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云南省保山市的百花岭,拍鸟的人应该是无所不知吧!那里真的是鸟的天堂,鸟的乐园!不信你就跟着我的镜头走进这百鸟园吧!

…………………………………………………………………………

血雀,百花岭的明星鸟,也是一种比较难拍的鸟。为了拍它,天不亮就背着沉重的包袱,扛着脚架翻山越岭走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最后终于如愿以偿拍到了,腿也疼了好几天。

剑嘴鹛,在中国种群数量极为稀少,在国外也不多见,属全球珍稀濒危罕见鸟种,所以,要拍到它也不是一件易事。

大黄冠啄木鸟,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2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低危(LC)。也应该是百花岭的明星鸟。为了拍到它,我们连续去了两次17号塘。

纹背捕蛛鸟,为太阳鸟科捕蛛鸟属的鸟类,俗名芭蕉鸟。喜欢它长长的弯钩嘴,也拍了不少不同姿态的纹背捕蛛鸟。

斑胸钩嘴鹛,活泼且有趣的一种鸟,喜欢双重唱,雄鸟发出叫声,雌鸟必回应。

隆重出场的是个人很喜欢的锈额斑翅鹛,也叫栗额斑翅鹛,是画眉科斑翅鹛属的一种。

黄颈凤鹛,小巧玲珑,活泼可爱,发型超酷的小小鸟!

绿嘴地鹃,仔细看,绿嘴地鹃的眼睛很奇特,眼外周裸露皮肤繁殖期为赤红色,非繁殖期为暗红色。遗憾的是只能远远的拍到一张。

灰卷尾,长长的尾巴,有一双火眼金睛。

红嘴蓝鹊,一种常见鸟,以前在重庆拍过,百花岭的红嘴蓝鹊与重庆别无二致。

橙翅噪鹛,也在重庆金佛山拍到过,样子有些区别。

红头噪鹛,很爱干净的小鸟,时常看到它跳入水中不停地洗澡。

红翅薮鹛,百花岭的常见鸟,不过就像其它常见鸟一样,对初次到百花岭的我们来说也是第一次见哟!

灰眶雀鹛,小巧玲珑,也是一只爱洗澡的小鸟!

大拟啄木鸟,凭着它那大大的嘴巴,几乎成了林子里的老大,其他鸟儿见了它就跑。

蓝喉拟啄木鸟,看了它喉咙的毛色,就知道它名字的来历了,也不会和下图的金喉拟啄木鸟弄混了。

金喉拟啄木鸟

黄臀鹎,常见鸟,拍了不少飞版。

纯色噪鹛,通体近褐色,有鳞状斑纹。此鸟每年要吃大量的害虫,对农、林都有一定益处。

红胁蓝尾鸲,是一种常见鸟,在中国繁殖也在中国越冬,既是夏候鸟,也是冬候鸟。

大仙翁,貌似雄鸟都比雌鸟漂亮,所以,上图为雄鸟,下图为雌鸟。

棕颈钩嘴鹛,小巧灵动之鸟,喜欢上蹿下跳,活跃得很。

橙腹叶鹎,绿色精灵。

银耳相思鸟,与之前拍过的红嘴相思鸟对比,看它的耳朵就好辨认了。

黄颊山雀,又一只发型超酷的小小鸟。

褐喉旋木雀,体型娇小,一身褐色,即使停留于树干上也不容易看到。

栗腹矶鸫,雄雌异色,上图为雄鸟,下图为雌鸟。

紫啸鸫,浑身油亮,深紫色,混杂在灰翅鸫中,差点看掉。

长尾奇鹛,也有一双火眼金睛,虽然体型较大,却喜欢拖着长长的尾巴四处蹦哒。

黑头奇鹛,非常活跃的一种鸟,频繁地在树枝上跳来跳去。

赤尾噪鹛,已经被拍成了菜鸟,再看到它时好多鸟友都不想再按快门了,其实拍出它的不同姿态,尤其是动态还是满有意思的。

小鳞胸鹪鹛,这小鸟形似老鼠,体型极小,喜欢在森林地面急速奔跑,见到它很不容易,拍摄时更为困难。

火尾太阳鸟,这次拍片似乎与太阳鸟无缘,很少看到太阳鸟,即使看到了,也拍得不理想。留点遗憾期待来年。

与血雀争艳的蓝喉太阳鸟。血雀来临时,大气都不敢出,这只鸟混在其中,只抢拍到三两张。

蓝翅希鹛,喜成对或成小群活动,性活泼,常频繁地在树枝间飞来飞去。

丽色奇鹛,是海拔迁徙的候鸟。

绿翅短脚鹎,是一种常见鸟。

金色林鸲,体型娇小而优雅,性胆小,常在灌木丛中活动,拍摄较困难。

灰翅鸫,一种常见鸟。

凤头雀嘴鹎,喜欢成对或小群活动,毛色漂亮,一朝前竖立的黑色羽冠极有特色。

栗头地莺,体型娇小,性胆小,在灌木丛中蹦蹦跳跳,很难拍摄的一种小鸟。

红喉山鹧鸪,善于在地上迅速奔跑,仅在危急和迫不得已时才起飞。

竹鸡,亦称“泥骨骨”、“竹鹧鸪”、“扁罐罐”。

橙胸姬鶲

酒红朱雀,和重庆金佛山的酒红朱雀不一样吧?

重庆金佛山的酒红朱雀。

在百花岭拍摄的时间里,每天亲近大自然,倾听鸟儿们欢快的鸣叫,追逐鸟儿们活泼的身影,捕捉鸟儿们可爱的姿态,心情格外舒畅!

百花岭,是鸟儿的乐园,也是鸟友的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