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起来,文哥展了展腰身,他习惯地走向阳台。哎呀,他着实一惊,一品红花儿开了!在旁边众多绿色花木的衬托下,红的那么耀眼。
  昨早儿,他盯着这盆朋友新送来的一品红,见萎靡不振地,叶片儿还塌拉着,心儿既失落也郁闷。
  文哥特喜爱花儿,可花儿从来不怜惜他。在别人家养的好好的,一搬回来,没几天,一准儿蔫巴。别人送的,从花圃整三轮车往回买的,情没少领,钱没少花,都昙花一现,悦目不了几天。后来索性就摆放些龟背竹、君子兰、虎尾兰,垂盆草及一些不知名的观叶植物,看个绿气,图个省心,他自叹没养花的命 。

  ‘’ 牛局,牛局哎,你快过来瞧瞧 ‘’ 文哥朝厨房那边喊着。
   牛局是谁?文哥的妻子,属虎姓牛小名花儿。文哥昨晚没敢熬夜,在沙发上陪牛局看电视剧《我的前半生》,还时不时地给人家牛局削个苹果,剥个小金桔啥的,不时就剧中情节人物即兴点评,这可是他强项哩!
  一晚上,文哥迎合着牛局骂那个坏了良心的,挨整砖不挨半头砖的陈俊生,他比牛局还愤青,似乎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嘎吱儿声响了。
  文哥夫妻俩经过岁月的磨合与洗礼,应该说在精神层面已达到高度的融合统一。俩人电视是能看在一块的。
  无论是各种文艺晚会,还是 “ 心连心 ” 等五花八门的综艺节目。谍战片、年代剧、永不掉牙的老戏剧都属鈡爱。那真是一起心跳无杂音,要叫好都叫好,要伤心都抹泪。

  当初,文哥与花儿经熟人穿线搭桥后,愣不碰面,鸿雁传书一篇篇。文哥在信中坦诚相告:自己一家攀南山,越北山,望着北斗,冰夜艰难……是动荡岁月里飘过来的家庭,底子薄,不富裕,家里负担也很重,让花儿慎重考虑。
  谁知花儿信中回 “ 你爱文学,我爱文艺,精神追求很一致!
  条件差,不要紧,酒盅盅量米,我不嫌你哥哥穷!”
  文哥无语,铁了心,非花儿不娶。
两人身材般配,气质相近,长相文雅也秀气,陌生人以为他俩是亲兄妹。
  文哥书痴,将现实当成浪漫书境,有一年生意被骗,苦夜难熬,雨打花芯,花儿串串泪湿枕巾,文哥也一夜老十岁。
  风雨中身子疲惫,文哥不愿与花儿同行,买件东西,眼拙的营业员误以为文哥是花儿她爹。
  成为故事回忆起,花儿捧腹笑,‘’ 我是鲜花你是泥 !‘’
  哭过笑过,开花结果皆有因!
  路再难走,也没有红军雪山草地苦。不经风雨,怎见彩虹?一路走来,夫妻倆也无怨无悔!自强不息,奋进事业,生活也渐渐好起,迎来了明媚,花儿开的越来越艳丽。

  说到性格,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儿,既是天生,也与环境影响极大。花儿十八岁当了孩子王,虽然还是柔弱的花季,但凭她不服输的倔犟劲儿 ,再捣蛋的学生,最终都被她制的服服贴贴。课堂纪律,合格率,优秀率,至退休时都是全区前列 。

园丁特性、花儿的职业习惯不由地带回家里,文哥有时也觉的很憋屈。   

在生活的一些琐事上,花儿不够细腻,想让文哥帮着干个家务活,委婉告一声就行,可她偏偏要用手指,像指挥小学生打扫卫生似的。  

可当花儿意识到不妥后,也能扭转,但她绝不会直接认错,而是转个话题,唠叨起丈夫的若干好来。

要不就是耍她的手艺,“ 老公,我做个蘑菇炖豆腐吧,再添个韭菜炒鸡蛋,你不是说百吃不厌?我见你最近睡不好觉,奖励你小喝两口,中午睡一觉,那可美?‘’  

嗻!打一把掌柔三柔,反正我是你蓝子里菜,任你揉来任你洗。文哥已经百练成“精",不然你说能怎地?  虎,牛局,花儿,三种角色转换,她并未刻意,却也犹刃有余,花儿如要过度柔,文哥还觉得起鸡皮。真应了那几句 “ 打是亲,骂是爱,一团綿花我不爱!” “ 男人如璞玉,越磨越润气!”  

