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艾尔肯江)在豫东农村有童瑶:" 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 ","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月就是年 "。

2月5日,和单位同事一起来到“三·五”基层工作日联系点商丘市梁园区李庄乡邓庄村,走访慰问贫困户,恰巧遇到村民们年前杀猪,突然感觉过年的味道,就是从这杀年猪开始越发浓烈了起来。

  农家杀年猪,在村里也算是一件大事了,左邻右舍都来帮忙,年轻人上去先把猪撂倒,把猪腿捆住,放到一张大案子上,猪也可能预感到了什么,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哀嚎。

  杀猪师傅手握一把尖刀,用手摸一下猪咽处,找到“血门”,一刀下去,猪立即停止了呼喊,冒着泡的血液从刀口迅速流到早已准备好的盆里。

  杀猪师傅在猪的后腿上用刀割个口,用一根筷子粗细的铁条捅几下,搅几下,用气筒往里面打气,把猪吹得全身胀鼓,扎紧割口,不让它泄气,这样便于给猪褪毛。

  烫猪水烧开后,众人七手八脚将充过气的大白猪抬进烧着滚烫热水的大锅里,杀死后的猪经过开水一烫,身上的鬃毛就很容易剔除了。

  村里的孩子天性烂漫,喜欢四处看热闹。而看大人们杀年猪绝对是村里年前最为热闹的事情之一了。

  把猪在热水里烫过后,褪毛就开始了,不一会儿工夫就把猪皮刮得干干净净,雪白雪白的。

  杀猪师傅非常有经验,开膛、剔骨等一道道工序井然有序,大家其乐融融沉浸在杀年猪的喜庆氛围中。

  杀好的年猪经褪毛、开膛、倒肠等多道工序,变成了两片白花花的大肉,由两个小伙抬着一边过称、一边用夸张的嗓子报着数:“一百八”,“二百一”。报得数越大,仿佛幸福的重量也越大,引起的噪动和喧哗声也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