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诗篇19:1-4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
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
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
他的量带通遍天下,
他的言语传到地极。
神在其间为太阳安设帐幕。
......

第一章


苍穹之下

日暮远山暖,

月出近水泠

东墙花影重,花摇月下风

月照花心动,花迷月影斜

踏遍青山人不老

眼收世界心存情

眼界里跨千山万壑,

镜头下现五彩缤纷

胸中世界眼前景

万水千山总有情

乐山者仁乐水者智山水间存无穷奇景

情有独钟爱有独属情爱里有无穷乐趣


怅寥廓

水的清澈, 并非因为它不含杂质, 而是在于懂得沉淀;心的通透, 不是因为没有杂念,而是在于明白取舍。

世界有多大?心到景的距离。路有多远?心到物的距离。情有多暖?心到心的距离。

生命里总有那么几个瞬间,必会穿透时光,烙刻在心灵深处!

第二章


艺术家是自然的情人,所以她是自然的奴隶,也是其主人。

我把那些已逝去的尘世繁荣带到我的世界中来。


我的朋友,你伟大的心闪现出东方旭日的光芒,如黎明中一座积雪的孤峰。

在我的生命中,有贫乏和沉默的地带。

它们是我忙碌的岁月得到阳光和空气的空旷之地。

在万物的哀愁里,我听到了“永恒母亲”的柔声细语。

雾,如爱情,在山峰的心上嬉戏,绽放出种种美丽的惊喜。

浓雾好似大地的希冀。它藏起了自己哭求的太阳

我灵魂的忧伤是新娘的面纱,等候着在午夜被掀开。

太阳穿上朴素的光之衣,云朵却披上了绚丽的衣服。

世界以痛苦来亲吻我的灵魂,却要求我用歌声作为回报。


夕阳西下,清晨的东方已默默地站在面前了。

飘雨的黄昏,狂风无休无止。

我望着摇曳的树枝,思索着造物的伟大。

让我们生时犹如夏花一般辉煌绚烂,死时犹如秋叶一般宁和静美。

小草在地上寻觅伴侣。 树木在天空寻觅寂寞

沉默蕴含着言语,宛如鸟巢怀抱着睡鸟

生命的跃动在它自己的乐曲里得到了休息。


在心的远景里,距离显得更为宽广。

神在黄昏的暮色中,拿着我往昔的花到我这儿来。这些花在他的花篮中还保存得很新鲜。

我已明白你在花朵与阳光里低语的含义——教我明白你在痛与死中的话语吧。

向日葵耻于与无名花朵为伍。
太阳升上来了,向无名花儿微笑,说道:“你好吗,我的宝贝儿?”

露珠对湖水说道:“你是荷叶下的大露珠,我是荷叶上的小露珠。

尽管走过去,不必为了采集花朵而徘徊,因为美丽的花儿会一路开放。

让仅仅看到花刺的人也睁大眼睛看到玫瑰吧。

摘下花瓣,并不能得到花的美丽。

花无愧于它所生长的伟大世界。

佳物不独来,万物同相携。

黑夜悄悄地让花儿绽放,却让白天去接受谢意。

神等待着,要把原本属于自己的花朵,以礼物的方式从人类的手中赢回。


黑夜的花来迟了,当清晨亲吻她时,她颤抖着,叹息着,凋零在地上。

你是我生命海岸上的曙色中一抹金黄闪光,第一朵白净秋花上的一滴露珠。

故乡的荷花在这陌生的水域绽放了,同样醇美,只是换了个名字。

少年时封在樱花树下的彼此写下的密信,那些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现…

泥土饱受侮辱,却以花朵作为回报


小花躺在尘埃中。 它寻找着蝴蝶走过的路。

他们点燃自己的灯,在自己的庙宇里,吟唱自己的歌。

但是鸟儿却在你的曙光中,唱着你的名字——因为你的名字就是欢乐。

爱的快乐,像鸟儿在花丛中吟唱。

在我朦胧沉默的心里,似乎充满了蟋蟀的鸣唱——那灰色的曙光之音。

我的忧思纠缠着我,问我它们自己的名字。

她贴近我的心犹如草原的花贴近大地;她给我的感受是甜蜜的,犹如睡眠之于疲倦的四肢。

带我到您静谧的中心,让我的内心充满歌声吧。

总有一天,我将在另一个世界的晨光里对你歌唱:
“以前在地球的光里,在人类的爱里,我曾经见过你。”

一个忧郁的声音,筑巢在似水年华中。

它在夜里向我歌唱:“我爱过你。”

听,我的心啊,听那世界的呢喃,这是它对你爱的召唤!


