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情. 战友情. 一世情

――和平年代转战南北、走向“莫沃”战事的追忆……刘步宏
2017年12月8日真是一个好日子,也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我的手机微信里出现了肖新华加我为好友,接着又被拉进了雷达独立营战友群。40多年过去了,我又“回到”连队——北京军区空军雷达独立营三连。与诸多战友见面,受到礼遇和隆重的欢迎!当他们与我通话,叫我老连长时,熟悉的称呼,象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常讲“人活着总有见面的机会”微信平台帮我们创造了机会,圆了我会友的梦。本人当兵22年,南征北战,流血流汗,先后参加了抗美援越(2次)、抗美援老、珍宝岛保卫战、对越自卫反击战等五次大的战斗。在和平年代我能参加这些战事,历练人生,回想起来不是苦不是累,而是一种骄傲、一种自豪,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捍卫了祖国每一寸领土。对部队那份情,永远铸在骨子里,驻在灵魂深处。雷厉风行、吃苦耐劳,工作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军人作风影响了我一生的工作与生活。
三连赴寮(老挝)作战已快半个世纪了,时间流逝的太快,由于通讯不发达与战友们分别的已经太久太久。当兵时频繁调动,接触的人比较多,有的已认不出、叫不上名字,请原谅一个老兵的记忆衰退。但1971年8月到1973年12月赴寮作战八百多天,与战友们同甘共苦,经历的战斗岁月时常浮现在眼前,与战友结下的那份情永远铭记在心。

十日从来九风雨,一生数去几沧桑。

我生于1946年6月,1964年从泰兴蒋华中学应征入伍。18岁的我稚气未脱,个头较矮(后来到部队长成了1.78米的大个子)。当时我报名参军的想法极其简单,叔叔是淮海战役牺牲的烈士,我要继承叔叔的遗志保家卫国,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另一原因,当年的家庭生活实在太苦,妈妈、奶奶又相继去世,家中没有妈妈、奶奶的照顾,失去了温暖。想到部队有衣穿、有饭吃、有人管,就瞒着父亲、哥哥还有不懂事的妹妹,报名参军了。当我穿上军装把脱下的衣服送回家时,父亲、哥哥才知道。第二天我就乘上了北上的列车,到了山东文登新兵训练基地,当时招的是空军飞行员,我身体条件都合格了,但由于政审没有通过未能成行。招兵人问我是否愿意当文化兵,我说行,从此就与雷达结缘一直干到退伍、退休。新兵训练结束后,我就被送到了陕西宝鸡岐山县雷达训练基地学习雷达原理知识,继而又有幸被武汉雷达学院定为第一批学员。那时我是初中毕业生,在当时那个年代也算是文化水平较高的了,由于成绩优异被分配到北京。听到能分配到北京当兵别提多高兴了,到了北京后分到了北京雷达16团大兴县榆垡镇三连。三连是一支技术过硬,思想过硬,战斗力强的部队,肩负着机动雷达连队的任务,经常练习雷达拆装过硬本领,随时准备接受调动,所以抗美援越,抗美援老都选中了我们三连官兵。
在榆垡三连战斗了近十载,三连连长范长祥培养了我从一个战士成长为基层连队的干部。一九六四年8月5日东南亚战争爆发,美机对越南狂轰滥炸,胡志明主席请求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支援越南,抗击美国。我66年3月接到团长、参谋长指令,从三连抽调了我一个雷达操作骨干,和华东地区,广州军区各一人补充到广西宁明六团11连。出国执行援越抗美任务,当时部队执行轮战政策,到越南是分批进入的。在出国前,连队先安排我到中越边界友谊关军工站帮忙,任务就是担开水,给每天傍晚即将出国的炮兵师送开水。三月份广西凭祥市是旱季,亚热带气候,我穿着汗衫,头顶骄阳,每天来来回回担开水真是又热又累,可心里满是对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友们的崇敬之意,临行前让他们感到祖国的温暖,在祖国吃好最后一顿饭,军用水壶灌满最后一壶祖国的水。一个月后,我们雷达11连,随高炮7师也光荣迈过友谊关第一次奔赴越南,抗美援越。1967年8月至1968年6月榆垡三连奉命协同高炮师出国去越南,我又第二次走出了国门,援越抗美。
雷达兵是炮兵的千里眼,为炮兵提供远程警报。在越南我多次看到美机进犯我方阵地,雷达显示屏上有时回波有十三、四公里宽,几十架飞机编队整齐、气势汹汹,千里眼时刻跟踪敌情,一旦进入炮师火力范围,立即地动山摇,打的敌机四处逃窜。为了逃命,这些飞机胡乱把炸弹一扔就赶紧逃离,这些炸弹有的落在水里炸起了十几米高的水柱,冒起白烟,有的落在田地里炸起了滚滚黑烟、黄烟。有些飞机为了加速逃命,赶紧把副油箱从飞机上抛下,这些都成了我们的战利品。被击落跳伞的美军飞行员随身都携带有红布条投降书,上面用汉语和多国语言写着“我是美国人把我送到有人的地方,我会谢谢你”。由于我们连队在越南情报提供准确,荣记集体三等功一次。这段抗美援越的历史也是三连的光荣历史。
1969年珍宝岛事件发生,营长和张固荣连长奉命带领三连赴内蒙古备战拉练,到内蒙古当天没有帐篷,零下30几度我和战友们合衣,盖着薄被,一起挤在冰天雪地里。1971年8月至1973年12月我们雷达独立营三连随高炮11师奉命赴寮作战,抗美援老八百多天。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我又接到命令到云南参加自卫反击战,这时我已有了自己的家和孩子,多了一分牵挂,但还是毅然决然服从命令,奔赴云南前线,后任职云南雷达兵32团技术处主任。直到云南老山、者阴山战斗结束。1985年转业。南征北战22个春秋, 22年风雨,最美好的青春,最芳华的岁月,留在了部队,献给了军旅生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祖国需要我到哪里我就战斗到哪里,为祖国献身,为国际主义献身,无怨无悔。

