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只是匆匆两日,严格的算来跨越近千公里,回一次家,实际团聚并不足48小时。越来越感觉这样长久的漂泊,让相聚如蜻蜓点水一般轻浅,总是不免辜负那样热切的期盼与等待。

这次离开家,儿子格外留恋,懂得留恋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但却也是必要的成长。从昨晚就开始与我探讨,可不可以调一天班,多待一天?还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去济南,为什么不留在沈阳呢?是啊,现在看来几乎让我无地自容的问题,这一行除了丰富自己的人生感受之外,便再无任何收获了。于我而言这样的经历总是一种丰富和美好,但是对于家人特别是对于孩子,恐怕是强加的了,因为选择是我做的……

我发觉,现在每个临行前的夜晚,孩子都开始变得敏感而不安,他开始掌握了一个规律,这个夜晚过后,就将是一段“漫长”的等待,在近一个月的时间不再有“警匪追逐”的激战,不再有“草船借箭”的故事,不再有“乡愁四季”的歌声……我是最怕直面孩子的不舍的,所以故意要这个话题简单化,告诉他爸爸需要工作,单位有事情必须要回去,没有商量的可能。我必须坚决的拒绝,不给他的“纠缠”留下回旋的余地。也是想让他知道人生的真相即是如此,有相聚之喜,便有离别之痛,也有无奈之苦……他那小小的心灵当然不会明白,有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明白与糊涂到底哪种更好一些。我的说辞他始终不肯接受,只是想我可以多留几天,哪怕多待一天,我清楚即便我再逗留一日,仍然不会满足他的渴望,我知道他没有错,而我呢?在改革的大潮中选择了继续坚守,选择了背井离乡,选择了远离家人,难道错了么?

  我着手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便开始缠着我了,缠着我抱他,在我身上不肯下来,他现在好重啊,腰腿和心里同时承受那重重压坠的力量。我一直说他太重了抱不动,其实最怕直面他泪汪汪的眼睛,我怕自己的眼睛会败下阵来。想想孩子还算好,他还可以用最直接的简单的方式表达不舍和挽留。我的心却只能暗自激颤,用力睁眼,用力呼吸,让泪水可以在更大一点的空间里容留,变长变浅,以不至于流下来,也让鼻孔里的淤酸得以松弛。

我告诉他爸爸还要工作,他又问我,工作重要还是孩子重要?这是多么好的提问啊?但是看似简单的问题,实际是包含着太多的相辅相成又相互对立的存在关系,是不可能轻易解说清楚的。但是我当然不会被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难倒,我反问他,玩和吃饭哪个重要?他说,吃饭。我说,那就天天吃饭呗,不要玩了,他又说那也不行啊。是啊,活着的很多选择,都不是非此即彼的,常常要在二者多者之间游移和取舍,在这其中为难,在这其中觉悟。所有坚忍可能都是人生的必要,至少可以让我们懂得珍惜吧,亲人,爱人,友人,还有一切一切的缘份。

我想说,我的孩子,你们就是我的爱啊、我的命啊,爸爸真心舍不得你们,爸爸真想使劲儿的痛哭一次,让那积淤的爱与无奈不要纠缠得如此厉害,宣泄了可能会松快一点。可是我却不能,只能强作豁达与乐观。如果真是做得到,便不会剩下自己时还如此回味。

  女儿还在卧室睡觉,刚才坐在地板上大喊爸爸,那样子想想都让心脏融化,如果不是后来我抱你磕了头哭起来,可能也不会睡觉吧,至少会陪我玩一会儿。可是妈妈哄睡着了,爸爸最后只能站在床头看你,告诉你爸爸要走了。你肯定不知道,你在爸爸心里多么重要多么可爱,你睡得好安静,昨晚睡得不好,咳嗽了好多次,每一次都让爸爸的心好疼。看你现在,肉肉嫩嫩的小脸蛋,茸茸的却立立的头发,嘴里还叼着奶嘴,两只小手不时还在抓来抓去,可能睡梦中还在抓玩具吧。

现在很想去形容你的美好与可爱,可是却发觉根本搜索不到词汇。我感到这世界上,你只能作为一个词汇本身被用来形容可爱,而不存在任何关于可爱的词汇可以去形容你。爸爸真想凑过去亲亲你,可是害怕惊醒你,所以只是闻闻你的小脚丫,一直幻想你会在我走之前醒来,至少和爸爸说一句拜拜,可惜还是没有。爸爸只能在你旁边轻轻告诉你:爸爸走了,拜拜。自己却控制不住眼里的一股热流,向下沉重的蔓延了,隐隐却也有些轻快。妈妈带哥哥在卫生间洗漱,所以不会看见,他还在淘气,免不了边玩边洗。一直都很不喜欢他洗漱的时候还不肯静下来,此时却觉得那嬉闹如此美好。

  走的时候,晶还在忙活家务,老夫老妻的关心和情绪都已沉淀得波澜不惊,倒也是好事啊,否则心脏必定再受一份撕扯。儿子洗漱之后立即又爬上我的身体,此时,终于还是放开了我,他和我一样用力忍着不要泪水流下来,我关门的一瞬间,还看到他那样用力的表情,含着泪却笑着喊:爸爸再见,爸爸再见……我的眼泪簌簌地淌下来,心更加紧的抽搐在一起,每走一步都成为了艰难的跋涉……

上了顺风车,奔向车站,换了场景,心稍稍舒缓,舒缓中略带茫然。家里的妻子与儿女,恐怕还要继续承受我走之后的那一点点空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