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过年还有半月的时候,与温姐总也联系不上,大年过后,到她家拜年去,是我夫妻多年延续下来的铁律。
  温姐是妻子的老同事,同为园丁,她们风雨同行,在校园辛勤耕耘,携手相伴二十多年。
  温姐退休前与我妻子同在一个教研室,两人桌靠桌,头对头,虽然任教的学科不同,但两人天生投缘,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取长补短交流工作经验,也唠人生与家庭。
  即是没空说话,两人互相瞅瞅也心领神会,真乃心心相应。温姐大我妻子十岁,总以大姐姐自居,问寒问暖,我家里的事情,她常挂记在心。

  温姐年青时也好样样,二楞楞眼瓜子脸,机灵劲儿就像李铁梅。怎奈老天爷护花不力,使她家庭负担过重,疾病缠身催人老,头发早早就花白,额上布满道道纹。
  乳腺增生,胃经挛等几种病折磨着温姐,她平时急匆匆到校,就带几片干馍馍,许多付食不能进,吃不对,疼起来,抠住腹部出冷汗。可温姐真坚强,一到校就挺起腰杆,所带领的班级年年在前列。
  温姐娘家有三个弟弟,长姐如母,那一个娶妻她也没少操心。丈夫在工厂当段长,有一年生产中出故障,为了护厂救工人,他落下残疾,心强的人常自责,因病提早退休后,闷闷不乐又得了抑郁证。
温姐真难,看病医疗,里里外外家庭生计,只能靠她独扛。多年不置购一件新衣服,洗的发白也一直穿,不节省不行啊,还要供儿子上大学。

  再苦再难,付出再多,温姐无怨也无悔。苦自己扛着,心里却还怜惜着同事姐妹。
  记的那一年,学校组织团购房,小红本一次性付款,咱东拼西筹怎地也筹不齐,夫妻俩枕头上碾转反则,不甘心错过这难逢的机会,愁了一夜,妻子眼角挂着泪。
  妻子心事重重到学校,桌对面的温姐早看出了妻的心思。

‘’ 妹,你是不是房款筹不齐?‘’  

‘’ 姐,你不要操心,我正在想办法呢,‘’

‘’ 能想出啥办法,你的家底,我还不知道 ?不用愁了,短几万和姐说。‘’

‘’ 你身体不好要看病,也买房,就靠工资积攒,弄不好也得筹借款,姐,说啥也不能让你再操心。‘’  

温姐匆匆上课去,没与妻子再应答此事。

第二天一上班,两人桌对桌坐着,还未多聊,趁教研室没人,温姐从挎包里掏出一个报纸包包,推到妻子面前,‘’ 不要嫌少,这是姐的心意,不能推脱!‘’

温姐两眼盯住妻子,眼神语气不容质疑。两人推来推去,推的温姐直生气。

‘’ 姐,我不知该说啥好,你还那么难。‘’ 妻子眼湿情难控……。

温姐怜惜地盯着我妻,’‘ 啥也别说了,姐比你强 !能有办法。咱姐妹这么多年了,依姐的!‘’

妻子含泪捧住了这沉甸甸的三万元……。

  一切如期顺利,第二年我全家欢欢喜喜住上了新楼房。 暖房时,在饭馆摆了两桌,左叫右叫,恩人姐姐就是推脱有事不过来。她就是这样的人,在你难中时总是挺身而出,当看到你平安顺利时,她就悄悄退一边。
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况且温姐给咱的是涌泉之恩,所以如何回报温姐就成了我夫妻未了的心愿。
那年假期,无意中听说温姐住院了,夫妻俩连夜租车去医院。看着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输液的温姐,我一个大男人家也禁不住泪儿滴……。
  瞅瞅拧撑着与我们露一丝微笑的温姐,我夫妻哽咽的没话语,温姐啊,这么大的病做手术,你怎么不吱一声儿,知道你不想劳别人,可这大的事儿怎能悄悄地,让我夫妻愧疚难安 !
病房外,长椅上,温姐小弟与我们坐一起。聊起了病情,聊起了温姐的点点艰辛。当他知晓我妻子的姓名后,一桩迷底被揭起。原来温姐与妻子筹措学校的购房款时,温姐当时只筹够自己的,为解我们的燃眉之急,她先拿出自己的三万元,帮了我们,她自己让小弟小额贷款了三万元。

我们后来还款时,她只字不提,自己悄悄还上了利息。暗香浮动,大爱无痕,温姐啊,温姐,暖彻我们心扉 !