这不,昨晚文哥顺势而为,摸的虎毛儿顺顺的,花儿一晚上高兴得面如桃花,好个夫妻温馨的夜。

  因而,今早他胆儿壮起:‘’ 花儿,花儿,叫你快过来看花儿,仅管磨蹭个啥? "
  “ 吼叫个啥呢,我做好蛋汤就过来呀!‘’ 听的出,牛局今早儿好心情。
为啥人家小名花儿,他习惯叫成牛局?我想,这种家庭里昵称含义,你懂滴!
  花儿,资深教师,从学校到省里,教育能手,三八红旗手,新长征突击手,优秀教师,各类奖状一叠叠。
花儿的才艺也了得,音乐教师的底子,天生一幅好嗓子,扬琴,琵琶弹奏的袅音依依。她身段儿好,那舞跳的叫一个儿美!
  花儿肤色好也是公认的。五十大几了,仍不见她额上一点皱纹。年轻时,花儿的脸蛋嫩如粉桃,乌亮长发披肩,骑着坤梁凤凰,在去学校的路途上,不知让多少拖拉机手迷失了方向。
  文哥与铁友们小聚喝酒时,总要被友们加搁几句,“ 你小子事业不怎地,最成功的就是把花儿抢到了手里 ”,听到美言,文哥也心醉醉的,可他还是揣摩出,这帮鬼们,有点嫉羨与不服气的味儿!


  花儿退下来没几个月,她本打算利用自己的厨艺,在今冬好好把老公煲养起来。饭菜几乎不重样,变着法儿让文哥吃的舒心。还时不时给文哥弹一曲,边弹边唱,要说文哥这日子也够滋润滴。
  可最近,天有风云,刚降了一场瑞雪,仍没实现他夫妻俩早就预定好的 “ 踏雪寻梅 ”,社区群里的好友们数落声此起彼伏 。 “ 你俩是怎地啦,越活越老朽了,不争气,败煞兴!”,
  其实,他们这对在别人眼里看来的最佳搭配,最近闹起了别扭。文哥最近走火如魔了,上班下班来去匆匆,一回家就窝到沙发上,手不离机。
  花儿的饭做好了,叫煞他,他不应,问他个事,瞎打岔儿,饭来张口,吃着人家做的好菜,连正眼都不瞧人家花儿一下。边吃边盯手机,整个人丢了魂儿似的。
  平时文哥在家里可是个勤快人,对花儿呵护有余,是出了名的模范丈夫,花儿的同事们羡慕之余 ,拿起样版,回家数落起孩子他爹。

  话归正题。这会儿,花儿总算忙完厨房的事,边将湿手在围裙上左擦右擦,边小碎步儿来到阳台这里。
  ‘’ 唉呀,老公,我比你起的早,怎就没注意到呢,这花红艳艳,红艳艳地哩!”
  “ 你就还没有点别的感觉?”
  ‘’ 感觉,我看你又酸起来了,不就是盛开了一盆花么?”
  ‘’ 那你再瞧瞧,咱家阳台上这一盆盆绿叶儿植物,就不能联想出更美的一句词? ”
花儿虽然初中就熟背了《红楼梦》的诸多精彩章节,但她打心底儿承认,文才难跟老公比!
  大前日,老公尽管是捏手捏脚,轻轻掩门,后半夜进了书房,她仍有知觉。老公痴情着文学创作,她心底儿是清楚的,可是老这样熬夜,她着实心疼,看他那焦悴样子,皱纹也明显了,图个啥子呢?
  那天老公一早从书房钻出来,爬到她床头,兴奋念着半夜辛劳成果,诗儿刚念到第三句,她就硬生生給出两个字, “ 狗屁 ”,她蒙着头,话一出口也后悔,似乎看见老公拭眼泪。

这会儿在阳台上,她挨在老公身边,瞅瞅花开又瞅瞅老公那有些沧桑的脸,很内疚 ,眼角已溢出珠珠泪。
她激情地憋出一句: “ 万绿丛中一点红!”
  “ 聪明呐,老婆,你才思真敏捷!”
  花儿听此,有两个 “ 好 ” 字儿溜到嘴边,赶紧缩回去了。
此刻,她忽然意识到这两字太伤大雅,控嘴!
因为昨晚儿在被窝里夫妻倆脸对脸,心贴心,柔情地唠叨了半夜。

