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2018春节就要到来,身处异国他乡,没有过年的气氛,感受不到过年的味道。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到佳节倍思乡。每到春节将近,都会想起以前过年的景象,回味着过年的味道。

挂灯笼、挂“福”字、贴春联、贴年画、剪窗花……炸滑肉、炸米花、烤糍粑、包饺子……放鞭炮、吃年夜饭、除夕守岁、初一拜年……这些记录过年的一个个符号,刻印着我们民族的文化胎记,就是我记忆中的“年味”。
回想儿时过年,是很愉快的事。小孩盼过年,这是孩童的天性。儿时的我,也特喜欢过年,喜欢被过年的喜庆包围,喜欢掺和到过年的热闹中,更喜欢过年的那种味道。
这种年味从冬至就有了。每逢冬至,各家各户都会腌鱼腌肉,挂在房梁上或屋檐下。看着家家户户屋檐下挂着的腊鱼腊肉,就闻到了年味,感到了过年的节奏在加快。

  到了腊月23或24,就是小年。这一天,家里会去买鱼买肉,做一些菜,全家聚在一起加个餐,开个荤,小小热闹一番。从这一天开始,就开始了过年的节奏。妈妈带着我们去置办年货,这是我们最兴奋的。在那个困难的年代,平时省吃俭用,很少沾肉沾荤,只有到了过年,妈妈才舍得花钱,买各种各样的食品。那时什么都要票证,但逢过年票证的分量都会加倍,而且糖果、花生、瓜子类是随便购买的。这对于儿时的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腊月28,家家户户开始准备年饭。我家也一样。这几天,妈妈是最为忙碌的,她指挥我们烧起柴火灶,炸肉丸、豆腐丸,炸滑肉、滑鱼、藕夹-这些是家乡特有的美味佳肴。煤炉子架着卤锅,妈妈调好卤味,我们就把卤锅塞得满满的,卤肉、猪肚、口条、顺风、海带、莲藕……屋里屋外飘着香味,年味浓烈起来。

我们姊妹几个也有分工,姐姐和弟弟坐在灶前烧柴火,哥哥看着卤锅,我是打杂的,出去排队爆米花,或者出去打酱油醋,没事就围着灶台转,边看边偷着吃东西。即使受到妈妈的斥责,心里也是乐开花。
大年三十是最开心的。妈妈下午早早下班,开始忙着年夜饭,南乡萝卜炖肉,黄花马蹄炖滑肉,红烧肉丸子,蒸豆腐丸子,把卤好的各种菜肴一一切好,整整齐齐摆在盘子里,一桌菜就成了。
且慢,还有一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包饺子。爸爸是北方人,过年最在乎包饺子,好像没有饺子不算过年。爸爸其它事情都不插手,但是包饺子要亲自动手,和面、拌馅都是爸爸的拿手活。一切准备停当,全家就围着桌子包饺子,要包好多好多,够春节几天吃了。饺子包好了,烧水煮饺子也是爸爸的活。他总是不放心,担心我们掌握不了火候,把饺子煮乱了,总是亲力亲为,守在灶台边往锅里点水。按照他的经验,点三次水,饺子煮的恰到好处。当掀开锅盖,将热气腾腾的饺子舀到盘子里,端到桌子上,年夜饭就开始了。
不管平时有多难的事情,年夜饭桌上大家都开心的吃着,开心地笑着,就连平时很严肃的爸爸看着一家其乐融融,也满脸笑容,现出和蔼可亲。
年夜饭后,外面已经响起鞭炮声,从远至近。我们姊妹几个也跑到院子里,先是点燃一挂几百响的炮仗,霹雳拍拍响起来。这个时候,四舍邻里后会出来放炮仗,此起彼伏,响声一片。最兴奋的当然是一群孩子。我们轮流放各自准备好的零散炮仗,你放一个,我放一个。最刺激的是点燃炮仗,抛向空中,拍的一声,火光一闪。我们还会相邀一起到街上看放鞭,有的还放焰火,直到玩累了才回家。
  儿时的感觉中,放鞭炮是最重要的过年符号,它让节日气氛热烈起来,让年味浓烈起来的一种味道。
回到家里,妈妈已经收拾完锅碗瓢勺,在家里静静地等着我们,把新衣服拿出来,交代守夜和初一拜年的事宜。之后,我们姊妹几个开始守夜。我们总是说好守一晚上,直到天亮。但熬着熬着,眼睛就睁不开了,一个一个都去睡觉了。

  初一清早,妈妈把我们叫起来。我们按照妈妈的吩咐穿上新衣裳。这也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每逢过年,妈妈都会为我们每人做一套新衣裳。那个时候很困难,做衣服要布票,小孩每人每年只有3尺布票。我家姊妹4人,我排行老三,平时轮不上穿新衣服,总是穿哥哥穿过的旧衣服,短了接一截,破了打上补丁,所以特别羡慕穿新衣服的。每到春节来临,妈妈就会领着我们姊妹去布店扯布,然后到裁缝店量尺寸,为我们每人做一套新衣裳。那个时候心里时美滋滋的。为了让我们都能穿上新衣裳,爸妈把自己的布票省下来给我们。这样,到了大年三十晚上,妈妈就把新衣服放在我们床头,我们初一起来就穿上新衣服,去拜年。

那个时候,爷爷跟我们住一起,我们先跟爷爷磕头拜年,祝福爷爷健康长寿,爷爷就乐呵呵地把准备好的压岁钱给我们。然后给爸妈磕头拜年,爸妈也会一一给我们压岁钱。这些压岁钱都是准备好的一角一角崭新的钱,一般爷爷和爸妈都会分别给我们每人三角压岁钱。拿了压岁钱,顿时觉得自己有钱了,而且有不少钱。这是那个年代孩儿们唯一的财富。我都会把压岁钱放在上衣口袋里,贴着心口暖着护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

  这种浓浓的年味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元宵节作为春节的收官之节,集年味之大成,热闹异常。这一天,整座小城都沉浸在喜悦、热烈、欢快的气氛中。

早起,妈妈煮好汤圆,每人一碗,甜甜的,糯糯的,象征着一家人团团圆圆,和睦吉祥。吃了汤圆,我们都会上街看热闹。
舞狮子、舞龙灯、跳采莲船的,挨家挨户耍,到谁家谁家要放几百响的炮仗,递上香烟犒劳。除了舞龙灯,最有阵势的数踩高跷的。当时很惊奇,踩在那么高的木棍子上,不仅行走自如,还要表演各种动作。
我们会跟着这些表演队伍,一家一家看,其实表演都一个样,我们只是喜欢这热闹的场面,霹雳拍拍的鞭炮声。长大了,还常常想起这种热闹场面,余音绕梁,终久不息。

  多少年过去了,爸妈还在时,我们姊妹几个都要回家跟爸妈一起过年,我们都会替代妈妈做年夜饭。虽然是我们做的,里面却混合着妈妈的味道,这种味道从未忘记过。爸妈离开后,每每想起儿时过年的味道,才真正感到那是妈妈的味道。那味道是那么香甜,那么温馨,那么浓烈。这才感到不可替代的妈妈的存在。