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3

题记——

这里有庄严肃穆的千年古刹。

这里有彻夜不息的夜市灯火。

这里有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木。

这里有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

这里有气势磅礴的大象营盘。

这里有惊险刺激的丛林飞跃。

这里是——清迈!

  清迈——大隐于浓郁森林中的佛国都市,也是泰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发祥地,曾长期作为泰国前身兰那王国的首都,位于泰国北部,距现首府曼谷750公里,平均海拔虽只有300米,但对于泰国来说,算是泰国的高原城市。东部为坤丹山脉,西部为英坦昂山脉,山峰多在2,000米以上,主峰英坦昂峰是全国最高峰,海拔2,576米。中部为宾河流域,典型的热带雨林气候,滋润着生生不息的泰国人。

境内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古木参天,彰显着悠久的历史,寺庙林立,映射着灿烂的文化。只有台湾岛三分之一的清迈古城,却拥有300多座历经二千余年的大小寺庙,只不过转过一个街角,呈现在眼前的就是另一座千年古刹,或沉郁亘古,或金碧辉煌,或祥鸽盘旋,或吉象迎门。寺中游客,络绎不绝,摩肩接踵,肤色不同,佛道相通,净手赤足,顶礼膜拜。

清迈第一大寺——金碧辉煌的清曼寺!

  清迈最古老的寺庙——残破依然壮观的契迪龙寺!

  在泰国,95%以上的人,都是佛教徒,他们从出生洗礼到成年,都要有在寺庙修行的经历,因此,在寺庙中随处可见赤足潜行的小和尚。

无论寺庙大小,凡欲进殿朝拜者,均须穿着整齐,赤足膜拜。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摩肩接踵,但均屏声敛气,诚心向佛。

清迈最高的寺庙——素贴山双龙寺!

古城墙边树参天

街角巷口花绽妍

萍河之水穿城过

知我偷得半日闲

  粗壮的树杆上可以嫁接出奇异的花朵!

  历经风雨积淀历史的古城墙

  瞧这一挂火红,从房檐一直垂落地面,煞是抢眼!

漫步徜徉在清迈街头,随处可见参天古木,花花草草,街道两边,小店飘香,或是辣得冒汗的咖喱炒饭,或是新鲜可口的各式瓜果,或是制作精美的小巧挂件,或是浓郁喷香的卡布奇诺,站定这样的街头,你什么也不做,也无需做什么,你已醉在那街头,且已醉得深沉!

更让人销魂的是这周末夜市!

  整条街灯火通明,或许蜗居了一天的人们,一下子都苏醒了一般,喧闹的集市上人多的挪起步来,街道两边摊位上的小商品,真是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这时候再也不艳羡那些坐在咖啡厅里啜饮咖啡随意打发时光的欧洲人,此刻却一面墙似的挡住我的视线,那粗糙的皮肤,长而卷的体毛,身上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可就偏偏站在你前面,乌里乌拉地讨价还价,丝毫没有挪步的意思。

还是挤过去吧,将那傲慢甩在身后。

  排列整齐的象阵

  这些都是根雕哦!

  制作精美的香皂!

  令人垂涎三尺的螺蛳粉!

  这一盘盘不知名的水果,我怎么也挪不开步了!

午夜已过,周末夜市依然喧闹。

双腿已不是我的了,只是在机械地摇摆。

可这夜市的尽头,依然在霓虹灯火中朦胧。

街市一角,那自发的乐队依然将异国情调划破夜的深沉。

这就是慢调生活。

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将自己沉醉在这片夜色里。

在前往马莎大象营的路上偶遇兰花园。

虽然已错过了兰花怒放的季节,但那看似颓败的园子里,依然零星绽放着奇异的花朵。

  这些姹紫嫣红,都是无土栽培哦!

与大象邂逅于马莎大象营

设若在清迈不骑一回大象正如在国内没有与熊猫嬉戏一般令人遗憾,况马莎大象营位于清迈北部15公里处高山雨林之中,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深沟大壑,飞瀑流泉,倘若这些依然无法令你放下尘寰,拥抱自然,那么据说那营中聚集百余头大象,且不说数量空前,单就牠们个个身怀绝技,通灵透顶,足可以令人神往。

一大早,景区观光车准时免费接送,沿着城中萍河之水向北穿出市区,视野豁然开朗,路两旁椰林摇曳,直刺蓝天,田舍俨然,飞鸟蹁跹。

半个多小时,隐约可见泰国第五大高山呈现在面前,愈望上走,山路愈陡,林深树密,遮天蔽日,偶听象声穿林,抬眼处,于道旁立硕大国王王后巨幅照片,车便于岔道处斜坡而下,直至谷底,谷底河流湍急,咧咧做响。跨过浮桥,始见数十头大象圈养于栅栏之内,与游客嬉皮不止。