  “ 老公呐,我粗心了,实际你干的是好事!”
“ 可不,你想想,你现在被市区几个文艺队叫得紧,手机一揣,就背起乐器,图啥?”
‘’ 图啥?图个乐儿,也是精神品味,咱鼓舞了更多的人,老有所为,既身心愉悦,还宏扬了真善美!”
文哥觉的花儿上道了, “ 那我在手机里加了个美篇,道理不是一样样滴?”
“怎就一样样滴了?我们那是又唱又跳还有乐器,乐着呢,你这写稿,愁眉苦脸,半夜不睡,为加个精华就掉两斤肉,假如出上十来个精华,你还不廋成枣树精!”
“ 你说得悬煞呢,最近确实累些,除了写稿,还要考虑圈子的建设问题。互动交流学习,作品分析点评,需要引导。一个圈,三百来号人,需要管理。再说美篇平台与写友们如此器重咱,多付出些算个啥?”
“ 我看你有点似蚂蚁戴上谷壳壳,充大头哩,你对我说,圈里不是作家就是诗人,藏龙卧虎地,怎么轮着你管理?你胆儿贼大哩 。 ”
  ‘’ 花儿,他们这些人有才不假,可一个比一个谦逊,你仅是关照些他们写作时要注意身体,他们就触动真情,你为他们指出一个错别字,他们也总是谢了又谢,越有才越谦逊 ,与咱现实中一些人不是一回事!‘’
  “那你也不要直肠子 ,咱就那两下子,半斤四两地 ,别让众人笑话你。”
  “ 笑话啥?这里的人你追我赶,一心一意搞创作 ,篇篇精品宏扬美,社会影响力大着呢。即是有些写友功力稍弱些,潜力也很大,咱能尽力帮帮,携手共进还不美?假如美篇平台就此拓展下去,那可了不起,对社会的贡献要数第一!”
  ‘’ 老公,我是说不过你,反正你悠着点,不能手不离机,要护着眼睛护身体,好事情,我会支持你!‘’

  花儿有时会撒小娇,可是从来明大理!  

文哥心头暖流一股股,握紧了花儿的手。还没等文哥吱声,花儿又吟起了老公近日里极为赞赏的一段诗 。

‘’ 红,不需要太多,  

一点就足够,在众色中跋扈。

有时候 ,

红,却需要很多很多, 

红得不留一点空隙。

   

你的挚友北山的这段诗,我好像也悟出了些道理!”  

“啧啧!我的花,没料到,你对我美篇的事很在心,连这首我很欣赏的诗,你也用心记了,吟的这样激情,这样美!”    

温馨的床灯下,花儿脸颊泛红晕,她被丈夫蜜一样的赞美灌陶醉!  花儿趁兴头儿上又发挥:

“ 你给北山的诗评含深意!  

 

红,不需要太多,一点就足够!万绿丛中一点红,夺目!这不就是我们今天非常渴望的一种精神,一种品格,一种正能量?  

血是红的,这是生命的主宰!井岗红旗一路扬,雪山草地不畏难!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不也正是为这个民族唤发勃勃生机的一点红吗!  

有时候,红,却需要很多很多,不留一点空隙!这不正像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各族人民实现中国梦,开劈“一带一路”,民富国强,中华传统文化全球扬吗?! 

  这也不正像我们的美篇平台,一个个圈,一群群人,齐心协力,用自己的镜头、自己的笔,汇聚成昂扬的力量,宏扬正能量,讴歌真善美。”   花儿不愧为多年政治教师, 理解了文哥诗评的精粹,震的文哥心儿澎澎跳。  

“ 花儿,你不愧为我的花儿,为夫折服了!这里就是这么一群人 ,心心相印,志趋相投,满满正能量,在这个平台上,贡献才华智慧,美篇可要红呢。”  

“ 老公,心儿美了?” 

 “ 美了!”

这一夜,坚定了文哥在美篇奋力追赶,多出精品的信心!
  这一夜 ,花儿也动了心思。老公夸赞美篇那么有魅力那么美,听说有退下来的老名星。还有音乐、歌舞老腕儿,如在这儿能遇见他们,当了几十年老粉丝也真值了,哎呦,这个平台如星河璀璨,大地春歌,给力!
  花儿心中激情涌动:立春了,过年了,美篇我也加一个,我倒要进去看一看,到底是老公蒙我,还就是真的那么美!
  
  片片儿绿叶相托衬,一品红花儿,真红! 
  此时,她从心底哼起了带着她小名儿的那首歌:“ 花儿为什么样这样红 ,这样红。”

  今早儿,阳光似乎都洒进阳台里来了,又暖和又舒心!
  花儿与与文哥在阳台上眺望窗外,依偎的更紧了。


感谢大地诗刊的鼎力推荐!
本文图片部分为本人创作。
部分为网络公开图篇,感谢图片的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