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妙处在于它一直轻声地提醒我们:我们所知甚少,而这个星球却是如此的美妙。

"叔叔要健身吗"?刚走出地铁站,迎面碰上个小伙子手里拿着一叠韦德健身的宣传资料,我下意识地赶紧一吸肚子,心里"呸"了一口,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斩钉截铁地一句"不要"。


第一次被称呼叔叔也是在上海,记忆很清晰,也许因为当时确实比较刺耳,甚至有想上去给那小子几拳的冲动,只记得问路的少年一脸的天真与憨厚,我也就忍了。


转眼又是N年过去了,现在被这样称呼倒也觉得很OK了,心里一笑,很自然地又放松了点儿肚子,继续走我的路。


时间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匆匆滑过,现在很多时候前一秒的记忆还是以各种懒散的姿势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后面猛然被自己的呼声惊醒的瞬间却发现自己已经出溜儿到了茶几的下面,还好有厚厚的地毯,倒还挺舒服。


"老了就是老了",一个朋友给我的四十岁生日祝词,每次想起来都不禁哑然失笑。想想我的外甥女儿马上就要大学毕业开始她梦寐以求的3D电影制作的工作,而她出生的前一天我陪着我老姐说笑来帮她尽量忘掉宫缩疼痛好像也就是在昨天。


事业上也开始一路下坡儿,虽然还有热爱,但热情都只存在于大家讨论时发现新兴趣的瞬间,剩下的更多是奋力逃避各种丑陋的无奈,其实我很清楚地意识到,现在的公司和老板跟我就属于八字儿不合,无解了。但我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在这个行业里我已经获得过太多的快乐,再选一遍我应该也还是会沿着老路重新来过。


九一年因为绝无可能在国内考上大学而游走他乡,到了国外好像突然改邪归正一样地认真了自己的学业。毕业后非常努力地工作了十一年,然后又开始喜欢旅行,再然后就有了过去这到处跑的十年。想做的实在太多了,每件事只要认准了就强迫自己尽量做好,发现自己原来骨子里是个非常好强的人。


但人生也的确是短暂的,这么多个几年几年的下来,不老倒也奇怪了。两年前,在挪威北部的一座山上攀爬一个一米半多高的石崖,身下是几十米深接近垂直的岩壁,痛苦犹豫于继续攀爬还是退出的时候人生第一次有了恐高的感觉,那个瞬间,我意识到了也许是自己这辈子能折腾的上限。


那个什么怎么说的来着?噢,对了,"在时间的长河里学会和自己握手言和",虽然还是没完全理解这话里的完整意义,但自己已经可以原谅自己能力的有限,无限平静地接受自己梦想着却无法达到的那些人生目标,好吧,山在那里,让别人去爬也不错,我可以喝着啤酒为他们真心地鼓掌祝贺。


就像歌词里写的

"我们以为老去是件漫长的事

有时候它却是一夜之间"


到现在刚刚好完成了自己出行的第一个十年,把自己喜欢的一批图片找出来纪念一下所有难忘的美好。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时间这种东西总是让人细思恐极,在非常不情愿的状态下挣扎着但还是身不由己地被凶猛的后浪推成了前浪,那就干脆别去多想了,继续走着看着经历着自己的路吧,下一个十年从现在开始,下一站会是哪里?


写在我47岁那年的第一天





愿我出行三十载,归来依然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