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狗年春节,我回广州过大年。回到我婆家陪陪老人。多年没有回广州过年,非常渴望体验广州的年味。

一、大年三十迎春花儿开

婆家在美丽的白云山脚下。小区里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小院子,院里院外鲜花怒放。

广州人过年都要逛花街。而我时间实在有限,没时间逛花街但我却抽空把小院子的花花草草都用相机拍了遍。

你看这家炮仗花,一簇簇盛开在院墙上,红红火火怒放着,就像倒挂的鞭炮

许多院里院外都盛开着美丽淳朴的茶花,有红色有桃色,有白色有粉色,深绿色的叶子郁郁葱葱

有一家门口盛开着奇异的花,我叫不上来名字。但却感觉像超大版的多肉的植物

几株月季,几株玫瑰,无拘无束的绽放。

小区里金灿灿的年桔和菊花喜庆的迎宾。

花坛上的吊兰和刺梅互相辉映相得益彰。

一串串杨桃成熟的挂在树上

一枝含苞未放的紫玉兰出墙来

突然发现这朵小花竟然是牛油果的花,感觉十分惊奇。

一树一树的芒果花包围了这家院子

我婆婆家的水仙花幽香洁白,芬芳袭人。玫瑰花朵朵艳丽逼人

而百合花却含苞待放,令人期待。从一隅鲜花见遍地鲜花,广州不愧为花城的美誉不愧为鲜花盛开的现代都市。

二、大年初一走读西关

西关是广州市开埠最典雅的代表街区,西关美女,西关美食,还有西关的大屋,充满着广州神奇传说,吸引了我大年初一走读西关

走西关,当然是从陈家祠走起。这座流芳百世的陈家祠。是广州著名的古建筑,祠里陈列着许多古董艺术品。

大年初一,这里游人如织

奇怪的是广场上萌萌宠物的迎宾不是旺旺旺,而是一只小猴子,差点以为我穿越到了猴年。

西关的残墙花草留下许多遐想,西关断壁与广州新貌重重交叠。

大年初一街道上卖花的买花的依然从容

两位热爱骑行的户外朋友,正在享受着西关清静的小街。

主妇们依然可以在大年初一逛菜市场。这跟我的老家海南岛完全不同。

听说访亲拜友要带一小袋苹果去,主妇们精心挑选。

街角横七竖八的堆集了许多辆共享单车,不知为何它不能整齐的排列。

整洁干净的西关小巷。

这一处典当行的遗址,让我想象它当年的繁华。

典当行的后院呈现出上个世纪初碉楼的建筑风貌。窗户很小,作用于防贼防盗

偷窥这个大门,这里或许是曾经是谁家的深宅大院。T它T它的嘎拉板声恍若由远而至。

穿过这片林立高楼。就到达了西关最繁华的上下九路。据说这里是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最早的步行街。

大年初一的广州人逛街会买些什么呢?瞧瞧,几乎人手一个风车。估计是讨个顺风顺利的好意头吧

远远的看到了许名百年老店的招牌。莲香楼,陶陶居,平安大戏院,广州酒家……

张灯结彩,游人如织的繁华景象,你不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处即古老又新潮的闹市。

城市雕塑,默默的向你诉说着西关的过往。

这一家子到此一游照,打断了我对城市雕塑的欣赏,使我的兴致戛然而止。瞧瞧这家孩子从小耳濡目染不文明的举止

这坐中国旅游城市标志,再次激起我继续走读西关的乐趣。

藏在西关小巷里的美食小吃,琳琅满目。食在广州,味在西关,名不虚传。

外地小吃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进驻广州。

西关街道上,喜气洋洋的广州人沐浴在春风雨露中。广州的年味,写在她们不经意的笑容里。

大年初一,广州市民喜欢一家其乐融融的逛街。还有那句有钱没钱买枝花过年的风俗深入人心。我是眼见为实了。

三、叁观新广州标志性建筑广州塔

初一下午,我从西关转到了广州的河南。目标朝广州塔。

这座赤岗古塔与广州塔合称为双塔。

广州塔倒映水中,别有一番韵味。

蓝天白云下,有轨电车车站屹立在河边。

透过层林,广州塔婀娜多姿的挺立

广州塔下的珠江河对面珠江新城的高楼大厦,耸入云端。

我默默的等待夕阳西下的时刻,看人流穿梭,欣赏小蛮腰的诱惑。

背靠小蛮腰再望珠江北岸,摩登大楼挺立,霞光熠熠,灯光璀璨,处处流光溢彩。此情此景,怎能叫我不流连忘返?

美景无限依依不舍,仍然无法抵住广州战友点都德夫妇深情厚谊的美食之约。搭上有轨电车朝万胜围珠江边农家乐品尝地道广州美食


四、大年初三盛开玉堂春

大年初三我们准备离开广州返回海南岛。临行

前突然发现,邻居家的小院门前的那株含苞欲放的紫玉兰盛开了。邻居阿姨喜气洋洋的告诉我花的学名叫玉堂春

广州的年味在朵朵的鲜花艳丽中,在浓浓的民俗风情中,在高高的节次鳞比的摩天大厦中,在熠熠闪烁的彩灯里袅袅的萦绕。再见!广州。大年三十到初三,我在广州过了一个不寻常的春节。

海南乡村旅游达人南沙贝摄影/图文/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