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闲云临水

图/网络

毛毛通第一次旅行,独自一个人。他走过一条条街巷,擦肩于人群,从不停下脚步,他向往着广阔的天地。



一个飘着雪的黄昏,路过一片梅林,他看到一个侧影,静得如同梅枝上的花朵。一种不知名的情绪从心里慢慢升起,他翻出速写本飞速的画下了眼前的画面,并在旁边题了几句诗。“闲雪新来梅影白,一支斜逸称心枝。素颜绝代人天色,独倚冬风偏入诗。”


他很想走过去说“嗨!我是毛毛通,在一个人旅行。”但是,他不忍心破坏这份静好。只是远远的,远远的看着,眼睛都不肯眨一下,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女孩对着梅花笑着说了什么,然后走了。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有些失落和怅然……他把刚刚画的那幅画系在了她驻足的那株梅花的斜枝上,希望她能看到么?他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自嘲。


毛毛通回到旅店倒头就睡,一直睡到太阳偏西才醒来,看着帘影里光微动的影子,不禁想起昨天飘雪的梅林,起身,在本上写了一首词。


雪卧闲枝花不香。风吹秀发手还凉。
画随笔意龙蛇舞,墨染春心哪处香?

逢翌日,对斜阳。小窗疏影暗愁肠。
半笺残语相思上,一句新词入纸长。


写罢,扔笔,收拾行装继续一个人的流浪。



只是从那天起那个身影就像刻在了他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第二年的同一天,毛毛通又来到了那片梅林,一直到天黑他也没有见到去年的那个身影。一连几天,都失望而归。他决定回去了,临走,在梅枝上系了一条蓝丝带。他希望那个女孩能看见。



绿丫丫听说郊外的梅花开了,就跑到梅林来赏梅看雪。她停在一颗白梅树下,探出头,小心的往花瓣里看,她总觉得在每一朵落着雪的花心儿里都有一个小小的女孩在睡梦中不肯醒来,当雪停了,太阳出来了,她们就会在花树间跳起舞蹈。



她眉眼带着浅笑,生怕吵醒了谁的小样子实在可爱。她流连在白梅树下,看着梅花,不觉脱口而出几句诗“身姿妩媚神还俏,雅淡容颜笑末梢。东帝欲邀仙境去,轻遮叶片影闲敲。”



她抬头看看了天空,转身开始往回走。一边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接着飘落的雪花,一边低声细语“我走了,你们等我再回来。”




绿丫丫极爱白梅,她喜欢它的清雅。每年都要来此赏花开看花落。每每都有一种喜悦在眼底眉梢,藏都藏不住。



今年也是如此。梅花开的比往年晚了些,花一开她总是急不可耐的飞奔而来。最难得的是蓝天上白云朵朵。


她在花树间穿梭,像一只蝴蝶。突然她停下前倾的脚步,眼睛定在了一枝白梅间,那里飘动着一条蓝色的丝带。她走过去,抽出那个好看的蝴蝶扣,一张纸条掉了下来。她展开纸条,里面有一个侧影的女孩站在飘着雪中的白梅旁。下面有一句话“明年梅花初开的梅林,你可在?毛毛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