  血缘亲姐又怎样?我夫妻躲到走廊拐角处,我一把泪,妻一吧泪,纸巾湿了一沓沓……。
不是亲姐,胜似亲姐,温姐啊,温姐,你艰难中的雪中送碳,暖了我们,却累苦了自己。如此恩深义重,天地也会感怀,我夫妻今生能遇到你,实乃大幸哪 !
我是长兄,妻是长姐,命里都没有血缘亲姐,苍天有眼呐,赐与我们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姐姐 !
我与妻子加入看护队伍,轮流照应,手术成功,恢复顺利,温姐脸上显出了难见的红润,终归老天长眼,善人得到了福的回报 !
  温姐的儿子小时候就跟着妈妈常来学校,聪明懂事嘴儿甜甜,声声

‘’ 阿姨 ‘’ 嫩音儿脆,极讨温姐同事们的喜欢。

  在体贴父母,发奋苦读中他一路成长,大学毕业后去一外资企业,工作很是出色,却迟迟锁不定意中人。

我妻子得知此事后,讯速撒网,从自己的往届毕业生中,四处打听,很快瞅中了一位,是当年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如今出落的挺拔俏丽,是一名內科医生。妻子牵线搭桥,两位年轻人一见鈡情。而温姐也了解这位曾经的好学生,因而对这桩婚事十分满意。

  成就了姻缘,温姐左谢右谢,非要按当时行情给红娘礼钱,妻子拒不过,收下了500元喜钱,温姐才露了满意。
  温姐就是这样,她帮了你,从不挂心,你帮她一点,念念不忘。
  温姐的儿子结婚一年后,喜得贵子,她的精神也欢快许多,我们为温姐綿綿后福而倍感高兴。
  每个大年过后,去温姐家拜年早成铁律,至从温姐有孙儿后,我们除了给温姐买些年货礼品,总要给温姐的孙孙拜年钱,从开始100元到后来200元,连年不断。
  随着孙孙的一年年长大,温姐心里也打起算盘,与我们玩迷藏。我们要拜年去,打电话问她在不在?她不是说不在,就是让明天再来,我夫妻心底儿名白,她就是想躲避我们再给她孙孙拜年钱。于是我们改变战术,有时就‘’突然袭击‘。
  时光荏苒,转眼温姐退休已十年了 。平是她照看孙儿上学,还的料理老伴,我们两家各忙各的,如谁家有事,只要听说到了,第一时间准会及时到达。

  温姐喜吃自己材料加工的月饼,说是对她的胃口好。每年中秋节前,温姐早早地就托她儿子将甜酥可口的月饼送到我们家里,不让回礼,也不让看她去,说你们忙,好不容易息下,先走自己的亲戚。
  温姐啊,你带给我们今生的这份厚厚恩情,綿綿爱意,究竟让我们怎地儿回报?
  今年年前,我们提前打探,就怕温姐与我们做迷藏,拧要躲到孙儿开学后。
与温姐儿子电话联系,他说他工作调到海南公司总部,他们全家都到海南去过年,是真是假我夫妻有怀疑。
  温姐与妻子有微信,尽管温姐不熟练,平时还总能有应答,一到过年怎无音讯?只听到他儿子电话里转达着,温姐对我们的祝愿与爱意!

  年三十儿,叮铃,叮铃,温姐来微信视频了……。

我夫妻抢着点手机。‘’ 大姐,大姐 ‘’ 抢着叫。温姐比去年端午时候消廋了,但人很精神,还是她的一头银发,与我们微笑答应着。 

‘’ 大姐过年好!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啊,一过年我们就看你去‘呀 !’‘’

‘’ 不要,不要,我去了海南,过了年抽时间我就回去呀 。‘’

妻子故意蒙她,‘’ 年前还有人见过你,怎就到了海南哩,姐,你要躲着就不对哩 。‘’
温姐急的 ‘’ 真的,真的,老院拆迁后,海南就买了房子,儿子工作已调过来,儿媳孙儿年后也会手续办都过来。快你们保重吧,不要接济 。‘’ 叮铃铃,微信挂断了。
我与妻子还是将信将疑,谋定在当地再打听打听,温姐到底在那。日子越过越好了,怎能忘却我们生命中的贵人,恩人?岁月不绕人,报恩不能总延后。
‘’ 要不这么地,我们女儿女婿不也都在南方上班吗,温姐如确实在海口,我们就买四张机票,往南飞?‘’ 我一提议,全家人积极响应。妻子补充道,‘’ 那么就这么定了,机票有价情无价,飞到海南寻姐姐!‘’

图片来自网络公开平台,

感谢原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