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除夕夜,新的一年即将到来。过去的记忆如同遥远的风铃,吟唱着永不褪色的欢乐。那些温馨的片段,如汉江水一样,款款流进心田。

年三十最首要的是贴春联。春联都是头一天,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晚间,父亲加班完成。少则一、二十副,多则三、四十副。左邻右舍,前村后院的乡亲们早早夹着或红或白的纸张,来请曾经是教师的父亲的墨宝。我的任务就是帮忙裁纸、磨墨。偶尔用边角费料学写几笔,实在是没得真传,丑得像蜈蚣一样歪歪扭扭爬在纸上。父亲扭头看看,也不说话,微微一笑继续写他的对联。哥哥则在一旁研究团年饭要放的一挂鞭炮,希望有松动的小鞭炮可以散落下来。这时候总是免不了妈妈的一顿轻斥……米浆熬好了,贴对联就是我们兄妹的事了。首先将旧的对联撕掉,墙上刷上米浆,将对联按左右顺序贴好,有除旧布新的意思。

最开心的要数中午的团年饭了。一般有八道或者十二道菜,取双数,意为四季平安,六六大顺!然后摆上碗筷,斟满酒杯,多出的两副碗筷要摆在上席。妈妈要说,请爷爷奶奶,祖先们回来团年哪!完毕大家才能入席开动。这时候,哥哥必定是在门外等那挂鞭炮放完才兴冲冲地进来吃饭。我们兄妹一人一只鸡腿是少不了的……呵呵!

最期待的还是压岁钱。吃完团年饭,我们拎着妈妈准备的茶礼(一般是酥饼或者饼干)挨家给长辈们辞年。感谢长辈们过去一年的辛劳,提前祝福新年。大伯父吃过团年饭,一般都要喝口热热的茉莉花茶,那茶香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老人家总是笑吟吟地打趣我:“幺姑娘,你干嘛来了啊?”我总是老老实实回答:“大爸,给您辞年来哒!”然后恭恭敬敬地鞠一躬。大伯父招手让我向前,从茶杯下抽出一个红纸包递给我,说:“幺姑娘,你最小,健健康康滴啊!”

我接过红包,必定不忘再给大伯父鞠躬道谢。转身便喜滋滋地向哥哥姐姐们炫耀去了。因为家中姊妹众多,开销也大,所以压岁钱只有我这个老幺才有份,或2元,或4元不等。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是相当大的财富了。等到晚间,便小心翼翼藏在枕头下,压岁到新年。至今我都怀念那飘着茉莉花清香,握在手心还暖暖的小红包。

往事如同一杯陈年的酒,把过往的日子酝酿得绵长醇厚。就算有忧愁和失落,也不觉悲苦。相信选择坚强和乐观,就能收获幸福和欢笑!时光匆匆,惟愿家人平安,岁月静好,天真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