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你离开我们也整一年了,今天是你的忌日,我还是从远方千辛万苦赶路,没有赶上时间,没有亲自端着你的遗像,走到你同父亲的坟墓前,用哭声祭奠逝去的先灵。思念的泪水,也许淌干了。还是我想念母亲的心,被时间无情地碾碎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表达,给母亲一个解释的理由。我想在天之灵,母爱的无私,会原谅着儿子的不孝。

母亲,去年的寒天,你跟着刚安葬完一天的父亲走了。记得堂前祭奠父亲的那晚,你已经不能言语说话了,也没人陪伴着你左右。病逝前,你也再不唠叨了,也许太累了,你累了一辈子了,该歇歇了。儿女也不想再喊你了,也不想再问你什么,只想让你,静静地,跟着父亲一起走吧,也好在黄泉路上伴着黑暗,不孤单害怕。那晚,膝下的儿女为父亲披麻戴孝,白衣袈身,应该你明白父亲先走一步了吧?你的眼睛一直睁开着,望着屋顶,平平静静地,不想打扰任何人,对人生无奈的牵挂,此情此景,让我暗暗的掉眼泪……

一昼夜,都不曾闭上眼睛的母亲。在腊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二点五十二分,你干涸的眼眶一下子充盈着眼泪,一眨眼就安详的永远合上了双眼,泪水顺着苍老的鬓角流淌,就这么难舍难分地离开了儿女,寿终正寝,享年八十八岁。

我们还未来得及擦干失去父亲的悲痛,你又跟着父亲驾鹤西去。我明白,慈母眼中的泪,承载着满满的母爱,儿女心又开始撕裂了,我跪在你的遗体旁,用哭声也唤醒不了你,你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明白,慈母眼中的泪,满含着对生活的辛酸,儿女们愧疚的泣泪,也挽留不住你走远的脚步。我们永远没有母亲了,永远失去了,人间最难舍的感情,恩重如山的人间母爱。

  母亲,你走了,跟着父亲一起走了。在你十七岁嫁给父亲时,娘家陪嫁的唯一的嫁妆--破旧的柜子,依旧静静地躺在屋角的尘埃中,上面斑斑驳驳磨破的油漆,见证了七十一年,对这个家默默的勤劳和贤惠。母亲,你是一根蜡烛,燃烧尽自己的躯体,流干了最后一滴眼泪。任劳任怨的劳作,是你一生留给儿女,用金钱无法衡量的精神遗产。子女的血液里永远流淌着,父母为人质朴的情感,让我们受益匪浅。看到你用过的廉价的洗发水,知道母亲持家的节俭,对自己从来不想买奢侈品牌,能用就知足了。看到你用白色的罐头瓶,装满了结块的白糖,也许是很久前,一直舍不得吃,留给儿女泡茶饮用添加的甜品。母亲给我们缝缝补补,针线筺里生綉的老剪刀; 梳头发的老木梳⋯⋯

一件件遗物留给我的,都是一串串泪水,每件就是一个伤心的理由,都会拨动我脆弱的心弦,就像陈列馆的展品。还有我买给你,舍不得穿的衣服,新棉布鞋。每件东西,都会把儿女的心撕裂的粉碎,更让人心颤,更让人心痛。赌物思人,情何以堪。母亲,我告诉孩子们,"爸爸不想看到你奶奶留下这些,该处理的都想办法吧,别让爸爸再伤心难过",母亲,你不会怪罪我吧?"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的世训,儿子怎么敢违背。母亲,不是儿子嫌弃你,想忘记你,我是你身上的一块掉下的肉啊,天下的儿女,那有不疼爱慈母的道理。

母亲,你一生一世在我的世界里永远是坚强的女人,很少流眼泪的女人。最后一次离开母亲是前年的麦收时节,老年痴呆的你感觉到了,儿子又要丢下你同全家,出远门去挣钱养家了,追赶上我,眼泪汪汪地说:"你走了,把娘怎么办?"。母亲,这句话成了你离世,留给我最辛酸的话语。当时我骗你,儿子不会扔下你走,我无数次在黑暗中啜泣不止,流不完遗憾的泪水。

母亲,你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为了养活儿女,忙忙碌碌了一辈子。咱家的灶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是你一生付出,最多的辛劳的地方。为了补贴家用,从集市上买回小猪细心的喂养,每天做完全家的饭,去山沟里用蛇皮袋摘杏树叶子,胳膊挎着篮子寻野草。几个月下来,一尺小猪变成三尺的大肥猪。快要出栏去集市卖价线的时候,一场瘟疫打碎了你全部的希望,猪病了几天死了。记得母亲睡在土炕上,枕着胳膊流眼泪,憔悴了几天,最后还是坚强地面对,又去集市赊账买小猪了,生活还得继续。

母亲,你的一生把爱全部付诸给了儿女,小时侯,生病吃药的情景,还记忆犹新。你一手拿着医嘱分开的药粒,一手端着不热不冷,自己先喝一口,试好的水温的瓷碗,哄我吃药。你老了,痴呆了,八十八岁高龄了。但我没有耐心去哄你--吃药,总是不耐烦的呵斥,愠怒。现在总觉得有一种罪过感,折腾着自己的良心,悔恨当初的不孝心,老天不给我赎罪的机会了。

 母亲,你的一生是为儿女操劳的一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子女的寻婚成家,多少个日夜,发愁的让你,嘴唇干裂,长夜失眠了。我小的时候,记得一次,傍晚的时分,为大姐的找对象,一边在锅前做饭,一边在用手背抹眼泪。我们家贫,在农村男孩的对象也难找。你同父亲托媒人,给娃娃找媳妇的焦虑,儿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最终还是儿子争气,经过努力去了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南方广州暨南大学务工,婚姻的事,后来没有让二老再操心。

母亲,你离开儿女一年了,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你同父亲,因为我是骨血相连的父母的孩子。在世时,忽略了父母的疼爱,觉得天经地义,没有孝顺父母的恩情。失去了才觉得是彻骨铭心的想念父母,就像孩童时候一刻也离不开母亲。记得有一次,你不方便带着我去舅舅家,躲藏着我独自一人,步行去七里外的村庄。六岁的我找不到亲娘了,哭喊着娘,独自一个寻找着,顺着去舅舅家的土路,生产队地里干活的社员,也拉不住疯跑的我,追了你一里地。远远的我望着了母亲,你也听到哭声回头看到了我,停下脚步,同我正方向也跑过来。母亲,你急促跑着的脚步声,还让我记得你当时焦灼的神态; 双手抱起我满脸的惜爱,还让我能感受到母亲怀抱的温暖。当时你为什么不打我,一生让你不省心的孩子?知道天下的母亲那个不是用生命爱着儿女。

母亲,你同父亲的过世,让我知道了人活着总有离开的一天,活着就是把爱带给别人,从不考虑自己的一切。父母的今生是为养活子女才来到这个大千世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天天,一年年,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孩子前行的路,这就是疼我的母亲--我永远都想念你。愿你在天堂不在辛苦啦,好好安息吧,别在牵挂儿女孙辈。

我们不会让你同父亲失望,以父母的言传身教,培养好自己的孩子们,为父母争光。愿父母在天堂保佑我们这个大家庭,健康平安,代代生息,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