我的心向旋风张开了帆,要到任何一个阴凉之岛去。

天空中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鸟已经飞过

把黄金系在鸟翅上,鸟儿将永远不能翱翔于天际。

我们的青春,就如同鸟儿一样飞去不回来。

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

在我心头涌现的想法,就像一群野鸭飞过天空,我听到了它们振翅高飞的声音。

歌声在天空中感到无限,图画在大地上感到无限,而诗,无论在空中,还是在地上都感到无限。因为诗的语言会舞动,诗的音韵会飞翔。

果实的贡献是珍贵的,花儿的贡献是甜美的;让我做绿叶那样的贡献吧,谦逊地、专心地垂着绿荫!

果实啊,你离我有多远?

花儿啊,我藏在你心里。

根是地下的枝,枝是空中的根。

少年时的那些回忆就仿佛黄昏中的晚霞,浸渍了醉人的红

这树上颤动的叶子,如婴儿的手指,打动了我的心。

逝去了的夏之曲,飘摇在秋间,寻求它旧日的巢。


我们的爱给我们沉淀记忆的机会,却敌不过时间。

那在无名之日里的感触,牵系我心,宛如绿色的苔藓,缠绕着老树。

路旁的青草,爱那繁星吧,那么你的梦将会在花瓣里实现。

我的心,和着波浪拍岸的歌声,渴望抚摩这个阳光灿烂的绿色世界。

爱的苦痛,像澎湃的大海,在我的生命里放歌;

大海啊,你说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质疑。”
“天空啊,你回答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沉默。”

亲爱的朋友啊,当我静静地听着涛声时,我感觉到了你伟大思想的沉默,就在暮色深沉的海滩上。

您曾经引导着我,穿过白天拥挤不堪的旅程,来到黄昏的落寞之境。在夜的寂静里,我等待着它的意义。

群山如孩童般叫嚷,举起他们的双臂,想摘下繁星。

夜的序曲开始于夕阳的音乐,开始于它对不可言喻的黑暗所作的庄严赞歌。

晚霞对落日说:“被你亲吻以后,我的心变得就像黄金的宝箱。”

落日问道:“有谁可以承担我的责任呢?”

陶灯说道:“我要尽我的所能去做,我的主人。”

夜的漆黑是一只口袋,迸发出黎明的金色光芒。


我们的名字,是黑夜里波浪上射出的光,不留痕迹就消失了。

黑夜对太阳说:“在月光下,你把你的情书送给了我;在草地上,我已带着斑斑泪痕做了回答。”

月儿把她的光亮洒遍天宇,却把她的黑点留给了自己。

我的黄昏从陌生的树林中走来,说着晨星听不懂的话语。

从别的岁月里飘进我生命中的云朵,不再落下雨滴,也不再兴起风雪,只把色彩挥洒于我落日的天空。

在日子的尾梢,当我站在您面前时,您将看见我的伤痕,明白我的许多创伤都已愈合。

不要说“这是清晨”,然后用一个“昨天”的名词来摈弃它。初次见它,把它当作还没有名字的新生儿吧。

我们的欲望把彩虹的颜色借给那不过是浮云的人生。


你是从遥远的天空
俯向尘土的一道彩虹,
一片白云烘托着的
新月的梦

今天大地在阳光下向我细语,像一个纺纱的妇人,用一种已被遗忘的语言,哼唱着古老的抒情曲。

我的歌和我的爱情合而为一,就像流水潺潺,同它所有的波浪和激流一起歌唱。

我对她的爱情,是我旺盛生命的流动,仿佛河水在秋天泛滥,泰然恣意奔腾。

所有图片均由Lala女士所摄


第二章诗文选自泰戈尔《飞鸟集》

音乐选用 Sonata No.1 In G
Major -- Gioachino Rossini


谢谢您的点赞鼓励,有感动就转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