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是英国作家毛姆集大成之作,拉里这个形象在头脑中酝酿二十年之久,主人公拉里对人生终极意义、人性救赎之道的苦苦追寻和不懈探索,也是作者本人长达一生的精神探索历程;拉里的"得道"之路也可以看作毛姆对这一艰难探索的终极认识。

小说从退役的拉里,休整一年后,仍不肯找一份众人眼中的正经职业成家立业,反而在恋人及其亲友及朋友,诧异不解中选择到巴黎那个流光溢彩的花花世界"晃荡"写起:亲眼目睹最亲密的战友为了救自己而丧生,促使年轻的拉里开始思考人生的终极意义,为此他先是拒绝成为证券经纪人,摆脱职业的束缚,开始通过广泛阅读心理学和哲学著诈,试图从先贤那里找到现成的答案;两年后,未婚妻伊莎贝尔跟他解除婚约,他由此也摆脱了婚姻乃至性爰的羁绊,开始了全心全意探索人生意义的漫长历程。

  先是主动到一个煤矿上做矿工,通过艰苦的体力劳动放空自己,消化前两年紧张阅读的成果,随后又在同事考蒂斯的影响下接触到神秘主义思想,经过长时间的漫游和学习后遇到恩舍姆神父,来到神父的修道院,劳动,静修,希望在宗教中找出让他寝食难安,日思夜想的"人生的目的是什么?"的答案,并觅得一条适合于他的出路。然而,终究一无所获。再度踏上漫游之旅的拉里,在一条游轮上找了个水手的工诈,本想回到故土的他因机缘巧合留在了印度,通过日复一日的静坐,冥想和修炼,终于在印度的精神哲学中找到了人类精神的终极出路,并切身体验到"得道"的那种神秘而又极乐的感受。大彻大悟之后,重新回到俗世人生的拉里对于究竟该"怎样生活"给出了不容置疑的回答,"平静、节制地生活,满怀慈悲、无私忘我并且禁欲克己";"我个人以为人类能够追求的最高理想就是自我的完善"一一冯涛先生总结为:绚烂之极,归于平淡。

读完《刀锋》,我喜欢上了拉里这个形象,不是因为他得"道"的生命蜕变,而是善于思考,勤于读书的精神。对拉里的神秘主义,乃至最后悟出印度教"梵"的道,进入修行者一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最高境界,所获的快乐和幸福感,亳不避讳地说我对此知之甚少,无能为力,甚至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庞大而复杂的一个宗教领域,不曾有过一星半点的涉足,也就不能也不敢自以为是地口出狂言,妄加评论。况且,他用书籍做刀,斩断金钱、名利、爱情、性欲等的束缚,达到的禅境,我望尘莫及,还不如单纯地就他的"我个人以为人类能够追求的最高理想就是自我的完善"谈点对我的启迪。

现实中,我们居住的地球凭借互联网,成为地球村,信息、资讯随处可见,随时可查,随地与世界接轨。我们处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世界,但真的是这样吗?不是的。斋藤先生说:“我们也许正生活在一个‘信息匮乏’而非‘信息过剩’的世界里。”在这个科技文明日新月异的时代,碎片化的阅读恰如快餐食品,琳琅满目,却一无所获。浮躁的灵魂像匹饿狼一般踽踽独行在追名逐利的路途上,寻找着名利双全的机会。还不忘口口声声地标榜告诫自己,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有一个在路上,而且一直在路上,那就是身体,追求物质享受的肉体,满足口腹之欲的贪婪,不曾停留片刻,孜孜不倦、勤勤恳恳耕耘着酒局、饭局、麻城,踏踏实实履行着身体在路上,错了吗?灵魂嘛,就是慢了一点,追不上享乐的速度。信誓旦旦许诺着明天读书,一定读书,怎能忘记不在路上的灵魂呢!承诺着,忘记了。没有时间,唉!一天二十四小时,太短了!太忙了!等等吧!等等吧!有时间一定坐下来安静地读书,等待着,期望着有一天能够偿还债务,偿还债务,偿还欠下的读书债。

  

生活中的我,不也是其中的一个吗?唯唯诺诺缩进一个用愚味搭建的艰硬的壳里,却摆出一副很慷概的派头,招摇过市。恰如生长在海礁岩石上的牡砺,长着粗糙、简陋的硬壳,牢牢地巴在岩石上,终日浸泡在暗无天日的海水中,等待渔人拿着铁钎将它们撬下来,出售给品尝海鲜的人,炫耀鲜美的肉汁。假如沒有这样一个人,没有逃离岩石的机会,那结局是怎样的,不说也知道。即便是遇到一个味蕾极为敏感的人,其结局也好不到那去,不过是稍纵即逝的鲜美。

人人都谈生活,可生活究竟是个什么玩意?简单亦或复杂,短暂或许漫长。倾尽一生的时光,磨耗一辈子的心血,至死也未必能弄清它的涵义。从来处来,到归处去,"生活"亦步亦趋,跟随一辈子,困扰一辈子,痛苦一辈子,纠缠一辈子,生为生活,死因生活。其实"生活"拆一为二,为"生"为"活",工作、劳动是为了"生",生存;娱乐,享受为了''活 ",怎样活?" 环堵萧然能, 不蔽风日; 短褐穿结, 箪瓢屡空, 晏如也。 常著文章自娱, 颇示己志。 忘怀得失, 以此自终。"这是五柳先生的生活。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这是颜回的生活。从中不难看出物质的匮乏,并没有让二人失去享受快乐幸福生活,日子依然过得妙趣横生,其乐无穷。可见,食能果腹,衣能蔽体,居能遮风雨,此生足以。多余的财富只能够买多余的东西,人的灵魂必需的东西,是不必要花钱购买的,它藏在书中,所以,人生唯独不能缺的是读书,读万卷书。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拉里的人生写照,不也是我迫切需要去做的吗?正如卡尔维诺在《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中所说的:"读书是个孤独的行为,她把书当做牡蛎的贝壳,钻在书中就像牡蛎躲在贝壳里一样安全。这间屋子被密密麻麻的书页包裹着,就像在密林之中树叶占据了所有空间一样。"做一个孤独的读书人,走在人生这趟单程旅行中,不忘记以书做顾问,随时请教在身旁的这位顾问,"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用时光这只无形的手紧握书籍那把刻刀,剔除庸俗、无知、愚昧,重现生命的鲜活。

有人说,旅行是心灵的阅读,阅读是心灵的旅行。"旅行不该带有什么目的,旅行是你用生命去认证你所认识的世界。”背起书的行囊,踏上一条拒绝幻想,追求真实的路,不惧风雨,义无反顾的前行。







图片均来自网络,在此借用,无意侵权,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