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确是个奇葩的旅行目的地,

在寒冬时节踏上阳光炙烤的南亚大陆,

这个同样有十多亿人口的邻国,

中国人的感受恐怕注定咫尺天涯。


早就有念想去印度
亲眼目睹古文明的灿烂
瞻仰那些辉煌世界奇观的遗迹


而对印度当下混乱的治安

脏差的环境以及重霾的污染也早有所闻


但这一切都阻挡不住我梦想的脚步

新年伊始便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亲临印度所见所闻

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神秘

而又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世俗的生活
糅合在杂乱无章的城镇风貌中


虽属金砖强国

剪不断理还乱的现象凸显城市沧桑


但也不乏豪宅庭院

一汪清碧的泳池,

成为绿茵里一抺亮丽之色


艳丽奔放的服饰热情的色彩

与我们东方文化中的含蓄内敛大相径庭


那些安于贫困,懒散乐天的秉性,

与国人勤劳致富任劳任怨的美德格格不入


种种视觉冲突

构成了很不一样的体验


满眼的残旧却处处可见豪庭华宇

一一泰姬玛哈皇宫酒店,自尊财富的象征


满城的灰土却处处洋溢着鲜艳的沙丽


满地的尘埃却处处缀点缤纷的花朵

一一湖泊中央是曼.辛格国王的避暑行宫


满街的喧嚣却处处充满平民的欢笑

一一斋浦尔伊斯兰风格王宫庭院


那憧不伦不类的搭建突兀在楼宇群后

是印度首富安巴尼的府邸

27层高住着6个家人群以及600个仆佣


孟买是印度第一大海港城

穿梭在繁华的楼宇间

转身又是破旧的贫民窟


一墙之隔贫富天圵之别

以密集肮脏闻名的千人洗衣场

仍在流作着固有的业务


在一座白色大理石的外围建筑内

远远便能听见锅盆的声响

那是一个容纳几百信徒免费就餐的地方

只是瞥一眼气势便被震慑得五体投地


很难用喜欢或不喜欢

来形容这一个与想像相距甚远的国度


放眼望去影像在贫穷和暴发之间游荡

仿佛一不小心

便会随意进入两极而堕落迷茫


苦行僧把人世间的生死情仇
看作不过是过眼云烟

用冥想超脱凡身肉体

甚至用修炼以追求精神升华


印度教对于死亡并不畏惧
靜静的等待着死亡降临
希望死后能在瓦拉纳西焚烧并归于恒河


综观人类历史几个著名宗教

其初创的原始期都有朴素而简单的道理
只有精神所求才是永恒


印度有许多冲突和错位

矛盾却和谐着、艳俗却美好着


在这干旱的土地上生活着内心缤纷的人们
她们用明媚的色彩点缀这片荒漠


看到的是整个印度社会的病态

没文化的低种姓拿自己不当人
衣不遮体地躺在路边乞讨


高等级种姓没有一点平权意识

庄重的敬神仪式必由年轻的婆罗门担当

种姓制度和宗教束缚

严重阻碍了印度的文明之路


唯有恒河上空一群灰鸽

才是这片土地上最自由的生命

无论信仰不分统治

扇起翅膀窸窣地飞在一片无拘无束的世界里


印度冬季凌晨还是蛮寒气的

施舍粥汤的大锅下火苗熊熊

信徒虔诚地等候乞食

印度虽穷困但这暖心的善举令我莫名感动


一家子出游带了午饭,
塑料盒装盛印度人喜食的咖喱饭
母亲用手掌擦拭盘子给子女轮流用餐


在带着雾气和烟熏味的早晨

爬上旅馆楼顶眺望日出

又老又旧的城市在脚下向天际线展开

仍被遮蔽的太阳呈显桔红的光


曾经创造辉煌古文明现今又是个军事强国

自以为强大边境界块上蠢蠢欲动


同时国内民生保留了过多的不合时宜

街上随处可大小便

丝毫没被打扰的牛在路边觅食


有密集恐惧症的人

不太宜来印度

难免遇拥挤的人流而引起厌恶和心跳


对印度人属于雅利安人种表示不解

大街上望去黑黢黢的肌肤怎么看都不像白种人


宝莱坞銀屏里一些白皙靓丽的女主演

在美轮美奂舞台上演俗套的风花雪月

而在现实中几乎不见


一般Police是不允许拍照的

然印度的女警很亲善

觉察向她拍摄非但没阻遏还招唤同伴来合影


印度实在是一个适合拍摄人文的地方
衣着服饰丰富的色彩
脸部充满魅力的轮廓
让影像有表现力


印度不读书的的小乞丐很多

这像黑社会混混的小头目

乞讨到的钱物都要通过他再分配


受教育的年轻人也很多

25岁以下到达不可思议的一半比例

人口红利会让今后印度经济大大崛起


印度的教育绝非像我们想的那么幼稚

设施虽简陋却是学杂费全免

校车里瞪眼睛的小学生让我印象深刻


对印度负面大多人过于嘲讽

但要提醒重视的是

能培养出微软、谷歌CEO的民族必有过人之处。


虽不曾见行进中的列车混身挂满乘员

但随时上上下下的现象仍有


旅游大巴并排与公交车交汇

挤满各式乘客好奇地和我们对视

车窗用铁杆或铁笼铆焊似囚禁车


被神一般的交通惊呆了

车头一路贴着车尾拥挤不堪,
车轮与路人的脚尖从容划过,
让有十年驾龄老司机的我钦佩不己。


当汽车摩托呼啸而过

耳边传来浅浅的马蹄声响

再转身一头牛车缓缓走来

在一座渐渐现代化的城市上空

荡漾着各个时代的声响


娱乐精神嵌入印度人的基因里

一不小心便载歌载舞地欢乐起来

景区公职安检人员大多懒散

三三两两站立在人群中而事不关己

关卡男女分开各走各道


印度门是首都德里的标志

环绕巨大的六边形草坪上市民享受着欢乐

就像上演着最真切的印度现代戏

平凡喧闹而又风情万种


印度原就有野草般生生不息的强悍文明

而后又有外来的伊斯兰文明和英国殖民

但一种文明不应凌驾于另一种文明

否则错位的信仰在时空里发生交集


岁月,总是喜欢这样戏谑各种相争的历史
如今印度又轮回到历史长河的一道坎上
各种怪象错位和不解
让游印度的人沦落在迷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