下得车来,在导游的安排下,先排队骑大象。看着这庞然大物,心里着实发怵,待到爬上阁楼,在象师的协助下,坐上象背上的座椅,象师缓踢象耳,那庞然大物,便迈起粗壮而结实的大腿,缓步向丛林中走去。看似笨拙的大象,行走在坎坷不平的丛林之中,却稳如泰山,毫无颠簸之感,遂取出被拉链封锁在口袋里的手机,沿路拍起照来。


  骑完大象,照导游吩咐,买了大象喜欢的香蕉和甘蔗,向先前看到的数十头大象前走来,我们要与大象近距离接触——喂养大象。

我那颤巍巍地举着香蕉的样子,远不如大象们热情,牠们伸长本就很长的大象鼻子,热情地向我打着招呼,等我趋近大象,那大象倏尔用长鼻子将我手中的香蕉吸走,鼻子一弯,嘴一张,那香蕉早就入了肚,还没等我缓过神来,那长鼻子又伸到了我的面前,并欢喜地打着响鼻。

我索性将我手中的食物一股脑地都喂给那头热情的大象,不成想旁边的一头更大的大象也向我伸出了长鼻子,我便一手拿着香蕉,一手拿着甘蔗一并喂了起来。

等我手中的食物喂完了,或许是因了那些微不足道的食物,那两头象,竟然高举着鼻子向我欢呼起来,在象师的指引下,让我也亲近亲近大象,我便怯怯地上前,摸了摸大象的长鼻子,又摸了摸大象的长牙齿,那两头大象更加欢愉了起来,竟然趁我不备,竟然性侵起了我,两只大长鼻紧紧抱着我不说,先前被我喂的多的小象竟然毫无顾忌的香吻了我——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满脸羞愧——为我的拘泥,也我我那微不足道的食物!


  大象洗澡的时候到了,牠们一个个在象师的牵引下,走进了湍急的溪流,牠们互相喷着水,嬉戏着,打闹着,或站或卧,站在岸边的我,只不过讥笑起其中一头大象竟然在溪流中排起粪便来,旁边的一头大象便对我不依不饶,一个劲地向我喷起水来,害的我旁边的人也都成了“池鱼”,虽都湿了身,但和我一样都被那象的执着大笑起来。

  铃声响过,大象竞技比赛开始了,我和其他人一样,一步三回头地向大象竞技场走去。

  训象师哨音刚落,数十头大象,排着整齐的方队,迈着划一的步子,昂首阔步地向场中走来,最有意思的是那领头的两头巨象,竟然用牠们的长鼻子抬着一副横幅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赛场。


  鼻衔尾,尾拖鼻,悠然自得,绕场一周,向观众门打着招呼。

  首先表演的四头大象,分别用前后左右四条腿弯曲,那四个训象师便灵巧地踩在弯曲的象腿上,攀上象背——原来骑大象竟然这么简单,毫不费力,更不像我非要爬到阁楼上,才上得了大象的背!

  音乐响起,既而出现的大象,竟然随着那欢快的音乐跳起舞来,个个摇头晃脑,步履蹒跚,那长鼻子,或高扬,或长垂,或打着卷,或抡着溜圆,憨态可掬,观众席上,山呼一片。

更精彩的大象上场了,两头大象组成足球队攻方,一头大象魏然站立在球门之内,牠们要上演一场激烈的足球大战。

  只见其中一头大象得球后,猛然抬脚,“通”的一声,那球“嗖”的飞了出去,直撞球门而去,那负责守门的大象紧张地挥舞着长鼻子,准备拦截,那空中的球却从横梁上飞了出去,那守门的大象,手舞足蹈,前腿直立,打着响鼻。再看那失足的大象,低头垂鼻,连连蹭着同伴,好像在道歉。第二回合开始了,两头大象得球后,并没有贸然开脚,而是互相传递,靠近球门,并且虚晃了两下,向球门发起攻击,不料却被守门的大象用长鼻子挡了出去,那头又一次失足的大象恼羞成怒,竟然用嘴衔住足球,在另一头大象的掩护之下,连球带象撞进了球门,而后也象那守门的大象一般,雀舞了起来。



  与人比试投飞镖、大象们团体协作共同伐木、堆木,一个个表演让观众们掌声不绝,更让观众们大跌眼镜的,那些庞然大物们竟然画起了画,而那画,不管是水粉,还是素描;不管是简笔,还是油墨,幅幅惟妙惟肖,真伪难辨!

