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岁末了,春节马上将至。想想现在初一拜年时不是窝在家里上网,就是领孩子出去逛一圈附近景点,倍感索然无味,不禁回忆起小时候那些欢快的拜大年的时光来。

在家乡一进入农历腊月份便家家户户开始忙年啦,大街小巷都飘荡着浓浓的年味气息,那些经过洗涤晾晒的花花绿绿的准备做过年新衣服的布也飘在街头巷口荡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那甜甜的蒸馒头的米香、枣香也飘浮在空气中,令人心旌荡漾,欢呼雀跃着迎接大年的到来。


待到农历二十三小年来时,家家户户晚上早早包好水饺,放上一挂鞭炮,在喜庆的噼里啪啦鞭炮声中迎接灶王的到来,一家人炒好几个简单朴素的菜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谈论,想想为大年都做了哪些准备?还缺什么等等?


过了小年是大年,在小年的诚恳铺垫中,大年很快就如期而至啦!

为了迎接大年的到来,一家人往往在晚上八九点钟早早就开始了准备,把萝卜菜焯好,肉垛好,放上点白菜心、芹菜,酱油、葱、姜、五香面调制好香喷喷的饺子陷,面早早拌好扣在一个大缸盆里醒着,(方言,让面团柔软滑嫩些)然后该炒的菜也都分别准备好。做完这些各人再找出自己过年的新衣,然后一家人躺在土坑上和衣而睡,感觉睡不多久,我们都被母亲叫起来,穿上新衣欢欢喜喜起床啦。


那时也就二三点左右,天还漆黑一片,但村里已是热闹起来啦,谈话声鞭炮声此起彼伏,等到母亲炒好菜下熟水饺,我们吃完之后就和小伙伴们浩浩荡荡出发拜大年去啦。


尽管天还没亮,但这时村口的巷子里已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啦。到处飘荡着“新年好呀”的问候声和欢笑声,有几只不讨人喜欢的狗听到此声便狂吠起来,但立刻遭到主人的训斥,便再也不敢出声啦!巷子里的人听到后便又哈哈大笑起来:不识趣的狗!


小孩子们听到后便一窝蜂地往前跑,一边跑一边说:走!我知道是谁家的狗!也训训它去!大人们便嗔怒道:小熊孩子!瞎起啥哄!都散了!我们便循规倒矩起来,慢慢加入长长的队伍,挨家挨护拜起年来。

每到一户人家都得按平时辈分规规矩矩地用清脆的声音喊一声:XX,过年好!直到把一家人全问遍,然后主人会把好吃的每人一份分给我们,有瓜子、糖块、自炸点心、各种农家小干果(小酸枣、软枣、无花果干等),我们赶紧接过,说声谢谢!放进新衣服口袋里,那时为了放拜年礼物,都各人要求自己母亲缝上四个大大的兜,上衣两个,下衣两个,也不管是否难看了,有的新年一过就拆去啦,所以我们称之为“过年兜”,这样一家一户拜下去,我们每个人的“过年兜”都胀鼓鼓的有冲破下来的趋势。


于是都一溜烟地跑回家去掏空“过年兜”,又一溜烟地跑回来重新加入拜年队伍,每个人蹦蹦跳跳欢天喜地的,待到天刚蒙蒙亮,东方破晓,公鸡也开始啼叫起来,此时,鸡鸣声、鞭炮声、欢笑声充溢着整个小村庄,整个村庄和谐温馨,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如果有谁拜年饿了也千万别担心,一到天亮到谁家拜年,人家都会让你尝尝他家包的水饺,这时千万不要推辞,一定要吃,不吃的话主人会很烦的,据说吃了这些过年包的水饺,一年都会有好运气的!吃完再夸赞一番:嗯!好吃!好吃!这时主人们脸上便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盛夏里开着的那朵娇美的莲花儿。


我们小孩子也到处吃几个,小肚子都快冲爆啦,便聚到巷子口玩起游戏来。玩完游戏便掏出过年兜里的礼物放在地上比一比,看谁挣的糖多,各人数各人的,报上数后排个一二三,甭提多高兴啦!比一比谁的糖纸漂亮,偶尔互相交换几颗,吃完糖后糖纸舍不得扔都留着,整整齐齐放在一个小方盒里,那上面一处处的五彩的图案都承载着我们五彩斑斓的梦幻,也是对拜年的一种莫大的收获!


直到大人们喊我们吃中午饭才恋恋不舍地互相离开。

村子挨家挨户拜完年之后,在初二之后的日子里大人们便领着我们去走亲戚也就是去七大姑八大姨去拜年啦!都是至亲,或多或少我们会收到压岁钱(方言叫磕头钱),那时不管一元两元亦或五元十元都非常高兴,在回家的路上哼着小曲捂着裤兜一路蹦跳着回家啦!那么远的路全是步行一点都不觉得累,只觉胸膛里似有一团温暖的火在燃烧,浑身都充满力量!一路都是欢声笑语!

而今居住在高楼大厦中的我们都似乎封闭起来,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的趋势,几乎左邻右舍都不走动,甚至不认识,拜年似乎也越来越淡漠啦,所以每到年初一拜年时节便会特别怀念小时候那些拜大年的时光!那些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暖热了我整个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