1、血书一封 重上前线

历史翻到1971年11月,68名血气方刚的中国军人走出国门,共同奋战在老挝莫沃山一个地图上也难以找到,参与了一场历史教科书上也难查到的“战争”抗美援老。
当时本人经常外出执行任务,饥饱不定得了胃病,饿也疼,饱也疼,疼得餐前我用桌边顶,医疗队下连队为我检查身体发现病情要我住院治疗,诊断为重度十二指肠溃疡,在天津空军医院住院一个多月,这时接到黄润成指导员的来信,部队要准备上前线。那个纯情的年代,纯洁的军人,当兵就是保卫祖国的安宁,保卫世界和平。连队能接到命令,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支援老挝抗击美帝,是祖国对我们的信任,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中国灵魂,世界胸怀铸就了我们军人不怕苦,不怕死的高贵品质。我立马热血沸腾,毫不犹豫用鲜血写了一封请战书。正好参谋长也在医院住院,经过参谋长指示和三连支部同意我立刻返回部队回到三连,和全连的干部战士共同投入到各项战斗准备工作之中。从参战思想教育,到作战装备准备就绪后。九月初我们告别了北空雷达独立营驻地,全连官兵满装,乘火车先到内蒙,与同到老挝的炮师集结。而后乘坐军用专列火车,浩浩荡荡来到昆明。再往南没了火车,只能靠摩托化行军,道路路况很差,沿途山路经常蜿蜒在悬涯峭壁上,经过六天的昼夜行军,终于到了滇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

