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些地方,即将从地球上消失,所以再不出发,那将是永远的遗憾。死海,能一睹它的神奇,是我向往多年的愿望,生命如水,流向心之所属,岁月如歌,咏叹初心不变,脚步依然,执着于心灵之旅,放飞于天空之镜,在记忆深处添加一段美好时光。

  出发前在网络上浏览的图片,张大枪拍摄,无人机的角度,更凸现死海的奇妙和瑰丽,愈加心驰神往。

  死海位于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约旦之间,行驶在以色列的湖畔公路,蔚蓝的海水,令人沉迷,仿佛一个蓝洞,散发着巨大的吸引力,因为海拔低气压高,所以水上笼罩一层轻雾,朦胧魅惑。

  其实死海并不是海,它是一个内陆盐湖,露出的湖岸是地球上陆地最低点,负海拔422米,而被称为“世界的肚脐”,湖长67公里,宽18公里,面积810平方公里,但这个数据每年都在急剧的减小。

  去往约旦境内的死海,途经老城马达巴,距离约旦首都安曼四十公里,有三千多年的悠久历史,享有“马赛克之城”的美誉,教堂、餐馆、所有的建筑中随处可见它的踪迹,当地最著名的古迹是圣·乔治东正教教堂。

  拜占庭中东地图镶嵌于教堂地面之上,由二百三十多万块小马赛克组成,其中三分之二因地震破损,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马赛克地图,希腊文的注释不仅标明了地点,还书写了著名人物和相关的历史事件。

  经过讲解,可以清晰看出,地图准确无误地标出了公元六世纪,几乎所有圣经上提到过的城市、河流、海洋的位置,耶路撒冷圣城在整个地图的中心位置,且详细描绘了约旦河通向死海,甚至鱼回游不入死海也清晰可见。

  教堂墙壁挂有很多马赛克宗教画,传说两千年前,罗马统帅进兵耶路撒冷,攻到死海岸边,下令处决俘虏来的奴隶,奴隶们被投入死海,但没有沉到水里淹死,被波浪送回岸边,统帅勃然大怒,下令再次将俘虏扔进海里,但是依旧安然无恙,罗马人大惊失色,以为奴隶们受神灵保佑,屡淹不死,下令将他们全部释放,真是死海不死。

  城中到处是马赛克加工坊,这种古老的装饰艺术,用天然石子、贝壳本色拼接图案,独特的视觉效果,精美别致,因为纯手工制作,所以价格不便宜,一幅25厘米见方需人民币1000元左右。虽然对此技艺不陌生,但今天才知道发源于中东大地,旅行既丰富阅历,又积累知识,这也是我酷爱的原因。

  马赛克通常被做成茶杯垫、挂饰、画作,以方形、圆形居多,捧在手里沉甸甸的,最多的图案是开满花的树,导游介绍说有两种意思:一种是,在这棵树下,发现了第一幅马赛克作品;令一种是,生命之树——橄榄树,象征和平美好。

  午餐是地道的约旦风味美食,在伊斯兰国家饮食是最让人放心的,无论是厨师的制作过程,还是食物的新鲜干净,都不用考虑,只需专心品味即可,因为在《古兰经》中要求穆斯林教徒做到真正的表里如一。

  餐厅窗外是约旦河谷西岸,现今巴勒斯坦领土,贫瘠的土地上,人民生活比较贫困,至今靠联合国和其它国家援助,中国就是其中之一,多年来一贯支持巴勒斯坦国的立场。

  离开马达巴抵达海滨酒店,站在房间的阳台,可以看见不远处的死海,楼前的无边泳池,背山望海,一边欣赏无敌美景,一边尽享戏水的乐趣。

  院中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泳池,湛蓝的天空下,椰树倒映在澄澈的水面,纵身其中,天水和一。

  死海是世界上最低、最深的咸水湖,湖面海拔-422米,刷新我的人生最低度,湖水最深处近400米,平均深度25米,周围粉红色山脉环绕,这里是地球上气压最高的地方,所以空气中含有大量的氧分,感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死海飘浮是每个游人终端目的,捧本杂志更是标志动作,因为死海中含有高浓度的盐分,为一般海水的8.6倍,远超过人体比重,可以轻而易举地飘在海面,包括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不过下海前,一定要保证自己身上没有伤口,还要小心别把水溅到眼睛里,否则你会刺痛难忍;还有在死海只能悠闲的飘浮,游泳可是高危行为,千万不要尝试,如果呛水或者喝水了,胃里会几天都非常难受;再有下海时注意湖底盐结晶非常锋利,一定记得穿鞋子。

  一对年轻的情侣,玩得非常开心,美艳的阿拉伯女子,下海也要全副武装,这就是穆斯林遵循的羞体文化,也是伊斯兰教道德准则之一,但透过厚重的衣服,仍可领略她的曼妙身姿。

  虽然对面就是巴勒斯坦,可是没人敢偷渡过来,即使不会沉没,但长时间游泳,人会脱水而死,和腌萝卜干一个原理,所以在死海浸泡不要超过30分钟。出水后感受一下闻名遐迩的死海泥,从当年的埃及艳后,到现在的欧洲皇室,以及每年数十万来此度假疗养的游客,可见其魅力之大。过敏体质的我先涂一层试试,稍待片刻没有问题,果然是纯天然,继续再涂一层,秒变黑人,哈哈哈!

  海泥干后用淡水冲净,感觉皮肤异常细嫩爽滑,不用抹化妆品,也紧致滋润,漫步海边,今天风大,小有波澜。超浓的咸水中没有任何鱼类生长,沿岸也无任何植物,这大概就是死海名字的由来吧。

  夕阳西下,天空瞬间变得金黄橙红,山光水色交织成一幅画卷,死海落日快的惊人,暮色渐浓,幽蓝的海水,神秘美丽。

  斜阳西沉,极致的远方,撒满金色的余辉,酒醉的晚霞映红了双眸,伫立的身影,遥遥的注目,触动心底的那份眷恋,天荒地老的浪漫柔情。

  附近的清真寺亮起了灯光,宣礼塔上传来阿訇低沉的召唤,礼拜时间到了,漫天的晚霞中,高大的椰树站成了剪影。

  晚餐后,散步于庭院中,夜色降临,服务生点燃了熊熊篝火,吹着海风,五湖四海的游人围坐一起,不同的国籍像个奇异大家庭,一只小猫也凑过来烤火,暖暖的情愫在心中荡漾。

  翌日漫步海边,气温低到穿起羽绒衣,难以想像昨天还穿着泳装,由于死海被陆地环绕,不与其他河流和大洋相连,所以没有潮起潮落,今晨无风无浪,宁静的死海,只有我撩起的一丝丝涟漪。

  现今的死海,海水蒸发量远远大于补水量,上游的加利利湖和约旦河更多用于生活和灌溉,所以水位正以每年一米的速度下降,根据专家预计,大约25年后,死海就真的死了,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缺少生物的死海清澈透明,据说约旦当局正在计划引红海之水接济死海,可能会减缓水位的下降,希望死海不要从地球上消失,继续延续死海不死的传奇故事。

  四周寂静无声,在水畔躺椅上小憩,凝眸死海,远离喧嚣,深邃静美,尽心感受其淡泊平和之美,呼吸世上最清新的空气,灵魂深处浅行静思,光阴荏苒感悟点滴,回归自我内心悠然。

原创文字:超然

摄影人物: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