瞪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这个陆地上现存最庞大的动物——大象的作品哦!

行走在树冠之间

初到清迈,随处可见庄严肃穆的千年古刹,四周环山,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且不说沿街两行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也不必说数不胜数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木,但就彻夜不熄的夜市灯火,给人们营造的只是一个安静祥和闲适安然的慢节奏生活模式,其不知,这只是清迈人生活的一个方面而已,熟知清迈的旅者,仅仅在清迈这种慢节奏的生活圈里停留两日,稍作休整,便会去体验清迈的另一种生活模式——那就是彰显速度与激情充满冒险与刺激的高山雨林丛林飞跃!

清迈市北15公里外,已然进入高山雨林区域,随处可见高大粗壮的芭蕉林,直入云端的椰子林,还有不知名的树木,浓荫蔽日,车随山转,翻山越岭,再往云端处爬行16公里,始见丛林飞跃之巨型画卷。


  进入游客中心,随机组团,依次排队,每一团队最多只能是八人,各配备教练两名,起初茫然的我,甚是不解,因为我们前面已然组好了四个团队,甚是焦急!

  终于到我们披挂上阵了,瞧上图中的我,头盔、护套,保险环扣,一应俱全,戴在身上,叮当作响。我们换乘景区内专用越野,向丛林更深处驶去。


  那越野车可真是野性十足,于无路之处奔突前行,将我们的惊叫声淹没于隆隆马达声中,丝毫不顾我们的感受,当我们的嘶喊声完全被纷至沓来的惊恐征服之后,我们已来到了丛林最高点——离地面相对距离80米高的突兀而出的平台前,看着面前的深沟大壑,我们已忘记了惊恐,一个个脸如蜡黄,寂静如这死寂的山谷,待到听教练说要攀过长达50米的云梯,到达挺立于深谷中那颗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古栎树冠上,我们沿着云梯望去,惊呼声爆发一般响彻山谷,当即就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女生颤着哭腔喊着要回去,教练说,车已经走了,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跟着他顺着钢索滑回去,一行众人,尽皆面如土色。

  随团当中,只有我一个长者,那教练便将目光锁定在我的身上,无奈又无辜的我,慢慢地挪至崖边,教练三下五除二给我套好了保险环扣,将我放在第一块悬空云梯上,风吹梯晃,每踩一步,仿佛那云梯晃动便增加一分,双手紧紧攥住绳索,两股依旧颤栗不止,好不容易挨到了尽头,脚下所踩之物,乃是高余百米的古栎树冠之上,围绕着七八人合不拢的树身周围不足三平方米的平台上,那头上的冷汗早已湿透了衣衫,紧贴树身,抓牢保险环扣,再不敢俯视。


  待到其余七个人在凄厉的叫声中依次上了平台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每组最多八个人,因为那小小的平台已容不下更多的脚!

那教练算是杠上我了,又是第一个给我套上环扣,趁我不备,轻轻一推,那刚才还在暗笑别人杀猪一般的叫声一口气响了300米方至。

  睁开眼,又是另一个树冠的平台,如此再三,恐惧已渐渐消退,就连最初的那两个学生的脸上,也露出了笑脸。


  用绳索与木板构建的悬挂在两树之间仅能一人通过的空中栈道!

  虽然看不到谷底,但我们毕竟走在飘摇不定的树冠之上啊!

  又是一个高难度——钢索自行车,退,已无路可退。只有一路向前,挑战极限,战胜自我,才能走出这片深不可测的丛林!

  惊险刺激的40米垂直速降!

  颤巍巍地站在树身平台上,还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就被几近“残酷”的教练猛推一把,就从那窟窿里坠了下去!

啊——那一声惨叫,可真是将三魂六魄都交付给了这深不见底的山谷!

人已在树下的另一个平台站定,但那散飞的魂魄却迟迟难以回归正位,甩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长舒一口气,正欲收回魂魄,但头顶上另一个队员的惨叫,又将刚欲回归的三魂六魄惊得是七零八落!

  这里有两条路可以选,这摇晃不定的蜘蛛网该怎么爬啊!

  那蜘蛛侠在美国的大片上才见到过,那蜘蛛侠是红的,我,却是黑的!

  行走在树冠之间,一路下来,共历经32个树冠平台,长度达600米的滑索两个,300米的滑索四个,云梯两处,空中栈道两处,蜘蛛网两个,40米速降一处,超长大滑梯一个,整个过程历时三个半小时!这令我担心、害怕、惊慌、失措、惊叫、欢呼的丛林飞跃终于结束了!