2 、加入师先遣队

到达滇南中老边界勐腊县后,我接到命令代表三连加入炮兵师先遣队,先行出关,寻找阵地(为后续主力部队寻找合适的工作场地)。先遣队由战情处长和师副参谋长带队。开始并不顺利,战情处长把路带错到了勐洪方向,一下多走了100多公里山路,受到师参谋长的严厉批评。经过这次教训,每天晚上我们把手中的五万分之一地图认真仔细地反复研究,地图上有山的标高,有便道指示,有水流方向。山沟、山峰、等高线全经过细致观察,以免重蹈覆辙。由于时间紧迫,要求先遣队千米以上的高山一天爬一座,千米以下的一天爬两座。爬老挝的原始森林可不是游山玩水,到处沟壑纵横,杂草丛生。有一种草叫飞机草,相传是日本人用飞机撒下的种子,目的是看哪里能长出来的地方就能种值橡胶树,这种飞机草如同小竹杆,一人多高,枝叉乱生,让我们的行进异常困难。更讨厌的是杂草和树叶上蚂蝗。这个敌人比美国人的飞机更可恶。抗日时期中国远征军四万多人进入缅甸胡康河谷,出来不到一万,大部分丧命于此物,加上红蚂蚁20分钟就能将人变成一具骸骨。蚂蝗长约2、3寸,嗅觉灵敏,无处不在。感到有人经过时就从树上掉下来,最爱吸附在人的腿和屁股上。虽然我们裹的严严实实,外面还抹了肥皂和清凉油,但无济于事,这玩意儿童叟无欺,从师参谋长到普通士兵无一幸免,裤子上经常血迹斑斑,我的腿也多次被盯过,由于湿毒很重,盯过的地方过敏起水泡,而后流脓腐烂。直到1974年12月结婚时,我小腿上还裹着纱布,小腿肉溃烂后在南京军区总院看过几次,用药水清洗,才逐渐好转,至今双腿一吹冷风就会过敏起水泡,也算是莫沃山恶劣环境的一种记忆吧。山下水草地比较多,里面密布大大小小的蛇洞,不论有毒没毒,令人不寒而栗。走过草地开始上山进入原始森林,这里野牛比人多,还有野象,我们就顺着它们开辟的野道行进,野牛是老虎的食物,所以这条道也是老虎的巡食之道,不时可以看到老虎吃剩的新鲜牛骨头。我们全副武装,带着砍刀,冲锋枪,手枪。结伴用竹杆弄出声响,打草惊蛇、敲山震虎,所幸大老虎没有遇见,但有一次天色将晚,在坐车返回宿营地时,冷不丁从不远处突然窜出一只“大猫”,我还在纳闷这猫好大,驶过才发现是一只小老虎。听说真正的山大王一般在山顶活动。

过了半山腰,这里主要生长杂树和毛竹,大部份毛竹都有四五十公分粗,遮天蔽日,这时候必须用砍刀做记号,砍树皮,插羽毛,否则感觉到处都是下山的路,一不小心就走到悬崖峭壁,到时候又没有向导,即使有老乡语言又不通,所以每隔10米都要做标记。快到山顶我们会休息一会儿,补充能量吃点压缩饼干和罐头,喝点开水,休息一会儿开始往山顶上爬。目标是长大树的地方,这是先遣队的经验:山多高树多高水就有多高。山顶上有大树,部队就有了水源,就能生活,而且爬上大树可以进行很好的地形观察。这时候山路变得更加困难,山顶上几乎全是成千上万年形成的风化石,非常锋利,白中带黑,我们每个人都被山顶上的风化石戳穿过解放鞋。经过先遣队二十多天的努力, 终于在1号路终点向右湄公河旁,莫沃山上找到了合适阵地,最后经过师指挥部确定命名为5号雷达站,我们就在这里战斗生活了两年多。

