出了8期,尽心尽力,每期的篇幅扩展到40页上下。

赵雪燕(2005年)

因为乾初进了理事会,这一段时间的《彩虹》满满饭菜香。

孙守义(2006-2008年)

这里来了一位重量级的。一声叫场,《彩虹》膨胀到50多页。

可惜这一段时间稿源不足,“唐僧”也时常募不到斋饭,只好时不时来点小窍门。

庞加研(2010-2015年)

重打锣鼓再开张,从每年两期、每期20多页开始。祭出新招,成立了一个写手团队 – CPCA彩虹沙龙,从此稿源茂盛通三江。

2011年8月,彩虹沙龙兴趣小组成立。


主编《CPCA二十年》,里程碑式的工程。


摆放在 Glen Waverley 图书馆中文部最显眼之处,只能看不能借走。

笔耕5载,功成身退,转交给下一任是一份高质量的、完全是会员自己作品的《彩虹》,篇幅达到70页。

纪念CPCA成立25周年,我们保持传统,我们发扬光大,我们面向未来,我们和CPCA同在!

有一片热土叫澳大利亚,

有一群华人叫专业人士。

有一座高山叫科学顶峰,

有一道彩虹叫中澳桥梁,

有一种和谐叫多元文化,

有一类感动叫互助友爱。

有一样幸福叫快乐人生,

有一个团体叫C P C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