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年馍

2018.02.14 阅读 1040

在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自己蒸馍的人越来越少,我们依然保持着自己蒸年馍的习惯。

往年忙的是婆婆和我,那父女俩是吃现成的,我只是一个助手,主要环节由婆婆把控。

今年三月婆婆突发脑溢血,虽然恢复的不错,但因年事己高,退二线了,婆婆的馍一向做的很好,这无形中就给我很大的压力。

所幸的是往年吃现成的他今年喜欢上了做饭,整天抱着手机学习做饭的方法,不厌其烦的研究着,并且行动起来,什么油炸香蕉,油炸汤圆,红烧肉••••••

瞧,他正在做枣馍,用面片卷成玫瑰花,用面片把枣卷起来,用面捏成花边,组合起来就是这样的。

这是成形后的形状

馍蒸熟了 ,掀 开锅盖,蒸汽滕滕,希望我们的生活在2018年蒸蒸日上。

紧密团结在一起

优美的造型

团团圆圆

色香味俱佳

看着自己蒸的馍,想起小时候的过年的事来,那时物质条件不够丰富,年馍是粗粮细粮搭配,黑面白面结合;并且粗细搭配是主色调,是平日自己吃的,白面馍是招待客人时才吃的,黑面馍是包包子的,最难忘的是用白面蒸成各种形状的馍,这种馍一般是挂在墙上,待二月二龙抬头时给我们吃的。很少吃到白面馍的我们,把一切美好的希望寄托在挂在墙上的馍上,每日里睁开眼睛就对着它想入非非••••••

现在回想起那些馍的美好形状依然是心潮澎湃,那象征年年有鱼的鱼馍,那寄托希望的花馍,龙馍,那包含着和自然斗争的各种形状的馍,如蜈蚣,蝎子等,这些形状各异的馍是我年馍中印象最深的馍,似乎这就是我儿时年的真正含义。今天的人们己不在蒸这样的馍,今天的孩子也没有这样的期盼,这种带有个人童趣的馍,是一种美好的回忆,是一种传承,也是一种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