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刘鑫健,至今快一个月了。名字是爸爸取的,他希望我健健康康成长。我出生时六斤六两,身高五十厘米,妈妈对我的体重和身高都很满意。我是从妈妈肚子里剖腹出来的,原夲妈妈希望是顺产,但没能成功。

几乎每天早上,妈妈都要抓拍一张。

  在我出生的前三个晚上,妈妈肚子就隐隐作痛了,直到第三个晚上,妈妈肚痛较频繁,大概十多分钟痛一次。天亮后,准备去医院。在医院,妈妈肚子阵痛由十多分钟一次,到五分钟一次,三分钟一次,一分钟一次。那天,医院生孩子的很多,两张产床都有人排队,妈妈产床边助产医生迟迟未到,妈妈一个人没力气生,后来,腾床,在地上走,我大妈让妈妈跺双脚,一阵折腾后,出血了,血流了妈妈两腿,流到袜子上,流到棉鞋上!妈妈要求剖腹产,我才顺利出生。

  在医院,妈妈把我喂饱后就交给大姨或我爸爸来包裹我,奶奶曾嘱咐:把孩子的肚脐保护好。所以包裹时得格外小心保护好我的小肚脐。我的小肚脐是刚出生时,医生就用一个夹子把系好的肚脐夹起来了,直到半个月左右自动脱落。第三天,给宝宝们洗澡,洗完澡后,我美美地睡了一整天。

我刚出生前十多天,除了尿湿哭,肚子饿了哭,其它时间都在睡眠中度过。

  一周后出院,妈妈趁我入睡给我剪指甲,因为我有时会用指甲抓脸,妈妈担心把我的脸抓伤。第一次剪时,我的指甲像软软的肉。嫩嫩的小手,妈妈剪的时候格外小心,生怕剪到我的小肉肉。后来,大概一周剪一次,指甲也比之前硬了。

  出院后,家里冷一些,半夜开电热扇。既便那样,我的尿还是频繁,累坏了爸爸和妈妈,因为换尿布太频繁了,有时三分钟一次。直到爸爸或妈妈抱着我入睡。后来,买了纸尿裤,一晚上用了两块,爸爸妈妈也轻松些。

  我的一颦一笑,妈妈都看在眼里,乐在心上,每天端祥,注视着我的萌样,好像在欣赏一尊活宝一样。妈妈说,看到我可爱的萌样,身体的疲乏会减一大半。

清早醒来挠挠头。

探出手臂东张西望。

好像没吃饱吮吸肉嘟嘟的小手臂。

中午的阳光很好,暖洋洋中沉沉甜入睡。

一只小手托着腮帮,一只小手放嘴巴下,这造型很是酷且有型。

睡眠中还在思考?

受惊吓了,小手放在嘴上。

似睡非睡中。

举起拳头手臂,在宣誓吗?😜

周围有冷空气,只留个呼吸的空隙。

有时候吃饱了,一个人在被窝里玩,吮吸小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