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红薯丸子

年一天天临近,这几天正是母亲一年中最忙的日子,母亲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张罗过年的事,这时,我也越发想吃母亲做的红薯丸子。因为每年春节母亲都要做红薯丸子这道甜品。

大年二十七,母亲一大早就上公园路买回了红薯。回到家洗净,上锅蒸透,放在一个大瓷盆里凉之后去外皮,搅拌成泥状,为了不影响口感,母亲又一遍遍把纤维丝丝拔掉,再放入适量面粉活均匀,面粉的比例要合适,打入两个鸡蛋,揉成面团,接下来我和父亲也加入,开始搓丸子,先在手心沾点油,挖一小勺,放在手心来回团成小汤圆大小,一层层摆放在大托盘子里,父亲平常不太干家务,落个“肤轻松”称号,这几天却表现得特别积极,我们三人,父亲团的最匀称,大小适中,也很光溜,还一边说爷爷做的红薯丸子才最好吃。爷爷去世好多年了,是石油公司的大厨师,解放前曾给一个国民党军官当马夫,做了一辈子饭,最后还是食道癌去世。父亲说爷爷一辈子做人正直,做事细心,我们都要学习他。做什么事情都要耐心,细心点,别小看搓丸子也是要认真的,好吃还要好看才行。

我们三个边聊家常边团丸子,大约一个小时,丸子团好了,整整三大盘子,圆圆的,白白的像一颗颗玉珍珠,也象征着幸福和团圆。看父母认真的样子,像是把新年的期盼与祝福都团进去。一股暖意盈满心间。

最后上油锅,油温不能太高,要八成热,不然会焦糊,油翻着浪花,丸子要不停拨动防止粘连,不一会,金灿灿,甜丝丝的丸子出锅了,楼道飘着香甜的气息,我急不可待地尝一个,哟!烫住了舌头。母亲说打小你就嘴馋,我不好意思笑了。

想想那些年,母亲白天上班,晚上给我们改善生活,常炸萝卜丸子,洋芋丸子,常常忙到深夜。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多了,我心里酸酸的。

母亲做的红薯丸子外焦里软糯香甜,很受欢迎,大年初三四,晚辈们来拜年,小孩大人都爱吃红薯丸子,一个个高兴地赞不绝口,有个小能豆说:“最爱来给老姑奶拜年,老姑奶家有红薯丸子,好吃”!有个外甥女远在北京打电话说,今年春节可想回铜川,可想姑奶家的红薯丸子了。母亲每年都会多做一些,分给我们姊妹三人,每家一份。是啊!这一颗颗丸子浸透了母亲对我们儿女浓浓的爱。有时,那个小孩没来拜年,临走母亲会装上一小袋让给孩子捎回去。母亲说只要大家爱吃,我就年年做!这就是我勤劳,善良朴实,大度热心肠的母亲。

已过五十,我还能享受到父母的关心,还能依偎在母亲身边拉家常,听母亲唠叨,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红薯丸子的味道,母亲的味道,爱的味道!

红薯丸子,我心中的美食!

😊😊😊😊😊😊😊😊😊😊

感谢朋友们欣赏

新的一年祝大家平安幸福,吉祥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