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写了一堆七七八八的过年前做的事情,很多女人都有感触,觉得我过日子有心气。其实女人都是这样的,尤其是到了过年的时候。


我家做这些吃的,老张就在朋友圈晒。一会儿他就问我,你的烧饼怎么做,有好几个人要制作方法呢。我说都谁啊,他说,谁谁,还有谁谁。我想想,奥,这几个人我都加有好友。我就说,我有一篇专门写烧饼制作的文章《烧饼之舞》。等我发给她们。


等我闲下来,在美篇里翻,找出文章,一一发给那几个要制作方法的朋友,人家回复信息的,我还的聊几句。这个烧饼的事儿才算完结。

  昨天去菜市场买肉馅包饺子,前几天买的肉馅都让我炸了丸子了。这次我买梅花肉,回来自己绞馅。我想既然绞馅就多买一些,连过年用的都买了。结果挑了一块梅肉,又是70多元的。回家老张说我买上瘾了。在菜市场一转,看见卖莲藕的了,想起来我很久没有做糯米藕了。就又买了四大节藕。


我做糯米藕是缘于我的一个闺蜜,她特别喜欢吃。有一次她来我家,从我们这里的国际大厦的鲜鲜坊买了一节糯米藕,我看包装的价签上标13元,我说太贵了,不就是糯米和藕吗?我们自己就能做。

  后来我无师自通。我买了藕和糯米,先把糯米泡发2小时以上,把藕洗净,刮掉外皮,切掉一头,然后将泡发的糯米填入藕孔中,用筷子搗实,再把切掉的一块用牙签插住封口,高压锅放水,埋过藕,再放入红枣和冰糖,上汽20分钟即可熟。吃的时候切片,撒糖桂花(超市有卖)。


女儿的一个同事,极喜欢吃我做的糯米藕。每次我给她两节,她也不切,就那样咬着吃了。还有我们家炸的丸子,女儿高中时一个女同学,后来去新西兰了,每年我都给她一些丸子,她也不拿回家,就那样一个个的吃了,也不加热,还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丸子。

  糯米藕做好了,老张又晒出来,又新一轮的询问制作方法的。我又重新的写一遍制作方法。


女人们就是这样,看见别人家都做这做那了,就心慌了,觉得自己家的年不如别人家的红火,就赶紧的学,赶紧的做。


我家今年做吃的是有些早,就是为了配合女儿他们拍摄。济新姐一看我家都开始炸丸子煮肉了,也抓紧采买。买回来才看了我写的美篇才知道我家是有原因的。女人,就是有点沉不住气儿。

  我那天买的那些肉,都基本上处理好了。牛腱子煮了酱牛肉,方肉腌上了,肉馅炸了丸子,两个煮耳朵也煮了,肘子也卤好了。老张说还想做一点猪头肉,他说看人家压的猪头肉就很好。我觉得他不在于吃,就是我说的,他痴迷于制作过程。我家姑姑说,那我去买一个猪头,咱们一家一半吧。


昨天姑姑早早的就买来了猪头,还给婶婶家又买了一个肘子,我们又倒上老汤,开始煮肉。锅小,一个猪头煮了两锅,肘子煮了一锅。从中午一直到晚上。家里一直飘着煮肉的味道。老张想起来我家有一块从驼梁捡回来的石头,问我放在什么地方了,我说在地下室呢。他让我拿上来,说压猪头肉用。

  肉都煮好了,姑姑、婶婶把她们各自的都拿回家了,我把留下的猪头肉用保鲜膜包住,放在小盆里,上面放一个盘子,压上那块石头,也不知道压成什么样。


过年时,对于做吃的,各家的女人们都相互比较着,学习着,思量着自己家的吃食准备的是否够了。也思量着过年期间自己家有谁来,要准备几桌客人饭食,菜品,也翻翻朋友圈看看别人家的。感觉不足的再去采买,回来继续制作。

  对于家里的卫生,布置,更是比个心劲儿。总是觉得别人家都弄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自己家里还脏乱差呢,于是也铆足劲儿干了起来。林霞姐看了我的美篇,留言说,你家都一尘不染了,我家弄不到你家的程度,也要好好打扫干净啊。于是决定取消原定周末学拍照的计划,改成搞卫生了。


我去年做我家那套红色中国风桌布饰品的时候,我徒弟京玲就说她也要做,还在网上买了电动缝纫机,但是用不好电动的,又在网上找二手的机械缝纫机。我赶紧告诉她,做这些东西最好是废物利用,把家里买的布头啊,久存不用的东西改造,不要花太多的钱。如果钱花多了,就不值当,不如买成品。今年也不知道她做好了没有。

  以前过年的时候,孩子小,新衣服都是自己做。那时候我家姑姑还在她们厂的幼儿园上班,她负责找衣服样子,找人剪裁,拿回家来,我负责在缝纫机上做。我们把缝纫机搬到婆婆屋里的管灯底下,晚上熬夜给孩子们做衣服,婆婆也不睡觉,陪着我俩聊天。现在想起了那个场面遥远而温暖……


过年,是每一个家庭女人们的展现能力的战场,也是过日子如何体现的一个节点。过年讲究的女人,就是认真的生活的女人。昨天看长笑给我留言写:年是女人的,触动了我的神经。昨晚吃完饭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等老张要睡的时候,帮他洗完,回到卧室,我又洗澡,一折腾睡意全无,就写了这些女人们的年话。

图片是我家近日做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