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今年极寒,南方的雪依然是不肯轻易落下。老天连续多日阴沉着脸,仿佛众生欠了它很多,又似乎是不小心得罪了它,它故意要给人脸色看。

 

憋了许久,终于沉不住了,洒下雪花片片算是释放了它的怨气。人们却不计较,竟忘却了寒冷,咧着嘴,眯着眼,一味地讨好这茫茫白色。

 

就在这样的季节,梅踏着雪回来了。她的神情有些落寞,身体也有些倦怠。望着故乡难得的漫天飞舞的雪花,她本也该像孩子般的兴高采烈,可是此刻,她却怅绪纷涌,感慨万千。

 

再过数日,便又是2月14日,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这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故乡,往事一幕幕浮现。她喃喃自语,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他,不知道现在怎样,是否一切安好?

二十年前,也是这个季节,那个西方的情人节,那个咖啡厅内,她和伟相对而坐,两人沉默无言,谁也不愿先开口。

 

有些幽暗的室内,微弱的灯光抚摸着相对摆放着的两个咖啡杯,略带忧伤的音乐听着总让人想落泪。咖啡的颜色依然那么晦涩,让人一看便能生出些许的苦味。

 

"我得走了,他已帮我联系好了单位,一切都安排好了。" 梅忍不住先开口了。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梅的眼眶已有些湿润。

 

"我还能说什么呢?你去意已决,我说了有用吗?"沉默许久,伟长吁了一口气,目光向着窗外。

 

分别时,梅抱住了伟,眼泪浸湿了伟的肩头。最后,伟轻轻地掰开了她的手,给她留下了两个字:"珍重!"便消失在街的转角。

她和伟初中起就要好了,直到两人大学毕业,这可是她终生难忘的初恋。

 

但是,不知为何,她忽然动了要寻求一种新鲜的活法的念头,她觉得这种一成不变的按部就班的生活会让她疯掉。

 

恰在此时,那个追求过她许久的枫,正从她向往的那个城市不断地召唤她。

 

她终于没能坚守住初恋,而是选择了另一前途未卜的方向。但心中那份对初恋的不舍却又让她无比纠结。

 

大街上依然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梅木然而立,竟不知何去何从。

雪依然下着,梅的思绪又跳转到了那个他乡的城市。那里有她二十年的生活足迹,也留下了她刻骨铭心的痛。

 

与伟分手后,她便去了那个南方的海滨城市。如期与枫踏上了红地毯,然后步入了人生司空见惯的婚姻生活的轨道。

 

有点尴尬的是,很长一段时间,伟的影子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在她脑海里。这,枫是浑然不知的。

 

她很清楚自己当时的状态,也知道这样对自己和枫都不好。可是,后来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共同生活的磨合中,她却渐渐地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婚姻总是这样,只有在一起生活了,才能真正体会到对方的优缺点,才能真正感觉到两个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是否能磨合到一种相对平稳的状态。

 

渐渐地,枫脾气暴躁,不顺心时就发火,家务事不愿做等本性便暴露出来了。

 

起初,梅极力忍着。虽然是新的时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早已过时,但毕竟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所以梅能忍则忍,总期望用自己的好去感动并改变他。

 

但是,事情却并不如她所愿,如果说之前枫的缺点她还能忍,那么后来的事情就让她忍无可忍了。

 

枫经常在外赌博,而且有时候夜不归宿。再后来,梅发现他竟然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争吵是免不了的,长时间的家庭不和使她身心疲惫,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万念俱灰。

 

枫已很久没有碰过她了,她也不愿再与他同床异梦。

天有不测风云,枫忽然常感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发现已是绝症晚期,绝望的枫不禁嚎啕大哭。

 

梅还是尽力尽一个妻子的本份,陪他治疗,不断安慰他。但终于,枫还是去了,那段时光,梅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

 

不堪的往事已随风而去,如今,她已是孑然一身,对伟的思念却渐渐更浓。

 

马上又是情人节了,她明白这个时候更不该去打扰他的生活。她从朋友那儿要来了伟正在使用的电话,只是迟迟未拨。

 

抬头仰望,雪下得更大了,寒冷已让她有些微微颤抖。这时,她摸出了手机,拨出了刚向朋友要来的那一串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