3、战地技术保障

阵地确定后,在连长张固荣、指导员黄润成、副指导员江海云的带领下,全连齐装满员开赴老挝战场。雷达在拆装千里的行军过程中,我们对雷达、油机、电台等进行分工,做到定人、定位、定内容。行军路上有人检查,架设中步步到位,在老挝共开机近万小时无故障。做到了雷达随时能开动,电台随时能联络得上,情报查的准送的出。
连队的主要装备是两部513警戒雷达,四部油机,通讯使用的是有线电话和无线电台。我是副连长,各种装备的维修保养任务主要由我落实到每一个人,我带领技术人员为主,装备骨干为辅组成了维修班子。雷达从到达莫沃山后,就开始每天24小时倒班作战,这就要求维修班子做到:1、想到,用脑子想效果;2、看到,用眼睛看实物电路,结合实物找问题;3、手到,有问题及时排除故障。我们的经验是把想到、看到、手到的方法贯彻到常年的装备保养中。平时以班为单位,对装备的状况进行登记,每月以排为单位进行交接并由连队组织检查验收,确保装备不带故障工作。另外我们认真研究老挝战场的自然环境。针对旱季和雨季采用不同保养手段,旱季要求用湿拖把,抹布打扫擦拭机器,减少扬尘的影响。雨季问题多一点,要求用干拖把,抹布,并做好备份材料零件的测试;相隔一段时间,备件都要上机调换使用,确保零件完好状态。开机中要求技工必须跟班操作,认真做好记录,摸透装备工作状态,比如讲雷达发射器的机械部分,如阴条线,栅条线的位置在发射机何处,要做得到心中有数。当发射机有故障时,一步到位及时解决问题,使发射机保持最佳状态。对雷达伺服传动和柴油发电机部分,培养每个人“摸、听”的本领,听声音识状态,摸机器感受细微振动变化。这些过硬本领,靠的是战士们平时认真学习基本理论知识,在实际工作中不断摸索总结,一句话:兵听党的话,装备听我们的话。在赴寮作战两年多的时间,两部雷达轮换开机近万小时,年度考核雷达故障率在千分之三以下,大大超过千分之五的标准。为炮群提供了优质情报,较好的完成了雷达情报传递任务。
4、迎战敌情,战绩辉煌。
在战时,雷达兵参战的特点,就是驻守山头,铁甲开进,操纵天线,发现目标,快速传递,不间断的跟进,傲守兰天,为对空作战提供快准连的截击目标和空中敌情,为捍卫所辖领空而战。
1972年二月二十日、三月七日是美机入侵我防区的二个时间点。当5号雷达阵地的上空响起了急促的一等战备铃声,告诉我们有情况连队要立即进入一级战备,当时我正在连队指挥所当班,立即拉响警报,以战斗姿态和一号班的战友跑步前进,经过步步高山坡路到达阵地,迅速分别进入指挥室、雷达阵地513雷达工作间投入战斗。我沉着冷静的指挥着两部雷达协同工作。三连一排长王成豪亲自操作,雷达操纵员一号手高权民随屏跟进,当示波管A显B显的屏幕上呈现0.8:1信号时,就是敌机信号还没有杂波明显时,雷达显示敌机大概在240公里处时,果断命令一号操纵员报出数据,记录员用心记录,报务员一号班何四如接棒杨足淸,他们相互配合,快准连同步向师指挥所抢报了第一点空中情报,不间断的向师指挥所报告空中敌情。
就在美机将要入侵我防区之时,军令如山倒,不时传来师指挥所适时指挥的口令和索要雷达情报的连续性。我及时的传达着师指挥所的命令,指挥操纵员跟综跟紧目标,指挥2号手操纵雷达天线反转,天线在30度角度范围来回扇扫搜索寻找目标。我们双眼紧盯屏幕,仔细观察各种仪器仪表是否处于正常工作状态。这时车厢内只有指挥员的指令声,操纵员熟练操纵雷达情报声,我们连续不断的向师指挥所上报敌机动态,为炮师提供了准确的敌机位置。师指挥所综合各点的情报锁定目标,集中炮师对空火力,将敌机彻底击落。
在击落T一28超低空飞行、F一111中高空快速入侵我防区两架敌机,由于我连抢报了第一点空中情报,为师指挥所最早提供了敌机入侵方位、距离和高度,为高炮准确击落敌机取得了辉煌的战果。保护了老挝人民的生命财产和我方在老挝筑路工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了炮师指挥所的高度赞扬。这两次战斗,上级对我的评价是:“在二月二十日战斗中是指挥点之一,他传达命令快,正确精操两部雷达,在无线不间断的传递空中情报的过程中,为起到双重的雷达情报速传到位,即用有线通信诸之。在三月七日战斗进入战备后,他能在雷达车中组织领导,协同号手操作成绩明显。”这是南京档案馆我个人尘封了四十几年的个人档案资料,足以見证三连在抗美援老参战打下美机的光荣历史。
5、后勤保障持久作战
我作为副连长,除日常配合连长指导员工作,还要花较多时间用在后勤管理上。在老挝,连队生活吃的用的,主要是由国内运来的。部队从昆明收购来的活猪,然后用卡车运到连队,一次一个连10多头,一路颠簸吹风,猪运到连队后,经常感冒生病不吃东西,体质较弱,而且容易受到山中野兽的侵袭,必须为猪搭好猪圈,我们用树棍上下左右排成井字型,大约1.5米高,再用铁丝扎紧绑结实,就这样我们还经常看到猪身上被野兽用爪子透过空隙抓的道道血印,幸好猪圈够牢固,保证了圈养的安全。养猪要有猪饲料,我们因地制宜学习当地人到山上砍野芭蕉杆喂猪。一般选择在向阳45度的山坡上,这里生长的芭蕉树水分含量高,营养丰富,一刀下去水直滴,大一点的一根有200多斤重,无法直接扛到山下,我们就相互接力,上面的人连推带滑传给下面的人。我清楚记得黄友林(总政治部主任黄玉昆的儿子)没有特殊,他和我们一样挥汗如雨,也分不清是芭蕉叶上的水还是汗水。最终送到山下汽车上,运回连队。