每站定一个平台,每增添一份信心,愈战愈勇,斗志倍增。这是力量的挑战,这是胆量的挑战。不经风雨,怎见彩虹。没有挑战,何谈成功。或许,这就是人生中的历练,只要有付出,必然有收获,人生就是在一次次付出和收获中,历练自身,且自强不息!

  穿,如雨燕之穿帘

攀,如灵猿之攀援

展,如大鹏之展翅

站,如古栎之稳健


  拜县,位于泰北之北的山区城市,北与老挝接壤,这里山路宽阔,山峦之间,少有桥梁涵洞,所有道路均因山势走向而建,且均为长纵大坡,没有一段平坦的路面,因此,这里得到自驾人的青睐,是自驾人的天堂!

  从清迈往北不知道翻越几座大山,也不知道拐了多少弯,历时三个半小时,直至胃里吐无可吐,终于抵达拜县。

  沿狭长弯曲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拜县公路,有十五个大小风景各异的景点,景点与景点之间没有旅游车辆,均需租车自驾前往。拜县一街两行,都是出租车辆的出租公司,有各种车辆供游客选租。

  因路况不熟悉,交规又相反,我只能租一辆摩托,开启休闲自在无束缚全天候自驾游模式。

油门轰到震天响,热风扑面,衣袂飘飞,我的风景我做主,停留多久就多久,好不畅快淋漓。


  大秋千,是我们第一站,远望那颗树,笔直高大,树杆光滑,绝无旁枝,于那高于百米的树叉上,垂挂两条满手握的绳索,于绳索底端横有一方看似斑驳的底板,站立于上,我欲不动,风摇不止,亿童年,年年荡秋千,哪有此等威武,此等悠闲,快哉乐哉!


  黄房子,据说因一偶像明星曾经住过而出名,别墅式建筑,独矗于高坡之上,面南,低洼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田园,白云衔山,飞鸟蹁跹,好一个住处!

  中华民俗山地村,这里呈现的都是史前时期华人迁徙之后留下的石器、陶器、青铜器时代的遗物,令人叹为观止,唏嘘不已:有太阳朗照的地方,就有我们中华民族留下的足迹!

  云来寺,位于拜县西部,登上云来仙台,顾名思义,闲云弄衣袂,伸手可擎天,站上仙台,可一览拜县风光。

  沿途随处可见高大的树木和成片的椰子林。

树干上也能结出这么大的菠萝蜜!

  二战大铁桥,是我在拜县看到的唯一的一座桥梁,历经了二战的战火洗礼,那钢制的桥栏上,还遗留着斑驳陆离的弹痕,这标志着英勇无畏的泰国人抗击法西斯的光辉历程。

  粉红房子,小黄房子,倒立房子,都是当人们开发了这个自驾天堂之后所建立的别墅式房子,建筑风格迥异,设计独特,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拜县大峡谷,是拜县公路十五景点之一,也是我驻足时间最长的地方。

公路边显示着大峡谷的标志,抬眼却看不到山的存在,怀揣一肚子狐疑,往里走去,展现在眼前的却是深沟大壑——原来,我就站在峡谷之巅!

  原来这峡谷,到处是断崖破壁,崖面上有纵长的不规则的断缝,且浮有细细的尘沙,只能移步滑行。崖两侧,便是郁郁葱葱的林海,崖下树梢均需俯视,好险啊!

  真服了那老外,还是俩女的,怎么过去的!

  那是一处断崖!

  滑步前行,挪至崖边,那崖与崖之间也就一两米宽,跨是能跨过去,但瞅那崖上,非常圆滑,且那崖上有厚厚的浮尘,很光滑的样子,在妻女的顿吓声中,终于却下步来,只能“望洋兴叹”了。

脚踩古木树冠,腰间祥云蹁跹,

惊鸟穿裆而过,毛孔登时水淹!

不顾妻女惊呼,我仍以崖试胆。

眼见浮土坠谷,崖高风急腿颤!


在拜县,随处可见这种闲散式的花园别墅,面南,是一方池塘,池中鱼儿也似我般悠闲自得其乐;东面是豪华的室外游泳池,池水清澈,设备齐全;西面,是一个偌大的高尔夫球场,绿茵起伏,似绸如缎。

  晨起,空气清新,翠鸟声碎,无需咖啡,泡一杯清茶,坐在阳台的圈椅里,向那初升的朝阳,慵懒地问声好。

  别了,清迈!

给过我闲适慵懒的慢调生活。

别了,清迈!

给过我惊险刺激的丛林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