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中旬,女儿丽娜在耶鲁大学毕业了🎓。


我们欢天喜地,一边叹惜时间过得太快。4年时间怎么没注意就溜走了。没当几天"空巢"父母,丽娜临上大学之前要我清理的书本物件,有的还放在壁橱室,没顾得上处理呢。


一条短信飞来,意外的惊喜,丽娜获得2017年政治系毕业论文奖。这孩子总是那么低调歉虚,对人体贴细心。为了不让我们在毕业典礼颁奖时感到意外,提前告诉我们。还是她一向的风格,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引得我几乎又要抹泪。

政治系是耶鲁的主要系科中的重要系科。全美大学最强政治系在耶鲁。进大学不容易,顺利毕业也不容易,要获得毕业论文奖更不容易。何况获奖的原则是"宁缺毋滥",去年这个奖项空缺人选,没有颁发。


两年前,在耶鲁政治联盟会的脸书上突然出现丽娜的竞选照片和就职演说照片,她的就职演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人忍俊不禁:"我想,从今天起,在会议活动期间,你们可以称呼我:Madam President"。哈,"主席女士",这么绕口的职位。


耶鲁大学政治联盟会,由七个党派组成,共有300多会员。在美国政府中,从总统,国务卿,到其他政府要人,有好多人曾经是这个联盟的成员,在政府部门和法律界更有众多杰出会友。


这个联盟不仅是耶鲁校园里最活跃的学生组织,也是全美著名的,唯一的政治辨论学生联盟会。丽娜成为有史以来经过投票,当选为该联盟的第一位亚裔女性主席。这不仅是我们做父母的骄傲。


丽娜曾给过我们无数次的惊喜,但每次都来得风轻云淡,朝着我莞尔一笑。不过,她总是像小的时候一样,安静执着地等着我们说声"祝贺", 一个拥抱,或许加一束美丽的小花,还有,一起去吃冰激凌。就这样,大学毕业了!


哦,还有一个惊喜,那是从邮箱里转来一份剑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丽娜获美国的学者奖,去剑桥读研究生,她说要了解古罗马及欧洲法律史,研究法律的诞生和发展。


在100年前,那是1917年,我姥爷也曾经要赴牛津深造,他的母亲百般阻拦,无论如何不让他去。我不能想像作为那个时代的热血青年,北大的毕业生,放弃那个机会意味着什么。今天,丽娜随后来了。我由衷地感激。


我常常思忖,丽娜到底怎么会成长为一个有自信,有个性,并且有魄力的青年。我知道耶鲁校园具有浓厚的人文氛围。然而,参加了毕业典礼之后,我对耶鲁大学又有了一些深层次的认识,对耶鲁的闻名于世的人文传统的理解也有了更新和提高。


尤其在毕业活动的第二天,是全校毕业生的Class Day(集会)。当日活动表上说,学生们穿黑色毕业长袍,戴上自己喜欢的帽子。我并没有在意,午饭之后陪着她一起走到校园区去集中。使我大吃一惊的是,所有歩入校园的毕业生都戴着各式各样的帽子,千奇百怪,琳琅满目。毕业生们个个谈笑风生,然而,言谈得体,举止大方,眉宇之间洋溢着满满的自信和青春的活力。环视满园毕业学生,我看到无限的创造力,想像力,看到了敢于展示个性的魄力,和傲视世界的信心。


我赶紧上网搜索耶鲁集会,答案说这是学校的历史悠久的传统。是一个自由的活动。


自由,这是渗透耶鲁的人文精神传统。在毕业典礼上再次体现。年轻人的灵魂得到自由,他们的思维,想像力会飞翔起来,释放出无穷力量。看他们的眼睛里放着的光芒,我相信他们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去征服世界,


丽娜,祝贺你!🌷

文字 吕丁倩

摄影 吕丁倩


写于Briarcliff 纽约

2018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