 我们的粮食和副食品也是从国内运来的,一次几十吨供部队半年食用,这些粮食都要妥善保管,我们学习兄弟连队经验,搭起了高脚楼。这些高脚楼是悬空的,四周的墙就是篱笆,房顶就用油毛毡覆盖。为防老鼠偷食,我们用罐头盒剪成刺状,把高脚楼的木柱子围了起来订在上面,抹上黄油。战士们真聪明,这样一来老鼠就无法爬上去了。为防老鼠我们还养了猫,猫也是粮食的保卫者,在仓库周围巡逻。猫和人类一样当母猫生了一个小猫后,当起了猫妈,都说母爱是伟大的,这时母猫捉老鼠最积极,仓库是最安全的。她把捉到的老鼠,先送给小猫玩,给小猫练本领,小猫玩够了母猫再把老鼠的头咬下,肉送给小猫吃。这场景亲眼所见难以忘却。到连队山上的路,旱季是路,雨季有的地方冲成了水沟,影响车辆通行,我们就用树杆排起来自制木桥,树杆水泡久了变滑,汽车行驶在上面方向盘会跑偏,桥窄不好调整,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愚公移山,大家把汽车用木棍再杠回去,山林中大家开心地一声齐吼,劲往一处使,泰山也挡不住我们。

  在老挝,我们吃的是国内运来的蛋黄粉,吃不到新鲜鸡蛋,为改善战士们的生活,我们异想天开用灯泡孵小鸡,没有经验灯泡度数太大,最后都成了烤鸡蛋。莫沃山两年,战士们远离祖国,远离亲人,时间久了感觉很寂寞,为了丰富活跃连队的业余生活,我带领大家建起了篮球场。因为援越抗美时,由于准备不足,我们只能把苹果框底部卸掉当篮框使,这次出国有了经验,在国内我们就准备好了铁篮框带到了老挝,业余时间战士们打打篮球,搞搞比赛,很是热闹。那时我们都很年轻,朝气蓬勃充满活力,遇到困难,遇到难事时,大家开动脑筋,积极想方设法解决,乐观向上,苦中找乐,苦中求荣。

  莫沃山上郁郁葱葱到处都是毛竹,战士们心灵手巧,就地取材,闲暇时编出了精美的竹扇,上面还编出了“抗美援老、1971-1973的字样”,至今我家还珍藏,成为那段历史的见证。真是片片扇竹艺,赴寮友情藏。莫沃山上两年的艰苦生活,我们三连战士用自己的行动完美的诠释了“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这八个大字。

 1973年11月历时二年多,我们三连圆满完成任务,一个不拉,满员凯旋回国。全连荣立集体三等功;操纵一排也荣立了集体三等功;包括我在内7人同时荣立个人三等功。

 1974年初,黄指导员和我一起调到了北京通县机场雷达独立营一连,黄润成任指导员,我任连长,我们两人互相配合工作了四年多,很好地完成了雷达航管各项任务。张固荣连长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失联,虽多方打探,但再也没有寻找回来,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黄润成指导员不愧为我们的带头人。2007年他最先撰写这段尘封已久的光荣历史,没有人能比黄指导员更全面清楚地了解三连赴寮参战的前前后后,感谢黄指导员,他的遗作唤醒了三连干部战士的热情,大家继续完善了那段历史的诸多细节,回忆起了更多的莫沃山之恋。让我们的后代记住:他们的前辈,当过兵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军人。他们不为已,不为名,不为利,一心只为中国和世界和平,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这次接到肖新华战友传来的信息,看到大家撰写的莫沃山之恋,也帮我回忆了更多的往事,补充了这些事情,因时间太长,难免有不实之处,如果涉及原则问题,请战友们指出。
2018年2月11日(春节前夕)于南京

  感 言

蒋鸿英军嫂:
見微信,发来的贴子,知悉刘步宏连长的“参战”回忆录已大功告成,为“莫沃恋”又增添了一段尘封历史细节完美的追忆,可喜可贺!这要感谢刘连长的详尽的记忆、撰写;军嫂的参谋点缀;和你们全家的辛勤努力。为回忆录创作你们辛苦了!
回忆录撰写,战友情深,完美展现;文笔流畅,思路清析;层次清楚,内容丰富;过程真实,细节感人;还源于历史。实为我们老战友们详尽的留下了“战地”追忆的全过程。也为子孙留下了一段宝贵的精神财富。为你们全家辛勤的创作点赞!
肖新华
2018.2.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