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让爱回家,把所有的温暖与感动都凝结于和亲人团聚的那一刻,用善良和感恩成就一场叶落归根的深情

——题记

(一)

我们一家三口在城里生活,年迈的父母住在很远的乡下,由于妻工作特殊,有时候需要在年三十和初一值班,妻和儿子便不能和我一起回老家陪父母过年,母亲见到我一个人回家,总是带着满脸的失落对父亲唠叨:“今年过年,我们的宝贝孙子又吃不上我给他做的粘豆包和花糕了",父亲也总是会回一句:″今年吃不上,明年过年时再给孙子做嘛”。

今年,妻不用值班,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过年,大年三十,饺子煮好了,我去父亲的卧室叫他去厨房吃饭,走到门口,听到父亲在屋里面自言自语,我停下脚步,透过门缝,看见苍老的父亲佝偻着身子,对着墙上母亲的遗像哽咽道:“孙子今年回家过年了,可我不会给他做粘豆包啊,老婆子,我想你了”

(二)

前年,操劳了一辈子的姑父姑母先后离开了我们,他们生前待我很好,每次去看望他们,和我聊起家常来,总是没完没了,会给我做很多好吃的。他们的去世,让我伤心不已,每每想起他们,总是眼中含泪。

姑父姑母在去世前盖了两处院子,两个儿子一人一处,也分别为他们娶了媳妇,只是老大的那一处院子要小一些,两处院子大门对大门,共用一个通往大街的胡同,只是对于这个胡同的归属两位老人没有明确。

去年年底,听说我的两位表弟闹起了矛盾,好像是因为姑父姑母的遗产分配问题,据说闹得很厉害,老大说胡同是占用的自己的宅基地,弟弟不能从胡同走了,老二自然是不同意,差点儿对哥哥动了拳头。腊月二十八那天,父亲和我来到了姑父家所在的村子,两位表弟见到自己的舅舅来了,都向父亲诉起了委屈,都抱怨姑父临终分遗产时偏向对方。

  父亲心里自然是非常生气,看着这两个不争气的外甥,父亲却没有发火,而是慢悠悠地说:″都别抱怨了,你们的父亲留了些值钱的东西放在了我这里,今天我给你们带来了。”弟兄俩都很高兴,忙不迭地要父亲拿出来,父亲说:″先不着急,我带来两付对联,你们先贴上”,父亲从一个旧布包里拿出两叠红纸分别交给了两位外甥,我认识那个旧布包,是姑姑临终前交给父亲的。

哥俩把对联贴好后,父亲说:“都给我念一念”,老大念道:“莫学煮豆釜里泣,犹记六尺巷里深,兄弟同心”,老二念道:“同心同德手足命,一生一世兄弟情,其利断金”,“再仔细看看,对联是谁写的!?”父亲的声音严厉起来,其实弟兄俩早就看出来了,那是他们父亲的手笔!在我父亲犀利的眼神下,哥俩都低下了头。

父亲打开了那个旧布包,里面是一些照片,有些因时间久远已经泛黄了,两位表弟慢慢翻看着,有他们父母的老照片,一家四口的合影,还有弟兄俩小时候的照片,看着看着,我见他俩都哭了……

(三)

今年的情人节是除夕的前一天,那天大哥的女儿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去了好几家大型商场为心仪的男孩买了一条漂亮的围巾,当侄女把围巾交给他时,他却厌烦地说:“傻不傻呀,现在谁还戴围巾”,侄女的心瞬间凉透了,伤心地在酒吧独自哭到很晚,回到家,她把围巾扔在沙发上,就去睡了。第二天早上,当她睡眼惺忪地站在客厅时,她看见自己的父亲正美滋滋地把那条大红的围巾围在脖子上站在镜子前臭美呢,大哥看见女儿,高兴地说:“谢谢乖女儿的新年礼物,爸爸很喜欢”,侄女先是一愣,转过身去已是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