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三月中下旬能够来南京,我一定陪你去看鸡鸣寺的樱花。准备好了吗?鸡鸣寺古刹那耀眼的黄色与樱花连绵的粉色相辅相成,美得让人窒息,让人挪不开眼睛更挪不开腿。那是人世间最美的风景。

  从鸡鸣寺到和平门,不足500米长的道路约有200株樱花,密布的樱花最早从3月开放,被称为“消息树”,盛放时候,似锦的繁花在鸡鸣寺亭台楼阁、古朴黄墙和玄武湖清灰色城墙映衬下千娇百媚,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形成了一条美妙绝伦的樱花大道。

  每年这个时候,来赏花拍照的人络绎不绝,清代诗人黄遵宪有“倾城看花花奈何,人人同唱樱花歌”,用来形容鸡鸣寺赏樱花盛况,一点都不为过。

  纷繁的樱花饱吮着露珠的滋润在晨曦里开的格外热闹鲜艳,一瓣瓣、一朵朵、一簇簇,密密匝匝,形态迥异,白若玉上洁雪,粉似面颊红晕,感觉柔软的如江南丝绸一般,忍不住却不敢抚摸触碰,因为花朵娇嫩的仿佛吹一口气就会化成烟随风而去。

  置身花海,如晨雾迷迷茫茫朦朦胧胧,如烟云隐隐约约虚虚幻幻,繁花迷眼,馨香入心。如果恰好是有风的早晨,能够邂逅一场樱花雨,可就是再幸运不过了,樱花树下,片片花瓣婀娜飞舞,含情脉脉地拂过面颊划过发梢绕着衣角,停留在肩上,花雨中的人,殊不知自己也妖冶成花。

  一株樱花从盛开到凋谢的周期是七天。在樱花短暂的生命里,它会绽放出自己最美丽最耀眼的光芒。

  嗨!你知道吗?樱花飘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哦。秒速5厘米,那是樱花飘落的速度,洋洋洒洒,漫天飞舞,多么美妙的音符。

  有时候,那一刹那的美惊天动地好像就可以永恒。相反,如果它如影相随,寸步不离,我们反而会忽视它。

摄影师宋茂春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