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人一生做的事,没有什么比吃的次数更多。而在所有这些吃的东西中,猪油往往排在榜首。漫长的中华民族饮食文化史,就是一部「猪油」食用史。

云南温暖的冬日,空气中时不时总能闻到一股让人随时随地口水直流的油渣香味。杀猪的没杀猪的,都赶着在这个冬腊月炼出几桶新鲜的好油。有了这几桶猪油,来年啥事儿都不愁。

所以到底还吃不吃猪油?

当然吃!!

且不说猪油对健康的影响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可怕,就从猪油本身的香来此,是任何油都比不上的。它可作为烹调炸食或其他菜式的辅料,光是云南农家一味简单的「猪油渣炒青菜」,就可以让肠胃一下子振奋起来。


不过现在常常听人说,吃猪油会导致心血管病,所以猪油坚决不能吃。也有人说,我吃了几十年猪油,身体还是这么好。在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今天,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的猪油居然也因胆固醇高等种种问题备受争议。



在那个没有零食的年代,最开心的莫过于家里炼油的日子。

看着家里的大人把大块大块白色的猪油切成小墩子,然后一股脑放进锅里,还要往里边加点水,吃货体质的鼻子里已经满是油香味了。等待的这个过程却也漫长,看着油锅里的白油一遍又一遍的翻炸,渐渐从白色变成金黄色,香味也慢慢弥漫了整间屋子。

嘴馋围在锅边转的孩子,常常会被炸上几滴油,要不就是被锅里“蹦”的一声狂炸吓到几米开外,却也总长不住记性。孩子无厘头的坚持最是让人感动,换来的是妈妈端来的几碗最精瘦的油渣。嘴里香香脆脆的感觉让人无法自拔,也最为怀念。

要炼出优质好油,选的必定要是上好的边油。这里的油是猪体内出油率最高的地方,炼出的油多而纯。不过这样炼出来的油渣过油腻,咬上一口满口的油脂就从嘴角两边流出来,对不爱吃肥肉的孩子来说简直是噩梦。

云南人对于美食总有一种天生的创造力。

没有不好的东西,只有不会做美食的人。肥到满口流油的油渣,也可任性地加入主食里,变成农家不可多得的美味。尤其是在清贫的日子里,一碗「猪油拌饭」、一碗「三鲜油渣米线」、一碗「猪油阳春面」、一碗「猪油渣炒青菜」,就是人间至味。


走过很多地方,吃过兰州的拉面、河南的烩面、山西的刀削面、广州的云吞面、重庆的小面,都不及家里的一碗猪肉阳春面。

没有猪油的阳春面,不能算是合格的阳春面。

简单的猪油、葱花、加上一碗白水面,一道人间美味就诞生了。面汤上漂浮着的猪油花和葱花,是阳春面的精髓。盛好面后,舀上小勺猪油,每碗分上一点,滚热的面条马上便将猪油烫化了。夹一筷吃进嘴里,清晰地感受到面条的麦香以及猪油浓郁的香气,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当下。

早些年间生活清苦,每年还没过半家家户户的油就见底了,所以能吃上一碗猪油拌饭,是在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猪油拌饭,是把猪油做成主食里面最销魂的一碗饭。米粒沾上融化的猪油和酱油,油光锃亮,泛着诱人的光泽。


每次做好米饭,挖上小勺猪油块放在饭上,撒上葱花,再淋上一点儿酱油。饭香、酱油香以及猪油特有的迷人香气,是一场来自唇齿间美好的相遇。


一桶小小的猪油,是家里满满的挂念。

越来越多的感受到,猪油就是一种乡愁,离家多年填满菜籽油的肠胃,依然想念家里二两猪油的芳香。直到现在每次回家,爸妈总学当年的爷爷奶奶,早早准备好一坛小而精致的猪油,让离家的时候稍上,说在外吃饱饭,对自己好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