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给你

2018.02.13 阅读 1344

世上若有一样东西一成不变倒是稀罕的,有么?

也许爱情有的。

什么爱情可以不计较成本的存在?

绝望的。

她之于他,不过是一颗开心的豆子,任她的活泼可爱挑起他的些许快乐,很算是生活对他的一点赐予。

天气有点凉哦。给你一杯奶茶。只是一句半句仿佛关怀的话语罢了,却打开了她的爱情大宇宙。

她不过十九岁,公司的实习生,比他小了整整一轮还多。

不懂得爱,却有痴狂。

他一个成年男子,对感情收发自如,而她任由自己坠入情网,克制不住。

同事聚餐的晚上,她借故喝得酩酊,他出去买西瓜,她自告奋勇地跟随。

一人抱半个西瓜往回走,真的很醉,半个西瓜从她手里滑出去。他安慰她,她趁势倚在他怀里。

彼此酒醉酌热的气息,贴近诱惑终至缠绵,黑暗中,又半个西瓜扑通落地,什么都顾不及了,只剩下喘喘气息。

临别,在最后单独的机会,他说,等我电话。

她真的等他电话,却听不出那应是客套而已。

以为,或者,一定会发生些什么。

谁料他克制得这样好。一如往常的仿佛关心。敌不住自己的心思,她任他的一言一行搅乱世界。

一日,两人有机会外出采购,他约她看了一场电影,电影名不记得,电影内容更不记得,只记得呯呯的心似乎要跳出胸膛。

第二天却见他讪讪的样子,他说昨天被家人撞见。她愣了一愣,她并不知事态怎样。她一言不发地从他面前走出办公室,她想,哦,不要给他添麻烦。

但是麻烦却找上她。

自称是他丈母娘的女人私下找到她,请你离他远点。她优雅的模样,淡漠的口气,使她诚惶诚恐。她话也说不完整,我们……我们不是……

任何解释都不太灵光。

公司年终聚会,允许带家属。她看到他风姿绰约的妻子,还有天真调皮的女儿。他们相拥着跳舞,步伐默契一致。晃动的幽暗灯光下,女儿凑近她说,不许你欺负我爸爸。

她哑然,顾不上仪态大失,跌跌撞撞落荒而逃。

她不再与他互动,只是每天比他早到一些,默默地从楼上看他在底下走过来,再走过去。

这算是什么事。

有一天,她决决然辞了公司。楼下,最后深望一眼办公楼,她看到了他的身形,兀立在窗口,似乎满眼不舍。

她终究不了解他的心意。很难说他无情,更难说他有情。

一晃十多年逝去。夏末,她与他竟自街头相遇。

她已如他妻子当年般绰约,而他风度依然,只是多了皱纹,嘴角一笑,皱纹也笑,比过去还要令人心醉。

他居然比她更激动,他拉她的手,她感到潮热并且颤动。

她忽然又迷了一迷。

她跟着他回了家。他搬了新家,妻子出差,孩子上学。

你好吗?很好。你也好吗?也很好。没有更多的话。他笑,她报以笑。他们在床上翻滚,力量强到床单撕裂。

似乎有几秒钟,他感到她僵了一僵,但很快他使她陷入深去。

最后他看到床单上染上了一朵花,血花。

你……他突然把头埋在她肩窝,大嚎。他说,当年他目送她离开,他在窗口泪流满面。他说,他当她是孩子不愿意伤害。他说,他懂得她每日的张望……

没关系的,她安慰他说,你住在我的心房。

原有很多的话,只是仿佛太满,从话匣子里迫不及待地倾倒出来,没有伦次。

她微微地欣喜,微微地心酸,又微微地释然。如此,已算皆大欢喜。

只是这又算什么。决决然说再见,不再让自己眷恋。

世上若有一样东西一成不变倒是稀罕的,这顶顶绝望的爱情。

草于2013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